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怎么可能喜欢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站在原地,低下头没有去看顾南瑾那危险的视线,一阵冷风吹来。她打了个冷战,她不说话,顾南瑾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僵在冷风里,夏怡然一跺脚。都这样了。顾南瑾居然还不生气。

    她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小洛啊,你看你。虽然南瑾娶你是因为你把我们的孩子给没了,才对你的惩罚,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这样水性杨花的在外面勾三搭四。你不觉得羞耻吗?”

    夏子洛抬头,冷冷地盯着夏怡然,她都跟爸爸说了好多次。不要让夏怡然来打扰她。就当是为了冠军。结果效果就只有一周吗?

    顾南瑾大力将好挽着他的手的夏怡然甩开,大步上前。走到夏子洛面前,冷锐的视线胶着在夏子洛身上。说道:“在医院那晚我跟你说的话,看来你全部都忘记了,是不是觉得洛大少是个潜力股。就算是跟我离婚了,也会有人接手你。”

    夏子洛咬着唇,想要反驳顾南瑾的话,她想要说不是这样的,她跟洛城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可是抬头,察觉到顾南瑾那冷锐的视线,心尖一颤,忽然意识到,顾南瑾很生气,顿时就不敢顶嘴了。

    她小声道:“洛城刚帮我了一个大忙,邀请我陪他参加宴会,所以我才会同意。”

    “所以要提前发消息问我在不在,好方便你在外面勾三搭四吗?”顾南瑾轻嗤一声,脸上布满了阴霾,对夏子洛越上心,他就越觉得烦躁,很多时候,他都会有一股无法忍受的怒火,想要将夏子洛给淹没一般。

    明明之前说过,不要对夏子洛太过在意,怎么最近他越来越不像是自己了,甚至比之前察觉到夏子洛在他心里不一般的时候还要厉害,连平时绝对不会管的闲事都要去管,准备带着夏子洛回去的顾南瑾,在这一刻心又冷硬下来。

    夏子洛是棋子,这话他对自己说过无数次,不要太在意一个棋子,这样正确的做法,他需要利用夏子洛做很多事情,设计图那一次是这样,之后对付顾向楠,也是这样,不能因为那张脸跟舒颜相似,就心软。

    “不是的,我只是……”

    “你好自为之!”顾南瑾甩开夏子洛的手,转身对夏怡然说道:“我送你回去。”

    “阿瑾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可是我们现在就这么走了,小洛怎么办?”夏怡然亲昵的挽着顾南瑾的手,得意地盯着夏子洛,故意说道。

    “不用管她,我想以夏二小姐的魅力,一定会有人愿意送她回去。”顾南瑾轻嗤一声,拉着夏怡然,毫不犹豫的走近了兰博基尼跑车里。

    熟悉的马达声音在耳边响起后,尾气喷了。夏子洛一脸,她就这样站在夜色里,盯着顾南瑾的车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夜幕里,心也变的跟这个夜色一样,充满了寒凉的意味。

    原本准备打个车回去,可是在包包里翻找了很久,夏子洛都没有看到钱包,连卡也没有,夏子洛才发现,她今天出来的时候走的急,压根就没有带钱,她看了看水泥浇筑的宽阔马路,叹息一声,穿着高跟鞋一步一步朝别墅的位置走去。

    这样漫长的路,不是没有一个人走过,只是今晚夏子洛却觉得,这路是那么漫长,那么的漫长,平坦的道路走起来,也变的格外崎岖。

    回到别墅里,夏子洛以为顾南瑾已经回来了,但偌大的别墅里,连一点灯光都没有,夏子洛幻想过打开灯的时候,会看到顾南瑾坐在沙发上抽烟,眸色深谙的等着她归来,但她再次失望了,顾南瑾根本就不在家里。

    夏子洛的心一下子沉入谷底,她使劲地摇摇头,将那些负面情绪都甩出脑海里,回到卧室里,一个人等待的顾南瑾归来,她蜷缩在床上,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梦乡,半睡半醒间,她翻了个身,下意识的想要在身边寻找热源,想要抱着顾南瑾。

    可是手扑了一个空,夏子洛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顾南瑾根本就没有回来,她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才发现已经是半夜三点了,这个时间段,顾南瑾是不可能回来了。

    他会是跟夏怡然在一起吗?他们会不会也正躺在一起,坐着股男孩跟她在一起做的那些亲密的事情呢?

    夏子洛翻了个身,将手按在小腹的位置,感觉那里又开始生疼了,难受的紧,她咬着唇缩在一起,努力给自己带来一点温度。

    顾南瑾从山顶别墅离开的时候,顾锦溪追上来,顶着顾南瑾幽深的视线爬上车,坐好之后就不断的开始瞄顾南瑾,从衣服到脸到脖子上一处都没有放过,可是看了半晌也没有发现哪里有一丝异常,难道事情没有成?

    顾南瑾被她看的不耐烦,开口道:“有话就说!”

    顾锦溪嘟起嘴吧,想了想才说道:“大哥,你昨晚难道就什么都没有做,不是吧,你跟怡然姐这么久没有在一起,好不容易见面了,难道不是要干柴烈火如胶似膝吗?”

    顾南瑾停下车,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下次不要在跟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往,尤其是夏怡然那样的。”

    “大哥,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怡然姐怎么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她那么有才华,又那么善良,还差一点就成为了我的大嫂,要不是夏子洛那个抢姐夫的小三,她还能带着一个可爱的侄子,真是可惜,大哥,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对怡然姐,人家为你付出了那么多。”

    顾锦溪狠狠剜了顾南瑾一眼, 后者狠狠甩了顾锦溪一个暴栗,“下次你要是再要参加什么宴会,休想我会再陪你。”

    顾锦溪吐吐舌头,她故意给夏怡然创造了机会,可是两人还没发生关系,这也真是让顾锦溪够苦恼的,他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不由的惊呼一声,直接从车子里跳起来,结果脑袋就一头撞到了车顶上,疼的她眼泪汪汪的。

    顾南瑾觉得顾锦溪有时候愚蠢的跟夏子洛有的一拼,想起夏子洛,顾南瑾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