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盯着那视频,脸上变幻莫测,一阵红一阵白的。一双如墨般的眸子,射出冷厉的光线,像是要把那手机盯出一个大窟窿一样。

    秋若雨见状。顿时就愣住了,看夏子洛这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高兴的样子。她心里不禁忐忑起来,看来,顾总这追妻之路还漫长着呢。不好好合计合计一下,绝对会出大问题的。

    夏子洛朝四周看了眼,正好和那些在悄悄打量她的人对上眼。这些人脸上就露出了献媚的笑容。随后别过头去,夏子洛用力把手机拍在桌子上,伸出手。冷冷地说道:“车钥匙给我!”

    秋若雨赶紧把车钥匙递给她。夏子洛回头。对张导说:“张导,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请你给我批半天假。”

    “好好,有事先处理好再来。这边可以先拍几段配角的戏份。”张导点头如捣蒜,态度特别温和,看许柯瑾的眼神简直就跟看祖宗一样。这是投资人啊,有钱有人脉的那种,最重要的是,还有演技,哪个导演不喜欢。

    夏子洛察觉到张导的态度,非但没有高兴,心里的怒气反而越发浓烈,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在胸腔里不断的蔓延开来,撑着浑身难受,像是马上就要爆炸了一样,她绷着一张脸,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摄影棚。

    夏子洛不怎么开车,今天却把车速打的很快,摄影棚距离市中心很远,花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她才来到顾氏企业的大门口,她直接走进去,谁也没有管,就这么走进去。

    这一次,没有人拦着夏子洛,这些员工反而是看到夏子洛都主动的上前打招呼,各种激动,顾总亲口承认的爱人,这妥妥的就是总裁夫人,看顾总那么重视的表情,恭敬点绝对没错。

    “少夫人,顾总现在在会议室里,你要是找他有事的话,可以在办公室里等!”秘书恭恭敬敬地对夏子洛说道。

    “哪个会议室?”夏子洛沉声问。

    “3号会议室!”秘书迟疑了下,开口说道。

    夏子洛立刻转身,直奔会议室的门口,也不等门口的助理说话,大力将会议室的门推开走进去,满会议室的人都朝门口看过来,夏子洛却一点都没有在意,只是把目光落在顾南瑾的身上,前所未有的冷厉。

    这会儿坐在这里的都是顾氏企业高层的经理和部长,尤其是企划部和设计部的,对夏子洛特别熟,见她阴沉着脸,脸色冷漠,赶紧跟身边的人使眼色,这明显是要吵架的节奏啊,他们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至于开会,顾总会缺这么一个业务吗?

    所有人一溜烟的离开了,顾南瑾走过去,见夏子洛脸色难看,以为她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伸手就想要把夏子洛给搂在怀里,夏子洛却大力的拍开了他的手。

    “小洛,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夏子洛将手里的报纸摔在会议桌上,冷冷地问:“为什么?”

    顾南瑾拿起报纸一看,是他们的新闻,不明白夏子洛为什么会不开心,就说:“为什么要生气?你不是一直怀疑我跟舒颜有什么吗?现在我跟她撇清关系,你总该相信我了吧,其实三年前,我跟舒颜就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顾南瑾认真地说:“小洛,回到我身边吧,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伤,不管是舒颜,还是什么别的人,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半分伤害。”

    夏子洛简直要气笑了,她勾起唇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冷冷地说道:“所以,你觉得你把舒颜甩了,我就会回到你身边是不是?顾南瑾,我是不是还应该感到荣幸,是啊,你是顾南瑾嘛,江城四少,能被你垂青,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你能看上我夏子洛一个私生女,我又怎么会不高兴。”

    顾南瑾表情一滞,夏子洛虽然说高兴,可是脸上却一点笑意都没有,甚至,带着说不出的轻蔑和嘲讽意味,这让他一点都不明白,夏子洛为什么会不高兴?

    “小洛,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不高兴?能告诉我吗?”顾南瑾心里有些慌乱,不由的就拉住了夏子洛的手。

    “别碰我!”夏子洛却大力的甩开了他的手,冷冷地说道:“顾南瑾,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已经离婚了,就在三年前,我们第二个孩子也离去后,我们就离婚了。”

    “可是那份离婚协议是不作数的,小洛,在法律上来讲,你依旧是我的妻子,原来你是因为这件事情而生气啊。”顾南瑾松了一口气,“做我的妻子不好吗?小洛,我可以保护你,爱护你,宠着你,让你做一个幸福的女人。”

    “离婚协议不作数?”夏子洛愣了愣,随后笑的就越发渗人:“也对,顾总想要作假,我一个毫无背景的私生女,又能有什么办法。”

    她捂着脸,嘿嘿一笑,那笑声很疯狂:“你看,你做事永远都留有余地,考虑的都是你自己,你有考虑过我的意愿吗?有没有想过我还要不要嫁给你,愿不愿意跟你做夫妻,我又想不想让这件事情曝光,你是顾南瑾嘛,运筹帷幄,只要是你想的,你随时都可以得到,包括我,我甚至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顾南瑾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原来,在夏子洛的心里,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吗?可是,这并不是他的初衷,他只是想要撇清跟舒颜的关系,不再让夏子洛因为舒颜的关系,而疏远他而已。

    “小洛……”顾南瑾伸出手,想要为夏子洛拭去眼角的泪水,可是手伸到半空里,却又一顿,他不想再看到夏子洛那厌恶的目光,轻叹一声,他颓然说道:“小洛,我只是想要让你相信我信任我而已。”

    “相信?信任?”夏子洛使劲地吸了一口气,仰起头不让自己再流下泪水来,“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三年前,我相信你,然后,我的孩子没了,那时候太天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后来,肖亦斐出事,我那么求你,你也没有答应,你明明知道,我跟肖亦斐会出事,是因为被人算计,可是你都做了什么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