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七章 衣冠秦兽顾南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吼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见满屋子的人都盯着自己看,像是看到外星人一样的表情。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顾氏企业的这些大佬们要不要上班这么积极啊,这才八点半,顾氏八点上班。为什么八点半就一屋子的各部门领导正在顾南瑾的办公室里,尼玛被顾氏企业的规章制度给剥削的大脑都短路了吧。

    顾南瑾盯着夏子洛看了看。见她笑脸涨红,视线左顾右盼的,看天看地。就是不跟人对视,就知道这个小女人又害羞了,清咳一声。将还在惊呆表情中的各部门经理唤醒。他淡声道:“都出去!”

    一众部长经理级别的人物才回过神来,一个个看夏子洛的眼神,都好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这几年顾总的脾气越来越厉害了。发起火来的时候。他们谁都招架不住,少夫人这一次怕是凶多吉少啊。各个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看夏子洛,随后从她身边离开。最后一个出门的人,还特意把门关上。

    不要意外,就是少夫人。夏子洛跟顾南瑾是什么关系,这几位高层的老大非常清楚,就算顾南瑾跟夏子洛签了离婚协议,但顾南瑾可从来都没有准备让那东西生效。

    夏子洛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的要死,顾南瑾见状,就开口说道:“你来找我,该不会就想要给我做门童吧,我这办公室暂时还不缺这个职业,不过,倒是缺一个贴身秘书。”

    他翘起春,故意把贴身两个字加重了些,夏子洛哪里没听出来,她小声嘀咕着:“可不就是禽、兽,横看竖看都像,衣冠禽、兽。”

    “你确定要在这里说我是衣冠禽、兽?”耳边传来顾南瑾磁性而暗哑的声音,火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吓了夏子洛一跳,她浑身抖了抖,刚后退一步,才发现自己已经靠在了门上。

    下一秒顾南瑾就欺身上前,双手一撑,把夏子洛禁锢在他和门的中间,两人的距离很近,彼此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夏子洛顿时就紧张起来,她用力推了推顾南瑾,却没有推开,脸上才退下去的红晕又布满了脸颊。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顾总,你不要乱来,这里是你的办公室!”

    “我觉得衣冠禽、兽,就应该做一点衣冠禽、兽该做的事情,小洛你认为呢?”顾南瑾好笑地看着在他怀里紧张的话都说不利索的夏子洛,她其实并没有变多少,那些堆在脸上的冷漠和疏离,只是她用来保护自己的面具。

    而眼前这个夏子洛,才是最真实的夏子洛,她却在不知不觉间在他的面前展现出来,这是不是说明,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

    “什么衣冠禽、兽,我怎么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子洛眨眨眼,一本正经地开始装傻,这个样子特别可爱。

    顾南瑾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故作生气地说道:“我听到了,很生气,所以,惩罚你陪我下楼去吃早餐。”

    夏子洛连忙点点头,等走近电梯里,她才反应过来,这节奏不对啊,明明是她来找顾南瑾麻烦的,为什么忽然间,她就怂了,并且还被顾南瑾三言两语就给说的怂了,这智商也是简直没救了。

    夏子洛不禁扶额长叹一声,她觉得自己来顾南瑾的办公室里找他,简直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顾氏企业本来就在市中心,这一片有很多白领吃饭的高级餐厅,光是各种美味早餐就有好多种。

    夏子洛坐在顾南瑾对面,安静地等待他慢条斯理的吃着早餐,片刻后,见顾南瑾吃的差不多了,她才开口问道:“顾总,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为什么安然在你们公司签的合约那么长?十五年,你确定这是正常的合同吗?”

    顾南瑾才明白,小女人来找他是因为安然,心里有一点失落闪过,他挑眉问:“哪里不正常?”

    “这还用说,普通的员工一般都只需要签个三年五年而已,就算安然得到你们公司的资助去美国读书,但也没有到签十五年那么夸张的吧。顾总,你们这是黑店吗?”夏子洛提起这件事情就特别气愤,哪个公司有签约十五年的合约。

    “顾氏企业做为世界五百强企业,不说在江城,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企业,每年有多少各地名牌大学的学生,挤破脑袋也想要一个实习生名额,要是顾氏出去说,有十五年的签约合同,大概顾氏很多老员工都会哭的。”

    顾南瑾慢条斯理的喝着面前的鱼汤,觉得夏子洛有时候还是特别傻乎乎的,竟然会想到这种问题上来。

    “那这十五年的薪水不是被定死了,安然那种优秀的人才,十五年不说当上CEO,起码也要嫁给高富帅,说不定还能走上人生的巅峰,这一下子签十五年的卖身契,怎么看都是被你们公司给忽悠了。”

    夏子洛虽然觉得顾南瑾说的很有道理,但公司大了欺负员工的事情多了去,尤其是顾氏这种一看就不好惹的公司。

    顾南瑾忍住扶额的冲动,放下青瓷碗,问道:“安然就没有跟你说,她的薪水是比照设计部副部长待遇吗?十五年高薪待遇,工作稳定前程远大,请问,哪里不好了?”

    夏子洛被噎住了,她昨天太心急,就想着安然会不会被顾氏企业人事部那些人骗了,完全忘了问安然薪水是多少,她干笑几声,低头去喝面前的豆浆,喝了一口觉得不合胃口就放下了。

    顾南瑾眸色深了深,眸色深出闪过晦暗不明的光,他放下筷子,招来服务员要了两杯鲜牛奶,一杯给夏子洛,自己也要了一杯。

    夏子洛喝着牛奶,看了看那已经空了的牛奶杯,面上被诧异的表情覆盖,她记忆里的顾南瑾似乎越来越模糊,逐渐被眼前这个鲜活的,温柔体贴的顾南瑾所代替,那些冷漠和伤害,似乎也变的遥不可及。

    不,不对,不是这样的,夏子洛陡然坐直了身子,过去了不代表没有发生过,她不要重蹈覆辙。

    “抱歉,是我太莽撞了,请顾总不要生气,我还要去剧组试镜,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