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下药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姐是我见过的女人里,最美丽的。”赵远深深地凝视着舒颜,一脸痴迷。

    舒颜很满意他这个表情。翘起唇角,说道:“赝品就是赝品,不管怎么努力。都只能被我踩在脚下。”

    她倒要看看,夏子洛要是被别的男人碰过之后。顾南瑾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对她存在别样的心思,她可以没有顾南瑾的爱,但他也不允许顾南瑾爱上别的女人。谁让他曾经那么爱着她,既然招惹了她,还让她爱上了这个男人。那么这个男人就只能是她的。

    夏子洛穿着大红色的戏服。掉在威亚上,冷冷地凝视着面前的女人,笑的冷厉。“姐姐。你看。你什么都得到了,名利。地位,前程。还有你的爱人,而我呢,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永远都只是你的小跟班,我又怎么甘心呢?”

    “我当你是我的妹妹!”尹彩月冷漠的脸上露出了沉痛的表情,有些失望,有些难过,轻轻叹息一声。

    “真是好笑,当我是妹妹,为什么所有最好的,永远都在你的手里了,我永远都只能用你剩下的,我不甘心,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长剑交织在一起,献血在空气里喷洒出来,夏子洛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地上倒下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她看向尹彩月,发出凄厉的笑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感觉到自己生命的流逝,她眼角流下一滴眼泪来。

    “下辈子,但愿我还是曾经的那个莫云依,如果有下辈子……”缓缓地,她终于闭上了眼睛。

    尹彩月站在她的尸体面前,幽幽叹息一声,像是在哀叹眼前这一幕,但片刻后,她又恢复了平静。

    “不错,这条过了,小夏你去休息一下,恭喜你,你的戏份已经完全杀青。”方导拍了拍手。

    “多谢方导提携。”夏子洛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取下威亚的绳子,朝他笑了笑,狗腿地说:“剪片的时候手下留情啊,别让我只露出背影,我还不想用背影去征服观众呢。”

    做为有名的剪刀手,方导曾经因为不喜欢一个演员,而把对方从一个女二号,剪辑成了一个女N号,他朗声一笑,说道:“你放心,看背影的话,别人一定会把你当成舒影后的。”

    这话好扎心,夏子洛掩面而泣,“方导,我要画圈圈诅咒你。”

    “行了,晚上给你举办一个庆功宴。”方导开始赶人,夏子洛的戏份是杀青了,但是还有好几集最精彩的戏份还在赶拍,他为了能赶上水果台的黄金强档,没时间墨迹。

    因为剧组资金的问题,方导说要给夏子洛举办女四号的杀青宴,但实际上就是在一般的馆子里请大家吃一顿,搞的大家都喊方导抠门,不过地方虽然简陋了一点,但菜品绝对丰富。

    今天宋子铭去参加一个真人秀,不再,但开席的时候,席间却多了一个陌生人,是剧组的投资人陆庆元,他坐在尹彩月身边,笑的人模狗样的,佩佩而谈,要不是夏子洛见过他跟尹彩月在度假村里打野战,估计也会觉得,这个投资人不错。

    尹彩月拿起酒杯,主动跟夏子洛碰了一杯,笑道:“小洛,你的演技很棒,跟你搭戏真是一种享受,期待我们下次合作。”

    “尹姐廖赞了,我哪里比得上你。”夏子洛笑了笑,场面话谁都会说,见尹彩月将杯子里的酒都喝光了,她也一杯干了。

    “痛快,你这样好爽的性格我喜欢,来,这位是陆总,剧组的投资人,全靠他《女帝传》才能开拍,我们给陆哥敬一杯酒。”尹彩月又把酒倒满,还是自己一口气喝完一大杯。

    夏子洛觉得尹彩月似乎是想要灌她酒,可是对方都先喝了,她要是不喝就是不给对方面子,她只好硬着头皮又给陆庆元碰了一杯,见陆庆元盯着自己,眼里带着别样的神色,像是具有穿透力一样,只把夏子洛看的皱起眉,觉得有点恶心,这样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没有穿衣服被人打量一样。

    “夏小姐跟舒颜还真像,不过你比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冷艳。”陆庆元接过夏子洛递过来的酒,顺势在她的手背上摸了一下,夏子洛险些没有把酒杯扔在陆庆元的脸上,只觉得被触摸过的手背,就好像有一条毛毛虫爬过去一样,恨不得立刻去洗手。

    “陆总说的是,很多人都这么说过。”见陆庆元给杯子里倒满了酒,眼角的余光看到秋若雨他们被一群副导演群演之类的拉着喝酒,夏子洛把这杯酒也喝进了肚子里。

    一连喝了满满三大杯,夏子洛觉得自己就有点上头了,她酒量原本就不好,在美国的时候,她参加这种宴会也很少喝,她坐在原地,眼神有些迷茫。

    紧接着就有一些人来给夏子洛敬酒,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让夏子洛喝的有点多,秋若雨脱身过来,上前帮她挡酒,夏子洛趁机去了一趟洗手间,

    洗了一把脸之后,夏子洛非但没有觉得清醒,大脑反而越发迷糊了,并且,浑身都开始发热,一种莫名的感觉不断在胸口里蔓延开来,让她格外的难受。

    她发出一声低.喘,拿出手机给秋若雨打电话,号码还没有播出去,忽然被人一把按在了洗手台上,紧接着一只咸猪手就朝她伸手摸过去。

    夏子洛惊呼一声,抄起手机就朝身后的人脑袋上砸过去,身后的人没想到夏子洛反应这么快,惨叫一声,大力将夏子洛掀翻在地上。

    夏子洛倒在地上,才看清楚,进来的竟然是陆庆元,他面露淫邪的光,轻啐一口:“臭婊.子,竟然敢打我,等下看我怎么收拾你。”

    夏子洛慌慌张张地爬起来,想要往洗手间外面跑,可是浑身乏力,才跑了一步,就跌倒在地上,一时间花容失色,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怕是着了别人的到,被下药了。

    陆庆元嘿嘿一笑,走过去,大手一扯,就把夏子洛那薄薄的外套撕扯开来,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夏子洛急的快要哭了,嘶声喊道:“你放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