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一章 水中吻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导演哪里敢得罪顾南瑾,献媚地笑了笑说:“没事,来个人把这位先生救上来。韩天王,咱没接着刚才那一段,你们补一个接吻的镜头就好。”

    “OK!”韩哲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见夏子洛表情僵硬,完全没有刚才拍戏时的灵活。还以为她太紧张了。就开玩笑说道:“我刚才又刷了一遍牙,绝对没有口臭。”

    “啊,我刚才也吃了口香糖的。”夏子洛也笑了笑。依旧有些僵硬地靠过去,背后那一道凌厉的视线,仿佛就要把她穿透一样。搞的夏子洛浑身不自在。

    以前她也不是没有拍过吻戏。但从来没有哪一次有现在这么尴尬,说不清楚为什么?但为什么她心里总有一种被老公抓奸在床的尴尬感,以前洛城在的时候。她都没有那种不自在。

    “水中接吻戏一镜二次。开始!”

    夏子洛脸上再次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含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四目相对。两人缓缓地靠近,陡然。韩哲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凉意从脚底板直接窜到脊背,背后,仿佛有一条毒蛇盯着他一样。

    等韩哲快要靠近夏子洛的时候。他发现,那犹如啐毒的眼神就更加厉害了,几乎要把他穿透,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韩哲丝毫不怀疑,他已经被人杀死,韩哲咬牙,朝夏子洛的唇上亲过去。

    ”哎呦喂!”忽然,一个助理蹦到了摄像机前,捂着脖子,直接把镜头给挡住了,好好的拍摄现场再次被打断。

    众人一脸不解地看着那助理,捂着脖子的助理回头看了眼顾南瑾,见或者一脸淡定,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内流满面,顾总,胶片是要钱的,就算你钱多,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你们这里怎么这么多蚊子,看把我咬的,抱歉啊,我现在去买点花露水来,你们继续。”助理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朝人群后面退去。

    “蚊子?”安妮扶着夏子洛上岸,一边给她擦头发,一边说:“这不是才初夏,哪里来的蚊子啊?”

    “也许是一只变异蚊子吧。”夏子洛咬牙,回头看了眼顾南瑾,见他依旧是一本正经,面色平静地坐在那里,但不知道为什么,夏子洛就是觉得,刚才那些事情绝对跟顾南瑾有关系。

    两人在水里冻了大半天,都有些嘴唇发紫,喝了些热饮才恢复过来,韩哲见夏子洛表情怪异,就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想要安抚一下这个后背,只是手刚碰到夏子洛的肩膀,那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再次涌上脊背,浑身都是发麻的感觉。

    韩哲脸上也露出了怪异的神色,回头一看,他后面坐着的是面色平静的顾南瑾,“难道是因为下水太久,被冻到的原因?”这都产生幻觉了。

    又拍摄了两次,但每次拍到接吻要成功的地方,总会出现一点点小状况,初夏的游泳池可不是好呆的,再次被捞起来,夏子洛浑身都开始哆嗦了。

    秋若雨看不下去了,悄悄凑到顾南瑾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顾总,你看夏小姐都冻成这样了,这戏让过了吧,今天只有十几度,一直泡在水里我怕她吃不消。”

    顾南瑾拧眉,看向捣乱的助理眼神多了一抹冷厉,看的助理泪流满面,他以为顾总铁了心要搞破坏的,谁知道顾总会放弃,“下次接剧本,不准有这种戏码。”

    “明白!”秋若雨点点头,心里对夏子洛和顾南瑾之间的关系又有了一个新的了解,舒颜当初由她带的时候,也借助过顾南瑾炒过好些绯闻,她是知道的,但舒颜还曾经跟人演过床.戏,她可没收到半点关于顾南瑾的消息,这谁轻谁重高低立下。

    做为天王,能够混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光是有才华远远是不够的,智商还得够,秋若雨面上带着微笑,就对夏子洛说道:“小夏,我们等下借个位,你韩大哥我老了,要是我真亲了,家里的那位估计会去就要让我跪搓衣板了。”

    夏子洛重重地点头,一连好几次都是顾南瑾带来的那一群助理在捣乱,她要是还不知道是为什么,那就是蠢蛋了,她笑的狰狞,点头答应。

    果然,下一场的戏就这么简单的过了,因为这个进度的拖进,天色暗下来,只能把进度拖延到第二天,夏子洛回到酒店的时候,整个人都累瘫了,她在心里由衷的祈祷,第二天不会再见到顾南瑾。

    “顾总,最近个公司的账务上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分公司的账务,看着没什么问题,但我仔细核对过后,发现有做假账的痕迹。”

    财务部长将几分有问题的报表送到顾南瑾的手上,面上表情着实不好,做为顾南瑾的亲信,他一直很的顾南瑾的重用,但是在他的业务上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

    顾南瑾捻起手里的报表看了几眼,当发现很多签字等方面都是顾恺之完成的,顿时嗤之以鼻,不用猜就可以知道,这是顾向楠搞的小动作,并且说服了顾恺之帮他。

    “行了,我已经知道了,把报表拿去封存。”顾南瑾漫不经心地将报表递给财务部长,他只是去度假村那边呆了几天,公司就出了这样的纰漏,顾向楠还真是无孔不入,到处挖坑。

    “可是顾总,这涉及到几千万的公款问题。”财务部长固执地说道。

    “没事,几千万而已,我可以用五十亿来摧毁敌人,也可以用几千万来看看背后的人的底牌。”顾南瑾冷冷地说道。

    顾向楠不足为惧,但是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顾向楠最近跟一个很神秘的组织来往密切,也不知道再谋划些什么,对于这个神秘组织,顾南瑾很在意,这些人,跟当年和顾向楠合作的那一伙人,很相似。

    之所以让顾向楠继续在公司里呆着,不是顾南瑾仁慈,而是,他需要调查到一些事情,比如当年就可以被顾向楠调动的神秘组织,那是他人生里第一次吃了那么大的一次亏,不回敬一下,实在不是他顾南瑾的作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