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 最毒妇人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头一次发现,失忆后的夏子洛这么难搞定,脑袋里想的东西。简直跟是外太空来的一样,下一秒,疑惑却又涌上心头。顾南瑾眸中迸发出一抹精光,“你怎么知道我是顾氏企业的顾总。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吧。”

    夏子洛早就准备好各种答案了。就不怕顾南瑾问,她只是低低地看了顾南瑾一眼,顺手朝背后一指。顾南瑾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度假村的大屏幕上刚好在插播一条经济频道的新闻,其中就有记者对他想要收购娱乐公司的采访。

    “顾氏企业的顾总在江城也太有名了吧。还需要你告诉。另外,你也不想想,在美国的时候。宋子铭就认出你了。我会不知道。”

    一脸嫌弃。仿佛觉得他说的话有多神奇一样,顾南瑾面上的笑容却缓和下来。分别三年,夏子洛虽然看起来冷漠了很多。但是她的眼睛却依旧灵动,仿佛会说话一样。

    “今晚月色很好,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去喝一杯。”顾南瑾头一次,这么认真的跟一个女孩子提出邀请,他想,既然夏子洛真的失忆了,而他依旧不愿意放手的话,那么,他就以一个陌生人的方式,重新走入夏子洛的生活里。

    而这一次,没有猜忌,没有怀疑,也没有不信任,他要让夏子洛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夏子洛轻嗤一声,“顾总,这种搭讪的方式早就过时了,下次你想要发展一、夜情的话,还请选择一个靠谱的方式吧,不懂就多看看追女孩的一百零八种方式,绝对有效,另外,别把我跟夏怡然搞混了,再见。”

    “一、夜情?”顾南瑾在原地呆愣片刻,回过神来,回头一看,哪里还有夏子洛的身影。

    难得见到心上人,不但被奚落了一通,甚至还被夏子洛嫌弃了,顾南瑾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笑的开怀,他挽起袖子,像是一个青涩的,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一样,笑着走近夜幕里。

    “夏子洛,这一次我会让你认识一个全新的顾南瑾。”

    舒颜坐在酒吧的专座上,安静的捧着酒杯,她的身子蜷缩在一起,半闭着眼,面颊上带着红晕,明显是喝醉了,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只慵懒的波斯猫,充满了高贵和妩媚的感觉。

    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了她小巧的脚踝,一点一点往上,落到膝盖上的时候,舒颜眸色微冷,不咸不淡地说道:“你的手要是再朝前两寸,信不信我就把他剁了喂黄浦江里的鱼。”

    “真狠,人家都说最毒妇人心,以前我是不相信的,现在我总算是信了。”顾向楠放开了舒颜的腿,却忽然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稍微用了点里,看到舒颜皱眉的表情,他露出一抹疯狂的笑。

    “舒颜啊舒颜,人家都说一、夜夫妻百夜恩,你瞧瞧你,这翻脸比翻书都还要快,好好的跟我合作你不愿意,非要去寻找什么真爱,现在好了,大家一起玩玩,人财两空的滋味不错吧。”

    “如果你是以这种态度来跟我谈合作的话,那我想我们的合作就不必了,我可以眼都不眨一下的出卖顾南瑾,当然也可以对你视而不见。”舒颜轻哼一声,满眼不屑的表情。

    顾向楠的一张嘴,确实有煽动人心的魔力,就凭他可以牢牢的抓住顾恺之,让顾恺之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作对,就能看出他多有能耐,以前舒颜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自从见识到顾南瑾雷厉风行的手段,和为达到目的放出去五十个亿的饵都毫不在意的大气手段。

    舒颜就忽然觉得不是滋味了,顾向楠这手段也太小家子气了,总是在背后各种耍阴招,真正跟顾南瑾对上,压根就是溃不成军,自从所有势力被铲除,靠着顾恺之回到顾氏后。

    顾向楠的所有好运气就好像是用光了一样,直接就被顾南瑾找人看的死死的,在公司里,压根就不得动弹,更不要说是还能做点什么了。

    顾向楠的手微微用力,恨不得当场就掐死舒颜,可是他又舍不得,“舒颜,我就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女人。”

    他咬牙将手放开,舒颜获得自由后,清咳一声,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弄错了两件事情,第一,我若是真的狠心,当初选择跟着顾南瑾的时候,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摧毁,而不是让你还有能力来掐着我的脖子,第二,是你人财两空,我得到了二十多个亿。”

    “二十多个亿,哈!”舒颜不提这件事情还好,她一提,顾向楠心里就越发不痛快了,“你确定这二十多个亿不是顾南瑾给你的高额分手费,你现在似乎是想见他一面都难吧,啧啧,这就是找到真爱的后果啊。”

    顾向楠大力一拽,将舒颜拽到自己的怀里,手指带着技巧的滑倒她的衣服底下,看到她眼里染上的火热之色,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满意地看到她轻颤的身子,低声道:“所以我说过,你这种女人,只有跟我才是最相配的,合作吧,还是说,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去娶别的女人?”

    舒颜猛地翻身就把顾向楠推倒在沙发上,一屁股坐在他的腰上,顺手就扯下了他的皮带,“你要怎么合作?我可不觉得你现在还有什么底牌?”

    顾向楠脸上露出了邪肆的微笑:“底牌这种东西,我现在虽然没有,但是我可以制造,你说对不对?”他低头,吻上了舒颜的红唇,衣衫被撕裂的声音在空气里响起,很快,包厢里就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一大早,罗毅将早上会议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他最后一次,认命地敲开了顾南瑾的总统套房,欲哭无泪地问:“顾总,您真不去公司啊?”

    顾南瑾靠在沙发上,认真的研究着手里的书,头也没有抬,淡声道:“罗毅,我相信你的实力,一定可以应对我父亲的刁难。”

    可是我自己不相信啊,罗毅凑近一看,还以为顾南瑾在看什么重要的文件,哪知道,他竟然拿着一本追女孩的一百零八种方式,罗毅的心情是崩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