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五章 作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妈知道你现在翅膀硬了,妈管不了你,怎么妈为你的终身大事cao心。还错了是吗?”辛晴终于爆发了。

    顾南瑾一阵头疼,顾恺之跟顾向楠的那些龌龊事情他没有跟辛晴说,是不想让她难过。可是妈却听从爸爸的话,开始给他找一些联姻的对象。

    他眸色微冷。淡声道:“妈。冯家小姐是爸爸跟你提的吧,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让她跟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还是说,你想要我跟一个怀孕一个多月的女人联姻?”

    “怀孕?”辛晴表情一滞,但随后就摇摇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不可能,冯小姐之前上的是女校,才从学校毕业。你就算不想见。也不能编出这种借口吧。”

    顾南瑾摇摇头。没有再说话,大步流星地朝门外走去。片刻后,马达发动的声音就在院子里响起。辛晴心里那个气啊,怒意不断在胸腔里蔓延着,猛地冲出去。对着顾南瑾吼道:“不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女吗?你是不是就要为她跟妈怄气一辈子。”

    已经缓缓行驶出去的爵士慢慢停下来,顾南瑾打开车窗的门,回头淡淡地扫了辛晴一眼,辛晴最讨厌看到儿子这样的目光,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却带着不满和控诉,似乎是对她很失望一样。

    她怒道:“你这是什么表情,我难道说错了吗?她盗用了公司的文件,让公司损失了十几亿,你为了让她脱罪,竟然强行撤销诉讼,还跟你爸爸闹翻了,我看你简直就是鬼迷心窍,为了一个私生女,恨不得连父母都不认了。”

    有些冷光在眸中晕染开来,顾南瑾不用想就知道,辛晴为什么会这么说,三年前他摆了顾向楠和顾恺之一道,让给顾向楠被发配到公司最不景气的分公司那边去,并且还被他的人监视起来。

    顾向楠在美国的势力被他瓦解,没有一点依仗,只能依附于顾恺之,而顾恺之,为了顾向楠,可没少在辛晴面前挑拨,做一些让他为难的事情。

    他抬头,看了眼二楼书房的位置,不期然的,就和站在窗前,冷眼盯着这一幕的顾恺之对上了眼,顾恺之沉着脸,冷眼盯着他,见他看过去,冷哼一声转身,顺手还把窗户关上了。

    顾南瑾唇角很快就有笑意蔓延来开,渗人的紧,薄唇轻启,淡漠中带着洞察一切的冷锐:“妈,如果你是想要替爸爸做说客,让顾向楠回到总公司的话,那你就先问问爸爸,三年前为什么要拿走公司的设计图,陷害夏子洛再说吧。”

    马达的声音再次启动,顾南瑾踩着油门,很快就离开了山顶别墅,车子在路上转了几圈,顾南瑾原本想要去公寓那边,迟疑了下,又回到了海湾别墅,他在江城有好几处房产,这只是其中一个,这三年来,他并不常来这里。

    只是每每在心情不佳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呆几天,小小的别墅,承载了他和夏子洛的一切悲欢离合,但却有那么一些温馨而甜蜜的事情,总是让他无法忘记。

    夏子洛担心他的胃,总是会在他出差的时候,为他把治疗胃疼的病的药收拾好,夏子洛说他胃不好,不应该喝咖啡,夏子洛说……他不应该时时刻刻都绷着神经,偶尔也该好好放松一下。

    很多的事情,以前不甚在意,但是在夏子洛离开后,就变成了他在不经意间,就会会想起来的甜美记忆,顾南瑾去厨房里煮了一杯鲜牛奶,这样的东西他以前最不喜欢喝,但现在,他却总是会在办公室里常备。

    “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身体是自己的,连你自己都不爱惜身体,难道你还指望照顾你。”

    脑海里回荡着这句话,顾南瑾面上也不禁露出了柔和的笑容来。

    夏子洛急匆匆的走近酒吧里,见顾锦溪正被那两个双胞胎带过去灌酒,他们一个人禁锢住顾锦溪,另一个人直接把酒往她嘴里灌,那些来不及吞咽的酒液洒的满身都是。

    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也太过分了,夏子洛猛地冲过去,用力推了正在灌酒的那人一把,随后把那酒瓶子抢过来,使劲地摔在地上,怒吼道:“你们太过分了。”

    曹兵和曹跃没想到还有人敢管他们的闲事,见夏子洛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曹跃揉了揉醉眼,猥琐地一笑:“哇,是一个漂亮的美女,想要来跟我们一起玩就直说啊,我绝对不会拒绝的。”

    说罢,就想要去摸夏子洛的脸,夏子洛退后一步,将已经被灌的头晕脑胀的顾锦溪拉到身后,冷声说道:“我知道你们,曹家兄弟是不是?你们既然是跟蔡家有姻亲关系,就该知道,蔡旭跟顾南瑾是好兄弟,你们背着顾南瑾欺负他唯一的妹妹,难道是觉得顾南瑾好欺负?”

    曹跃面色变了变,有些迟疑,曹兵却不吃这一套,怒喝道:“怎么,是她先来挑衅我们的,还要跟我们斗酒,说什么我们这种脓包就配被送到天上人间去做鸭子,就算是顾南瑾来了,我也是这个话。”

    夏子洛表情有一瞬间的怪异,甚至想要转身给顾锦溪举起大拇指了,没事去挑衅这种喝醉酒就老子第二天地一的纨绔,她是嫌弃自己过的太潇洒了是不是。

    回头看了看顾锦溪,她还晕乎着了,站在原地摇摇晃晃,都要不清楚自己是谁了,迷迷糊糊地看了夏子洛一眼,嘀咕道:“是舒颜姐啊,我跟你说,一定要狠狠收拾一下这俩混蛋给我出气,他们竟然说我是平胸,我平胸怎么了,今天我一定要他们好看。”

    夏子洛在这一刻,真的很想直接把顾锦溪扔在沙发上装作不认识,让她的舒颜姐去救她算了,她没好气地说:“顾锦溪,我觉得你真的该受到一点教训了,活该你被人灌酒。”

    “你胡说什么啊舒颜姐,再不帮忙,下次我就不告诉你大哥的行踪了。”顾锦溪拉着夏子洛的手腕晃了晃。

    夏子洛觉得,她现在的脾气真的是太好了,没有当场把顾锦溪扔下,她都可以成佛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