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虚幻的温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一、夜的顾南瑾动作很温柔,让夏子洛也感受到了愉悦的感觉,情到深处。顾南瑾凑到夏子洛的耳边,咬着她泛红的耳垂,低喃道:“这烤肉味道不错。我很喜欢。”

    他波澜不惊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欲、望,眼里闪烁的光。像是要把夏子洛给生吞活剥了一样。夏子洛情不自禁的沉浸在这温柔的动作里,听到顾南瑾那充满了挑逗感的话,脸颊上顿时泛起了绯红的色彩。

    夏子洛咬牙道:“有谁吃烤肉会吃的满头大汗的吗?”

    顾南瑾勾起唇角。邪肆的一笑:“当然会,因为太辣了。”

    “……”

    等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两人平躺在床上。大概是因为心里都有事情。没有随意的两人都没有说话,许久之后,夏子洛翻过身去。背对着顾南瑾。她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顾南瑾。

    可是考虑了许久,依旧没有办法开口。如果说了,之后了。请求顾南瑾不要离婚,这样孩子就会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显然。这个话题她不能提,大概也没有资格提吧,从一开始,在她和顾南瑾这场婚姻里,一直都是他做为主导。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再次翻了个身,放在身侧的手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顾南瑾开口问:“有心事?”

    夏子洛侧头看了顾南瑾一眼,说道:“顾南瑾,你能抱着我吗?什么都不要问,就紧紧的抱着我好不好?”

    顾南瑾翻过身去,将小女人捞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两具温柔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一起,在这个静寂的夜里,享受着难得的温馨。

    许久之后,夏子洛终于问出了一直梗在心头的问题,“顾南瑾,你是不是也很讨厌私生子私生女这一类的人。”

    有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欺负了小女人,因为身世的原因吗?顾南瑾将下巴抵在夏子洛的发顶,沉吟片刻,淡声道:“我只讨厌没带脑子的人,如果下次你捡起一点脑子的话,我想我会稍微多喜欢你一些。”

    “……”这叫什么话?夏子洛杏眼圆瞪,指着自己的鼻子,怒道:“我哪里没脑子了?我也很聪明的好不好?只是相对的来说没有你聪明而已,顾南瑾你不要太过分了。”

    “下次少弯点腰,我想你大概会聪明一点。”也许是察觉到小女人今晚特别多愁善感,顾南瑾难得地开起玩笑来,他不喜欢看小女人那忧郁的脸,那天惊鸿一瞥,她那自信而傲然的笑脸,让他打心里沉醉。

    “弯腰?”夏子洛眨眨眼,不明白顾南瑾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很快她就懂了,因为顾南瑾在她不解的目光中说道:“左脑的水和右脑子的面不弯腰的话,不会搅和在一起。”

    夏子洛气结,咬牙说道:“所以这就是你整天绷着一张脸,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原因,原来是因为怕脑子里的水和面搅和在一起了啊,我真是涨姿势了。”

    “想要新姿势我们可以明天早上继续讨论。”顾南瑾淡淡一笑,过目不忘的夏子洛,是他没有想过的惊喜,五亿的注资,虽然已经跟苏维晟说通,但若是和达州企业合作的话,以后的利益不仅仅是这五亿。

    加上第一次去阳城出差的时候,夏子洛带给他的胃药,无意间,夏子洛好像就帮他赚了八亿,夏子洛是他的福星,这是顾南瑾这一刻的想法。

    这话真是没法说了,夏子洛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顾南瑾这么污,一句话里一语双关的意思不要太明显,她白了顾南瑾一眼,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是在睡觉,这样的顾南瑾,充满了让她依恋的味道。

    夏子洛以为她会睡不着,可是,事实上她睡的很香甜,在顾南瑾的怀里,带给她的感觉特别安心,仿佛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样,她放任自己沉浸在这虚幻的温柔里,沉沉的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顾南瑾也没有离开,而是和她一起吃了早餐才离开,夏子洛发现,有顾南瑾陪伴着吃早餐,她竟然多吃了一碗粥。

    夏子洛的好心情持续到离开家门口,接到了夏雨泽的电话为止,他不知道夏雨泽找她过去是想要做这么,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一定跟昨天夏怡然在茶餐厅里跟她吵架有关系。

    “夏子洛,你在搞什么鬼,我已经说了,OC建筑设计大赛你必须拿到前三名,你是不是都当耳边风了,竟然去茶餐厅那种地方上班,我没有给你钱吗?”

    一走进办公室里,夏子洛还没有说话,就被夏雨泽劈头骂了一顿,这次大赛的冠军对夏家来说有多重要,就算说了夏子洛也不清楚,他对夏子洛寄予厚望,而她竟然不好好画设计图,反而去什么茶餐厅里上班。

    面对夏雨泽不分青红皂白的喝骂声,夏子洛只是低着头,安静地听着,在夏雨泽骂人的时候顶嘴,是一件最不明智的的事情,弄不好就会被夏雨泽狠狠地责罚,下跪扇耳光以前她受过太多了。

    直到夏雨泽骂过之后,心气舒畅了,夏子洛才抬起头,语气平静地说道:“爸爸,我不知道夏怡然跟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希望你最近能约束她一下,我的比赛我的名誉都是给她的,让她能不能不要找我的麻烦,如果比赛失利,难道不是大家都倒霉吗?”

    “怡然一向识大体,怎么可能专门去找你麻烦,定是你主动招惹她的。”夏雨泽冷声道。

    夏子洛心里不可避免的又产生了悲哀的感觉,都是父亲的女儿,为什么父亲的偏心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嫌弃她是私生女,为什么当年又不管住他自己呢?难道不是男人的冲动才会造成女人的悲剧。

    “爸爸,我也是你的女儿啊!”夏子洛深深的叹息一声,黯然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请你约束夏怡然一点吧,看在荣誉的份上,可以吗?”

    夏雨泽皱眉,像是没有听到夏子洛的请求一样,漠然道:“先约束好你自己吧,小怡那边爸爸会跟她说,让她不要跟你计较,但是这茶餐厅,你不准再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