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揭穿身世,尊严被踩在脚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面色一白,眸中迸发出浓浓的怒意,将眼底的怯懦和软弱全部冲散。她高高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夏怡然,你一定要这么做吗?是不是只有将我踩在脚底下。才能彰显你的高高在上。”

    夏怡然微微一愣,大概是没有想到。夏子洛竟然敢顶嘴。以前她不管怎么欺负夏子洛,夏子洛都只是站在原地,默默接受她的挤兑。难道是因为嫁给了顾南瑾,所以底气足了,这个想法让夏怡然内心的怒火更加旺盛。

    高明飞自从进监狱之后。就失去了踪迹。她曾经试图去打听过,可是监狱那边传来的消息却说没有这个人,这让夏怡然格外的不安。不管如何。高明飞是为了她才去了监狱。那些从副市长公子那里抢来的照片,还有死去的人。都是因为她。

    “你这个扫把星,贱.人!”夏怡然猛地伸出手。高高扬起,重重地朝夏子洛脸上打过去。

    “住手!”一只手大力将夏怡然的手腕紧紧扣住,让她的手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夏怡然使劲将自己的手拽过来。怒道:“你是谁,凭什么管本小姐的事情?”

    洛城温润和煦的笑脸上也泛起了淡淡的怒意,眸中陡然爆发出一道寒芒,冷冷地说道:“我确实没必要管你的事情,但是小洛是我的朋友,只是一件裙子而已,这位小姐需要闹到这个地步吗?只怕这样,并不能彰显你的高贵,只会让人看到你的仗势欺人。”

    “夏子洛的朋友?”夏怡然看看洛城,轻蔑的一笑,待看到洛城那满身的名牌和钻石领夹的时候,表情又是一变,为什么夏子洛运气就这么好,不管是顾南瑾还是眼前这个帅气多金的男人,都会向着她。

    心中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起来,夏怡然指着夏子洛,不屑地说道:“这位先生,交朋友还是要带点脑子比较好,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们夏家的私生女,母亲不祥的那种,这种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像你这样有品位的男人,还是少接触比较好,谁知道她是不是看上你的家世和钱财。”

    “私生女?”洛城一脸惊讶,他从来没有想过,夏子洛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份,他讶然道:“小洛,这真的吗?”

    “我的天,原来夏子洛就是那种豪门家族里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张晓红一惊一乍地喊了一声。”

    “那不就是情、妇的女儿,哎呀,好丢……咳咳……”艾青被安然塞进了一口蛋糕,堵住了剩下的话。

    夏子洛面上闪过一抹无奈和悲哀,身世的事情不是她能够选择的,可是她却还记得,高中时代的洛城最痛恨私生子。

    曾经在一个午后,他第一次拉着她的手,坐在草坪上默默的流泪,告诉她,他的家里忽然多了一个弟弟和女人,那个女人将他的母亲推下楼,然后,他的妈妈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察觉到洛城脸上那不可置信的目光,和听到私生女的时候,那紧蹙的眉头,她心中一凉,在失去了肖亦斐之后,她是不是连洛城这个朋友也要失去了呢?

    “当然是真的,我夏家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先生你随便找个圈子里的人打听一下,应该就能知道。”夏怡然见洛城这样的表情,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夏子洛侧头看了眼夏怡然,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捏在一起,她没有勇气去看洛城脸上的表情,生怕会看到如那个午后一样的目光,充满了轻蔑和不屑。

    “是,她说的对,她是我的姐姐夏怡然,而我,是夏家的私生女夏子洛!”夏子洛说完,猛地推开挡在面前的夏怡然,推开门跑出了茶餐厅,她跑的很快,一直跑到红绿灯的位置才停下来。

    她是私生女,不管夏怡然怎么说她,她觉得没关系,那是事实,但是夏子洛绝对不认为她的妈妈会是一个愿意做别人情、妇的女人,有那样温柔声音的母亲,她绝对不会是那样的女人。

    心中对母亲的思念和期待越发浓烈,夏子洛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不管如何,一定要找到妈妈,找到她的母亲。

    回到别墅之后,夏子洛收到了来自安然的短信,看得出来,安然很担心她,夏子洛给安然回了一条短信,表示她没事,坐在沙发上,夏子洛才觉得肚子有些生疼,涨疼的感觉十分难受,吓的夏子洛连动也不敢动。

    刚才跑的太快,她都忘记了,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肚子里怀着小宝宝,将手掌贴在小腹上,感受着那里的温度,尽管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但夏子洛眼里却忍不住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喜悦过后,剩下的就是挣扎和无奈,前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孩子的到来她甚至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一刻,她再次迷茫起来,这个孩子,她到底是该留着还是生下来了。

    夜晚的空气见见变凉,秋衣渐浓,夏子洛窝在被子里,眼睛睁的老大,怎么都睡不着,再不知道翻了多少次身之后,耳边传来顾南瑾清冷淡泊的声音:“去厨房里那点孜然来。”

    顾南瑾没有睡着,夏子洛猛地转过身去,顾南瑾一只手撑着脑袋,黑曜石般的眸子凝视着她,表情里带着点不悦,夏子洛不解地问道:“已经大半夜了,你要孜然干什么?你饿了?我去给你做点宵夜?”说着夏子洛已经翻身坐了起来。

    “你大晚上的翻来翻去,我看在撒点孜然的话,就成了正宗的巴西烤肉。”顾南瑾没好气地说道,眼里却透着戏谑的眸光。

    “噗!”夏子洛忍不住笑出声来,她翻身躺平,小声道:“烤肉要是这样的烤的话,早就焦了,你要吃吗?”

    顾南瑾的目光咋子夏子洛雪白的脖颈和胸前那大片雪白的肌肤上扫过,眸色深了深,说道:“要!”

    “诶?”夏子洛还没有明白你顾南瑾说的要是要吃宵夜还是什么意思,就被顾南瑾翻身压在身上,随后,就被顾南瑾翻来翻去吃了个遍,她欲哭无泪地想着,她说的吃不是这个意识啊,顾南瑾怎么能这么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