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开让一切变得简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离开江城的那一天,天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她以为。她会难过的哭泣,但实际上,直到坐上飞机。她全程都面无表情,心里甚至感觉到深深的解脱。就好像一直压抑在心里的东西完全消失了一样。

    原来再多的坚持。再刻骨铭心的爱情,最终都抵不过现实,也抵不过对方不爱你。一厢情愿的结果,最后也只是落得一个偏体鳞伤,飞机起飞的时候。夏子洛将双手握在一起。抵在额头上,默默的祈祷。

    上帝,这一刻若是你能听到我的呼唤。请你保佑我。让我能够忘记那些伤痛。忘记不值得记住的人,走向新的开始。

    飞机起飞的时候。顾南瑾就站在草坪上,远远地凝视着它。载着他心爱的人慢慢飞上天际,最终远远的离去,消失在他的世界里。有那么一瞬间,顾南瑾甚至想要让罗毅去定一张机票,追到夏子洛所在的国度,追到那个用她在的天空下。

    可是他到底忍耐了下来,离开的时候,夏子洛脸上带着的笑容,是那样的轻松写意,她向往着远方,也想要离开这里,久违的笑容,陌生的让顾南瑾所有的冲动都烟消云散。

    有多久他没有见过夏子洛那样明媚灿烂的笑容呢?似乎是很久很久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子洛脸上就再也没有笑容了,看到他的时候,总是防备了、警惕的、嘲讽的、难过的,一开始经常柔弱的哭泣,后来连哭泣也没有了,全都变成了冷厉和漠然。

    那是夏子洛向往的生活,有洛城在她身边,她一定会很开心吧,起码,不会像是在他身边一样,总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难过悲伤,回去的时候,顾南瑾让罗毅把车子开到了墓园。

    他走到肖妈妈的墓前,看了眼这座崭新的墓碑,走上前将一束雏菊放下,淡声道:“她把你当母亲一样看待,也很爱你,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总是让她伤心,如果你地下有灵的话,请你保佑她,在异国他乡可以顺遂平安。”

    顾南瑾回到顾氏的时候,看到舒颜站在公司的门口,她依旧穿着那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如同他们初见面的时候那样,笑的温婉娴静,美好的不真实,见到他下车之后,立刻走上去,想要挽着他的手。

    顾南瑾侧身闪过了他这个动作,夏子洛离开了,他的心空落落的,就好像心脏最重要的一块,被剜掉了一样,面对舒颜的纠缠,他只感到厌烦,他绕开舒颜,朝大楼里走去。

    舒颜脸上的笑容就这么僵在唇边,眼睁睁地就看着他离她远去,她眼底闪过浓浓的不甘和怨恨,“阿瑾,你不能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对我,是多残忍。”

    管舅舅停下脚步,回头看了舒颜一眼,唇角露出了讥笑的弧度,舒颜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的心里拔凉拔凉的,忍不住说道:“阿瑾,既然夏子洛已经离开了,为什么我们不能重新开始呢?她只是一个替身,一开始就是一个替身,我才是你爱的人啊,你不能因为替身的离开,就放弃了我。”

    “她不是替身!”顾南瑾冷冷地说道。

    “可是,你当年既然能够把我的手牵着,抓的那么紧,现在为什么不能继续牵着呢?我们明明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一辈子在一起了,为什么要放弃?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

    舒颜真的不懂,也不明白,她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利益,放弃了跟顾向楠的一切联系,只想要跟顾南瑾在一起的时候,他却轻易放弃了,不愿意跟她在一起了,那么她这些年的折腾又算什么?

    在她不想要爱情想要利益的时候,顾南瑾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当她终于愿意选择爱情,为顾南瑾豁出一切的时候,顾南瑾又把她放弃了,把一个人碰的高高的,再摔下去很有意思吗?

    “你错了!”顾南瑾深深地凝视着舒颜,诚然,他不否认,曾经他确实爱着舒颜,可是那已经成为了过去,那些爱情,已经在舒颜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下,最终烟消云散,他漠然道:“舒颜,我已经放开了你,在你决定要跟杰斯卡利结婚的时候,我就彻底把你放开了。”

    没有人会一直站在原地,等待另外一个人,大家都会往前看,就如同夏子洛的离开。

    只是想象总是那么美好,而现实,往往是最残忍的,有时候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世界对你带着多大的恶意。

    坐落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麻省理工大学,是所有建筑设计师梦想中的天堂,从这里出去的学生,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从纽约转机来到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小镇上,夏子洛心里却并没有如安然一样感到高兴,反而心里充满了不安。

    午餐是一份地地道道的美国牛排外加浓汤,夏子洛吃的很不习惯,这种半生不熟的东西,原本就不是她的最爱,但一向爱惜食物的她依旧把东西吃完。

    见她兴致不高,面上也没有笑容,洛城就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柔声安慰道:“小洛,别紧张,你一直都很棒,你可以拿到OC建筑设计大赛的冠军,得到麻省理工大学的邀请函,就可以通过最后的笔试,放轻松,要知道,你的设计一直学的比我好,我都能进去,你也可以。”

    “对啊,小洛,你看我是季军,我都自信满满的,你怎么反而忐忑起来,你可别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安然轻轻戳了戳夏子洛的脑袋,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他们都不容易,她不希望夏子洛因为一些私事而影响发挥。

    “我没有紧张,我只是水土不服而已!”夏子洛勉强笑了笑。

    “真的吗?”不管是安然和洛城都明显地感觉到,夏子洛心里的不安和犹豫,这样的她,远远没有前几天知道自己要来麻省理工的时候,那种向往和惬意。

    “你们放心吧,我没事的,就是忽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些不适应而已。”夏子洛安慰着他们,心却沉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