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他该相信夏子洛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各种零零碎碎的设计图样,有的只画了一个轮廓,有的画了一些边角框架。顾南瑾不是学设计的,但他也觉得,这个设计师的手法很娴熟。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画出来的。

    他忽然疾步走出卧室,将文件袋递到钱妈面前。沉声问道:“钱妈。这个文件袋是谁的?你见过吗?”

    钱妈上前看了眼文件,想了想回答道:“顾总,这是在你的卧室里找到的啊。就在那个落地柜的最下面,我打扫卫生的时候发现的,以为是很重要的东西。就装起来放进衣柜里了。”

    顾南瑾拿着文件的手抖了逗。卧室是他和夏子洛的,这一刻,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位图纸草稿是夏子洛的。原来她不但可以看到设计图过目不忘。还会画图纸。

    难道,将他的图纸卖给大华建筑公司的人。真的是夏子洛吗?

    她恨他,心里对他有怨。所以,她才会做出这些事情吗?

    顾南瑾忽然觉得心里泛起阵阵凉意,随之而来的是无法言说的悲伤。这一刻,他竟然能够感受到,夏子洛在他办公室门口听到那些话的时候,那些感受,她想必一定是失望到了极点吧,要不然,不会那样难过,而他这一刻的失望和难过,比不上他曾经的万分之一。

    顾南瑾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人生第一次后悔,是因为他的失误,让夏子洛失去了孩子,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总是会因为夏子洛而产生这种情绪。

    不,一定不是夏子洛,不会是她的,他应该相信她。

    顾南瑾忽然就很想要见到夏子洛,他快速来到花园里,打开车门走进去,将车子快速发动起来,很快就来到公寓楼下,敲门的时候,顾南瑾甚至还在想,见面后该跟夏子洛说什么好,可是门被打开后,顾南瑾却因为看到开门的人,面色遽然一变。

    “安然,你不是有钥匙吗?干嘛还要敲门啊!”夏子洛从厨房里走出来,见洛城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一看,等看清楚站在门口的顾南瑾时,她嘴角的笑容也消失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洛城冷冷地注视着顾南瑾,他是没有顾南瑾有钱有势,但是他却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受苦,夏子洛是他想要呵护的女人,却被顾南瑾伤的支离破碎,他怎么敢!

    “与你无关!”顾南瑾拧眉,胸腔里压抑的怒火不断汇聚起来,他总是无法看到夏子洛身边有别的男人。

    夏子洛放下手里的菜,转头,对洛城说道:“阿城,家里没有酱油了,你去对面的超市买一些好不好?”

    洛城回头看了眼夏子洛,眼里闪过担忧的神色,可是见夏子洛一脸哀求的眼神,他拒绝的话又说不出口,他沉默地拿起手机走出去,路过顾南瑾的时候,两人冷厉的视线相撞,谁也不愿意退让。

    “我就在对面,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我会第一时间赶回来。”

    洛城离开后,夏子洛走过去,将门关上,很客气的给顾南瑾倒了一杯水,脸上带着疏离的表情,开口就问:“你是来送离婚证的?其实你让罗毅送来就好。”

    既然相看两厌,何必如此呢,夏子洛不理解顾南瑾为什么忽然就不想跟她离婚了,就好像顾南瑾不理解,为什么夏子洛不喜欢他一样?

    空气里的气氛越发压抑起来,顾南瑾的脸色因为听到这句话一瞬间泛白,他张了张嘴,原本想要说,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会画设计图这件事情,也想知道,大华建筑公司的设计图,跟你有没有关系,却没想到,最后就变成了,“迫不及待的想要跟我离婚,是因为洛城吗?”

    说完这句话,顾南瑾就后悔了,果然,夏子洛还算平静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嘲讽神色,冷声道:“顾总想怎么想都行,不管我是为了洛城或者为了其他的什么男人,只要不是被利用,我都会很开心的。”

    手指一颤,顾南瑾的脸色越发难看,夏子洛也好不到哪里去,强行挑开伤口之后,也不过是伤人伤己罢了。

    夏子洛深吸一口气,仰起头将那些无法控制的眼泪逼回去,随后又说:“顾南瑾,你还记得那一次我们在小树林遇袭的事情吗?”

    顾南瑾神色一怔,那是他第一次后悔的一件事情,后悔没有安排好,也后悔没有提前察觉到夏子洛怀孕的事情,见夏子洛旧事重提,他情不自禁就问道:“夏子洛,你后悔吗?在小树林的时候,奋不顾身的救了我?”

    夏子洛不明白顾南瑾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说道:“救你的事情我现在不会后悔,以后也不会后悔。”我只是后悔,爱上了你罢了。

    “顾南瑾,在医院的时候,你答应过我,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你答应我一件事情,现在,我告诉你我想让你答应的事情,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去寻找你真正的幸福,而不是纠结在一个过去。”

    “我明白了,你要的东西,等下就会有人给你送来。”顾南瑾起身,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公寓,拉开门的时候,他看到站在门口的洛城,面不改色的绕过他,转身离开了。

    原来人生有时候,真的有无论怎么去争取,也得不到的东西,生平头一次,顾南瑾希望时间可以倒带,可以回到他跟夏子洛初相识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他再对夏子洛好一点,今天夏子洛会不会就不会为了离开她,而拿那一次的恩情来做筹码。

    顾南瑾以走,夏子洛就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她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只是看到顾南瑾,她就会觉得异常难受,各种疲惫无力难过悲伤的情绪,全部都涌上心头,她使劲地揪着头发,想要让自己把那些压抑的情绪都忘记,却无法无法办到。

    一只手伸过来,放在她的肩膀上,无声的给夏子洛安慰,她抬起头,对上洛城那担忧的视线,就笑了笑,“阿城,你陪我去见肖阿姨好不好?我很想她,走之前我要去见见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