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以,因为那个救命之恩,我是不是该庆幸。我当初救了你。”舒颜觉得有些悲哀,她自以为是的挣扎和纠结,竟然只是一场笑话。忽然就特别能够理解夏子洛了,为什么她会听了那些话之后就流产了?

    这一刻她当真也是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别的感受了。心冷的,仿佛是置身在南极。

    “你又错了!”顾南瑾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舒颜。“这一次放过你,是因为你在最后关头反悔了,不但把一开始拿走的十亿还回来。还试图对我坦白。”

    “既然这样。为什么一开始要对我那么好呢?好到,我以为你真的是爱我的,好到。当你毫不犹豫的拿出拿十亿之后。我内心的愧疚感几乎快要把我杀死。可是现实却告诉我,你爱的是夏子洛。早已经不再是我。”舒颜木然问道。

    “拿出拿十亿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一点不对劲了。没有追究,是因为在我心里,你始终都是重要的。你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救了我。”原本该是很深情的话,在这个时候却变的味儿,“我总以为,你依旧是当年我认识的那个舒颜,却没想到,我看到的,从来都是你想要我看到的那一面。”

    咖啡被罗毅放在桌子上,顾南瑾轻轻搅拌了几下,放了一包糖进去,这点糖分着实不够,咖啡很苦,他尝了一口之后就放在手边上。

    舒颜眸色深了深,开口说道:“你胃不好,就不要喝咖啡了。”

    顾南瑾却因为这句话想到了夏子洛,她不会只是表面上说说,而是一边小心翼翼地凑上来,将咖啡拿走,然后默默的给换上自己煮的红茶,或者一杯他十分讨厌的牛奶,顾南瑾按通内线电话,让罗毅送来一杯牛奶,舒颜眉心一蹙。

    “阿瑾,我总是自信的认为,你最爱的是我,你说我是不是很好笑。”

    “一开始我也以为,我爱的是你,可是直到遇到夏子洛,我才发现,原来这不是爱,我对你的感觉和幻想,都来自于你在那个时候对我的救命之恩,你离开了,我会难过,你跟人结婚了,我也难过,但我却可以祝福你。”

    顾南瑾顿了顿,沉声道:“可是面对夏子洛却不行,我无法想象她离开之后的世界,甚至,我绝得无法忍受,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也绝对无法祝福,你懂吗?”

    “所以,你变心了,你就可以利用我吗?”舒颜忽然觉得,自己今天不该来找顾南瑾,找到他又能如何?将自己的真心赤果果地摆在地上,被践踏吗?

    “利用?”顾南瑾轻嗤一声:“我只是将计就计罢了,舒颜,你可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功夫,来保存我跟你之间那段美好的过去吗?偏偏,你跟顾向楠搅和在一起。”

    舒颜垂眸,眼眶一红,终是忍不住说道:“如果现在,我说我还爱你,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阿瑾,可不可以继续那样爱我的。”

    “你这句话,迟了五年!”顾南瑾没有犹豫,直接拒绝了舒颜,随即,眸色越发冷厉:“在这场算计里,我从不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在决定送你回美国的时候,没有坚持,而是选择了让你留下来,伤了夏子洛的心。”

    心里的不甘和难过在胸腔里不断的蔓延发酵,舒颜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眸中有狠厉的光,一闪而过,在抬头,已是泪流满面,“阿瑾,我已经为你放弃了一切,所以,现在连你也要失去了吗?”

    顾南瑾只是用冷漠的眼神,淡淡地看着舒颜,没有说话,舒颜忽然就推开椅子,狼狈的离开了办公室,走到门口,她转身对顾南瑾吼道:“我爱你,我不会放弃,既然你等了我五年,那么这一次,换我等你。”

    走近电梯里的时候,舒颜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夏子洛算什么东西,就算顾南瑾爱她又如何,那样一个女人,根本就不配拥有顾南瑾,只要接下来的事情成功了,夏子洛跟顾南瑾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而她,才是可以跟顾南瑾站在一起的女人。

    既然她爱着顾南瑾,就算顾南瑾不爱她了,也只能跟她在一起,怪就怪,顾南瑾一开始要对她那么好。

    夏子洛将设计图和U盘收拾好,按照约定好的地点来到了蓝月亮咖啡屋,大华建筑公司的人已经来了,见夏子洛四处张望,就朝她挥了挥手,负责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热情地招呼夏子洛,并且将一早就准备好的报酬拿出来。

    “夏小姐是吧,安小姐说起过你,这是设计图的报酬,你看看。”

    夏子洛将设计图递给对方,随后打开电脑,把U盘插在里面,对负责人说道:“姚监制,听说你们下午就要去参加招标会,三维图我已经做好了调整,你看看。”

    “不用了,我相信安小姐的人品,能够在五年一次的设计大赛里获得季军,她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姚监制把U盘收好,也没有看里面的内容,爽快的架势让夏子洛有些疑惑。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这并不是没有道理,OC建筑设计大赛可不是随便的选秀节目,都是有真才实学的,拿起支票,看了眼上面的价钱,夏子洛很满意,“那么我在这里先祝姚监制招标成功!”

    场面话而已,谁都知道,这样的小公司,根本就没有实力跟顾氏那样的企业相比较,等夏子洛离开后,姚监制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拿出手机给一个号码发了短信:鱼儿以上钩,一切正常。

    在公交车站等车等了好半天,夏子洛都没有等到自己需要坐的那辆公交,她觉得头有些晕乎,这一次小产之后,对她的身体伤害很大,就算只有有安然照顾好好调养,但到底伤了根本,一劳累就会头晕,她闭了闭眼,扶着广告牌。

    一辆保时捷停在站台上,车窗玻璃被摇下来,露出了洛城那熟悉的脸,他朝夏子洛笑了笑,在夏子洛惊喜的目光中,云淡清风地问道:“美女,要搭车吗?免费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