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四章 打不死的小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从吴清莲飞机失事后第一次有人在百里丞风面前提起她,百里丞风沉默了许久,才又开口了。他淡声道:“我跟吴清莲之间没有感情,没有就是没有,我对她是有愧疚。如果因为愧疚而产生的感情,我不知道是不是爱情。但是你不一样。阿瑾。”

    顾南瑾眉心狠狠地打成结,一股无法发泄的抑郁之情依旧在心头蔓延着,比起他的难过。夏子洛显得很平静,平静的就连安然都有些不放心,生怕夏子洛会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而做出想不开的事情来。一连几天都在家里呆着。陪伴在夏子洛左右。

    夏子洛将安然做好的三维立体图看了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递给安然:“没问题了。明天就可以把设计图交给对方公司。你可被忘记要报酬。”

    安然哭笑不得地看看夏子洛。“你放心,我什么都会忘记。也不会忘记钱的,对了。我们要不出去逛逛吧,去游乐园看看,我好久都没有去过了。这一离开就是好几年,我想在临走前,给自己一个美好的回忆。”

    “找回忆也用不着去游乐园吧,我们又不是只有十几岁。”夏子洛回头,见安然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才反应过来,安然是想让自己去游乐园放松一下,她笑了笑,拉着安然的手,笑道:“安然,你放心,我没事的,我可是夏子洛,打不死的小强。”

    “可是……算了,我们还是不要提这么悲伤的话题,我的辞职报告还没有批下来,不过反正我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拿到手了,要是设计部那边不放人,我们就直接离开算了,要不,就顶三天后的机票,你看怎么样?”

    离职协议是要上头签字的,她一个新职员,上头不签,除非是被顾南瑾扣押了,不然的话,安然也不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安然把所有的钱拿出来看了眼,苦恼地说道:“就是不知道钱会不会有点少,看来去美国,首要任务不是去学校,而是先去找一份工作。”

    夏子洛才想起来,他们的钱不多,虽然接了一些活儿也赚了一点钱,但完全不够两人去美国的,她想了想,就说:“钱你不用担心,我跟顾南瑾的离婚协议上,有一千万的离婚补偿费。”

    安然看看夏子洛,轻叹一声:“小洛,不要勉强自己,你要是不想沾他的东西,凭我们的能力,总能找到办法的。”

    夏子洛淡淡一笑,拍了拍安然的肩膀,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为什么不用,这钱是我该得的,不是吗?就算是聘请员工,也是要付报酬的,何况是聘请了一个临时妻子。”

    安然欲言又止,可又怕说到夏子洛的痛处,又闭上了嘴巴,“我去买只鸡,给你补补身子吧。”

    客厅的门被关上,脚步声也逐渐远去,夏子洛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她走到屋里,翻开自己的小包,从里面拿出那一对钻石耳钉摊在掌心,细碎的光晕在钻石上蔓延开来,象征着爱情的永恒,夏子洛眼睛也湿润起来。

    夏子洛觉得她挺没出息的,每次都对自己说,再也不要为顾南瑾的事情而哭泣,可是每次都做不到,顾南瑾总能让她伤心,让她难过,而这一次,光是提起这个名字,就足以让她无法平静下来。

    压抑的悲伤瞬间爬满心扉,泪水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泛滥开来,她哽咽着,捂着嘴缩在沙发上。

    夏子洛,不要哭,这是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为什么要为那样一个男人伤心呢?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顾氏企业因为顾南瑾这一出,让董事会的众人简直是心服口服,再也没有人感在顾南瑾面前指手画脚的,就连顾恺之,之前一直立志于让顾向楠回到顾家,现在也没有了声音,整天在家里窝着,连公司也不来了。

    顾南瑾将手边上的所有琐事都交给了罗毅,难得闲下来,打开一张CD,听着那些古老的情歌,他半闭着眼,忽然听到敲门声,他还没有开口让人进来,门就被推开了,舒颜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顾南瑾只是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站起来,只是问道:“有事吗?”

    舒颜砰地一声将门关上,大步流星地走到顾南瑾面前,将那张支票拿出来,开口问道:“阿瑾,我想知道,那天你离开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顾南瑾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意,“舒颜,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既然已经猜到了,何必再这么自欺欺人呢?”

    最后一丝侥幸都没有了,舒颜颓然地低下头,顾南瑾果然知道了,可是为什么呢?舒颜抬头,看向顾南瑾,“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从SGF公司一开始出现,我就察觉到不对了,有时候,事情太巧合总会让人产生怀疑的,何况,还是接二连三的巧合,我刚好给了你十亿,流动资金出现问题,就有公司来跟我合作,这不是摆明着就是一个圈套。”

    顾南瑾坐起来,给罗毅打了一个电话,让他送来一杯咖啡。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一方面在这边稳住我,假装不知道那些事情,对我各种好,一边将钱砸进去,任由我和顾向楠算计,却暗地里在我和顾向楠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出手对付我们在美国那边的势力对吗?从一开始,你就算打对顾向楠在美国的势力出手对不对?”舒颜咬牙问道。

    “当然,顾向楠的存在一直是我心里的一根刺,当年他可以为了利益出卖我,现在,我就绝对不会任由他坐大,再有机会来压制我。”

    顾南瑾淡淡一笑,凉薄的表情,让舒颜心头一凉,只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就好像是一个傻瓜一样,被顾南瑾玩弄在手心里,“顾南瑾,你可真是心狠手辣,我舒颜自愧不如,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人,真的是任何人都能算计的了。”

    “你错了!”顾南瑾慵懒地靠在桌子上,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眯起眼睛,沉声道:“若是我真的心狠手辣,现在你该呆的地方就是监狱,而不是我面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