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一章 棋子的命运结束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迫切的离开会议室,他现在很担心夏子洛的状态,在公司一点也呆不住。原本若不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很严重,必须他本人来,他或许就会把一切都交给罗毅。

    “顾总。夏小姐醒了,就在会议刚开始的时候。医院那边来了电话。”林乐气喘吁吁地追上已经走近电梯的顾南瑾。

    顾南瑾面上一喜。开口就问:“医生怎么说?夏子洛的身体状况如何?”

    “一切都正常,就是夏小姐的心思沉重,对养伤不利。”林乐瞧着顾南瑾这紧张劲儿。摇摇头,刚才她还在公司门口见到舒颜小姐的,这顾总整天游走在这俩女人之间。这算什么?总不会是两个人都爱吧。

    电梯行至一楼。顾南瑾才走出公司的门,就看到在花坛跟前转悠的舒颜,她显然是在等顾南瑾。眼睛一直望着大门口。见顾南瑾一走出来。急切地走上前,问道:“怎么样?过了这一关没有?董事会的人怎么说?”

    顾南瑾见舒颜脸上担忧的表情不似作伪。头一次觉得,他真的看不懂舒颜的想法了。她可以在关键的时刻,利用一切来算计他,为何又会在这个时候真的为他担忧。拿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支票,他抓住舒颜的手,将支票塞进了她的手掌心里。

    “你的支票!”

    舒颜愣了愣,不明白顾南瑾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眨了眨眼,随后就垮下脸来,急的都要哭了:“是不是董事会的人不接受这个说法,对不起阿瑾,我应该早点帮忙的,阿瑾,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你先回去,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办,这些钱你收好,既然你能拿到,也算是你的本事。”顾南瑾拿开舒颜抱着自己胳膊的手,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了,不管舒颜到底想做什么,还是又有什么打算,看在她救过他的份上,这一次,他放过她,也不会追究她任何责任。

    顾南瑾绕开舒颜,坐上车,一踩油门,车子很快就消失在舒颜的视线里,她站在原地,看看手里的支票,一时间面色惨白,顾南瑾最后说的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真的查到了,她跟顾向楠有关系,可是不应该啊。

    如果顾南瑾真的查到了她跟顾向楠有关系,以顾南瑾那种狠厉的性格,绝对不会不闻不问的放过她,甚至还会把原本属于他的钱又还给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颜想要追上去拦住顾南瑾问个清楚,可是她却很清楚,这个时候的顾南瑾是拦不住的,因为顾南瑾是去医院见夏子洛。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悲哀,拥有的时候不在意,等真的失去了,才发现原来她曾经拥有过的,竟然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真心,这一刻,她是不是也遇到了这么悲哀的事情。

    顾南瑾走到病房门口,推门的时候,手指一颤,内心竟然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怯场,这句话说出来或许有人会觉得可笑。

    他顾南瑾这样身经百战的男人,哪怕是遇到枪林弹雨怕是也不会有一点害怕的表情,可是偏偏要走近这一个小小的病房,去见他爱的女人,他却不敢走进去,也不知道如何面对,顾南瑾深吸一口气,将门打开走进去。

    夏子洛靠窗坐着,身上披着一件外套,面色平静地望着窗外的小花园里,那里有几个小孩在玩,他们围成一团嬉笑打闹着,很开心的样子,脸上带着天真烂漫的表情,看着看着,夏子洛脸上也露出了笑脸。

    但很快,那笑脸就消失了,她低头看了眼已经扁平的肚子,眼里闪过一抹悲凉的神色,推门的声音响起,夏子洛侧头看了眼顾南瑾,但很快就转过身去,没有再理会顾南瑾。

    这一刻,再见到顾南瑾的时候,她内心竟然连恨都没有,只有深深的疲惫和无力感,在这一场可笑的爱情里,她输的一塌糊涂,但起码,她希望结局的时候,她不会变成连她自己都讨厌的那种人。

    顾南瑾走过去,将窗户关上,把那些笑声隔绝在外面,见夏子洛看了他一眼,就解释道:“你现在不能吹风,会引起痛风的。”

    夏子洛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意,却也没有跟顾南瑾唱反调,身体是自己的,如果连自己都不爱惜了,又会有谁在意,她靠在床头,只是平静地看着顾南瑾,没有说话。

    气氛一如既往的压抑而沉闷,两人似乎在比谁更沉得住气一样,都没有说话,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片刻后,到底还是夏子洛率先沉不住气,她直直地看着顾南瑾,问:“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夏怡然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害死的对不对?”

    “是!”这一刻,顾南瑾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卑劣,面对夏子洛那坦荡荡的眼神,他不可自拔的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愧疚感里。

    夏子洛就笑了,这个真相有时候想想真的是特别好笑,“所以你在不愿意娶夏怡然的时候,恰好我跟舒颜长的像,并且还有一个很好的借口把我娶回去,你就毅然换了结婚对象?”

    “夏子洛,我……”顾南瑾想要解释,可是这些都是事实,不管他怎么解释,都是事实,一向在商场的谈判上无往不利,在面对夏子洛的时候,顾南瑾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公司的文件是顾锦溪偷了,你查到了,为了不让公司和锦溪的名誉受损,就默认了大家看到的真相,坐实了我是一个小偷的事情,对吗?”夏子洛又问。

    顾南瑾觉得这样平静的夏子洛有些不对劲,心里十分恐慌,他总是希望夏子洛在他面前可以肆意一些的,可是夏子洛总是最克制的,偶尔的肆意,总是会因为各种的原因,最后完全的收敛,变成了现在这种面的他的状态。

    冰冷和漠然,一如当初的他对夏子洛的状态一样。

    “最后一个问题,当初你带我去医院做检查,其实就是为了拿我做鱼饵,引出那些想要对你不利的人对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