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一巴掌,为我妻子打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百里丞风这辈子虽然没有真正爱过谁,顶多也就被吴清莲纠缠了很多年,导致了最后的悲剧。但他也觉得顾南瑾一遇到感情问题就智商不在线,“既然你都明白这个问题了,以后就好好对老婆吧。不要再整天让我们猜,顾总啊顾总。你到底爱着谁这样的问题了。”

    “我爱的是夏子洛!”顾南瑾斩钉截铁地说道:“难道这还不明显吗?”

    对于顾南瑾的话。百里丞风只回答了呵呵两个字,他都不想说自己认识顾南瑾了。

    顾南瑾让人把病房里放了两张床,他在床上休息看文件。累了的时候就转头看一眼夏子洛,只是夏子洛一直陷入了沉睡中,没有醒过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二天的太阳依旧升起。股东大会也如期来临,顾南瑾在医院里休息了一个晚上,勉强恢复了一些精神。一大早罗毅就来接顾南瑾。这一次的股东大会甚至惊动了媒体。在公司的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新闻上报道的也是顾氏企业总裁换届的事情。

    因为抉择出现问题。加上手里的股份不够,现在形势一片倒。很多人都猜测,顾南瑾在这次换届中被换掉后,还能不能继续呆在顾氏企业。甚至有人扬言,顾南瑾会一蹶不振。

    顾南瑾拿到新闻早报的时候,格外的平静,他换好衣服,走到夏子洛的病床前,深深的凝视着夏子洛的面容,眼神专注而又温柔,只是床上的人却没有给予他一分回应,他低下头,吻了吻夏子洛的额头,在罗毅的再三催促里,才走出病房。

    迎面看到安然走过来,顾南瑾原本想要嘱咐几句,安然却目不斜视的从顾南瑾身边走开了,罗毅见状,说道:“顾总,安然已经递交了辞呈,并且给了林乐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说是给你还债的。”

    “五百万,她哪里还那么多钱?”顾南瑾拧眉问。

    他哪里知道啊,他跟安然又不是有什么特殊关系,罗毅摇摇头,见顾南瑾又要去医生办公室,一看表,险些急的心肌梗塞,“顾总,我来之前已经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夏小姐最早也要下午才能醒过来,咱先去公司把会开了吧。”

    这简直就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节奏!

    劳斯莱斯一路疾行过马路,刚停到公司门口,就被一众记者给包围了。

    “顾总,关于这次顾氏总裁换届,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据说你因为一个重大决策失误,董事会的人都不愿意再支持你,顾总你有信心在最后关头逆转吗?”

    “顾总,据说御水湾是你在决策错误之后开发的,但御水湾并不能抹平你跟美国SGF公司合作亏损的那几十个亿,你如何能够说服那些股东来保住自己执行总裁的位置。”

    面的记者们的提问,顾南瑾始终面无表情,没有做任何回应,冷静地任由保镖们开出一条路,走近了顾氏大楼里。

    机场入口,洛城看到大屏幕上显示的画面,面色一冷,顾南瑾也有今天,看来在这个时候回来,绝对是一件好事。

    另一边,在某个不知名的小岛上,面色温和的青年,唇角噙着淡笑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实况转播,明明是如沐春风的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却让人感到害怕,他沉声道:“父亲,我还没有出手,若是顾南瑾输掉了,我会不甘心。”

    坐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的中年人嗤笑一声,说道:“儿子,顾南瑾若是那么容易被打倒,也就不会成为江城四少之首,连苏维晟都愿意跟他称兄道弟,苏维晟可不是一个白痴,你等着吧,顾南瑾会一直屹立不倒,等你回去打倒他,因为,他的对手是你。”

    顾南瑾刚走进大厅,迎面就看到站在那里等待他的舒颜,她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像极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场景,那时候她也是白色的连衣裙,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一样,从此就再也没有被他遗忘过。

    “阿瑾,你总算来了,我好担心你!”舒颜小跑上前,面上止不住的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见顾南瑾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舒颜心里有些忐忑,总觉得顾南瑾是在生气,并且,那些怒意在看到她之后,直线上升。

    顾南瑾走近电梯里,舒颜连忙跟上去,罗毅见状,实在没有勇气在这种气氛里跟着进去,干脆进了旁边的电梯里。

    “阿瑾,这一次你有把握吗?我知道你后续做过很多补救的努力,可是并没有把亏损的钱平回来,御水湾的方案是长久的计划,现在看不出好处,董事会的人会买你的账吗?”舒颜又问。

    顾南瑾从舒颜跟进天梯里之后,就一直盯着她,这会儿,终于开口了,他缓缓地问:“昨天你都跟夏子洛说了什么?”

    舒颜面色一僵,她想过很多,却没有想到,顾南瑾会问这个问题,夏子洛自己去找她的,为什么顾南瑾还会怀疑到她的头上,舒颜面上依旧保持着微笑,小声道:“没说什么啊,夏小姐在咖啡屋里偶遇我,然后就跟我说,她怀孕的时候,对了,她还让我离开你……”

    顾南瑾忽然抬手,狠狠地一巴掌就摔在了舒颜的脸上,清脆的巴掌上,打断了舒颜的话,也让她整个人都懵掉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顾南瑾会动手打她,她伸手捂着火辣辣的脸颊,一字一句地问道:“为什么?”

    “这一巴掌是为我妻子打的,你不该打她的注意,更不该对她肚子里的孩子出手。”顾南瑾语气越发冷厉。

    舒颜眼角含着泪,像是第一次认识顾南瑾一样,哽声道:“阿瑾,你打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夏子洛流产的事情,难道是在我面前发生的吗?难道她不是在你们公司出事的吗?你这是在怪我,就因为我见过夏子洛,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若是以前,顾南瑾看到舒颜这个表情,立刻就会认为,她是无辜的,可是他派去保护夏子洛的人却将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部录下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