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安然气喘吁吁地跑到月河边上,见夏子洛一个人站在河提边上,安静的异常。像是随时都会跳下去一样,吓的嗓子眼都快跳出来了,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站在夏子洛三米开外的位置,小声喊了一句:“小洛。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快回来。”

    夏子洛依旧安静地凝视着月河上波光粼粼的水面。夜色下的月河,倒映着月光,天空有闪烁的星光。跟远处那五光十色的霓虹灯相互交映,呈现出一幕璀璨的夜色,她淡淡一笑。指着远处那一栋熟悉的小楼。对安然说道:“你看,那是我设计的小楼,是不是很漂亮。”

    安然察觉到夏子洛情绪不对。眉头打成一个结。看夏子洛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定是之前在顾家又发生了什么,她想了想。说道:“小洛,要不你过来。我们去看看那小楼吧,反正离这很近,因为拍卖会的原因。那里是允许进去参观的。”

    夏子洛摇头一笑,说道:“安然,你最近一定没有关注新闻吧,那栋小楼已经有主了,顾南瑾把它送给舒颜了,你知道吗?”

    “什么?送给舒颜了?”安然面色变的越发难看,顾南瑾一定不知道,这里对夏子洛来说有多重要,小楼对夏子洛又代表什么意义,她十分清楚,若是一开始没有说也就罢了,偏偏顾南瑾说过很多次,会把小楼留给夏子洛,这是一个希望,现在就把这个希望亲手掐灭了吗?哪怕是卖掉,也比送给舒颜让夏子洛来的痛快。

    “对啊!”夏子洛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有那么难过,她低低一笑,充满了自嘲的意味:“顾南瑾给我的离婚协议里,有这栋小楼存在的,可是时间还没有一个星期,他又撕毁了协议,之前我想不明白,还以为顾南瑾是顾念着旧情,又不想跟我离婚了。”

    夏子洛指着那小楼,又道:“今天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反应过来,哪里是顾念旧情,他只不过是因为这栋小楼的原因而已,原本就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是我太认真,当做了真,只是,为什么要是舒颜呢?为什么会是舒颜?”

    安然终于走到了夏子洛身边,伸手拉住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夏子洛察觉到安然的表情,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就放声大笑起来,笑的险些都直不起腰来。

    “安然,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想要跳下去自杀吧,怎么可能?逃避人生那种事情,我怎么会做?我只是想来再看一眼那小楼而已,以前我就希望,以后住进小楼里的人会幸福甜蜜,像我想象中的一样,让那个小楼温馨而充满了爱,现在想来,应该会成功吧,毕竟顾南瑾爱着舒颜,他们是相爱的。”

    “他们是相爱的,所以,她一个突然出现在他们生活里的外人,原本就该退出这个舞台了。”

    夏子洛最后看了一眼那承载了她对家人,对亲情和爱情满满的渴望的小楼,转身拉着安然的手默然离开了。

    整整一、夜,夏子洛和安然都没有睡觉,夏子洛绞尽脑汁也想不到救肖亦斐的办法,原本以为顾南瑾那里能有突破口,可是发生了舒颜的事情,她再去找顾南瑾,顾南瑾又怎么可能同意。

    早上起床,夏子洛无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手机,一直盯着顾南瑾的手机发呆,顾南瑾现在不是在医院里,就是在公司里,这一点距离,她明明就可以马上过去找他,可是脚下却好像有千斤重一样,昨天顾南瑾看着她的时候,那冷漠的眼神还历历在目。

    他的眼神那样的陌生,像是从来都不认识她一样,夏子洛轻叹一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还算像样的衣服换上,勉强吃了一点早餐,就要离开,刚走到门口,手机的铃声响起,夏子洛一见是肖妈妈的电话,顿时就踌躇起来。

    肖亦斐已经被关到公安局好多天了,事情怕是要瞒不下去了,可是她要怎么跟肖妈妈说呢?她原本就身体不好,要是因为这个消息有什么好歹可怎么办。

    电话不断的响着,像是夏子洛不接就一直不挂一样,夏子洛犹豫了一刻钟,终于还是把电话拿起来,接了电话之后,面色一变,随后就对安然说道:“肖姨来到江城了,这件事情怕是要瞒不住了。”

    肖妈妈很久没有见到夏子洛了,对于这个她一直当做女儿来看到的女人,她一直是很喜欢的,可是今天,见到夏子洛之后她却一点笑容都没有,“小洛,你快告诉肖毅,亦斐他到底在哪里?肖姨特别想念他,想要去见他一面。”

    “他……不再江城。”夏子洛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那在哪里,今天不管他去了哪里,我都要把人找到。”肖妈妈面色沉静地盯着夏子洛,一向慈祥的表情里,也多了几分凌厉。

    “……他去了费城,对,就是费城,肖姨,你先跟我回去,等安顿好了,我们在说亦斐的事情好不好。”夏子洛迟疑地说道,看肖妈妈那脸色,夏子洛心里也没底,她不知道肖妈妈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能多隐瞒一会儿是一会儿。

    “不!”肖妈妈却忽然尖叫起来,喝道:“我哪里都不去,我只要见我的儿子,小洛,你快带我去。”

    “我……我……”夏子洛吞吞吐吐的,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肖妈妈却忽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她抓着夏子洛的胳膊,问道:“小洛,你告诉我,亦斐到底怎么了?他是我生的,我很了解他,他那么孝顺的人,绝对不会大半个月都不会给我打一个电话的。”

    夏子洛险些留下眼泪来,断断续续地将肖亦斐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是隐瞒了要做十五年牢的事情,肖妈妈听完之后,伤心欲绝,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抓着夏子洛的手哭喊道:“小洛,肖妈妈知道你嫁了一个很了不得的丈夫,求求你,让你丈夫救救亦斐好不好?他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我求求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