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四章 信我一次好不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不是我……不是……”夏子洛使劲地摇摇头,想要让顾南瑾相信她,可是她连辩解的都如此苍白无力。舒颜是算计好了的,故意在那个时候对她动手,甚至连顾南瑾走进来的时间都算好了。她是故意的,她是故意的。从一开始来别墅找她。舒颜就做了这个打算。

    “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想狡辩!”顾南瑾怒吼一声,看向夏子洛的眼神里全都是失望。甚至开始怀疑,当初夏怡然肚子里的孩子,或许深的是死于夏子洛的手。“夏子洛。你真让我失望。”

    “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夏子洛哭喊着,一次一次为自己辩驳。

    “请你拿出证据来。难道你要告诉我。我看到的是假的。你没有推颜颜,是她自己故意掉下去的。想要伤害肚子里的孩子。”

    顾南瑾从来没有哪一刻想像现在这样,对夏子洛产生这样的失望感。他总是以为,夏子洛跟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可是这样的事实。让他如何去相信夏子洛。

    夏子洛咬着唇,眸中充斥着无法言说的绝望,她能说什么呢?不管她说什么,顾南瑾大概都不会再相信了吧,是啊,从一开始他就从来没有相信过她。

    她凄然一笑,说道:“顾南瑾,你是不是在想,看,这个女人原本就是这么卑鄙无耻,她可以为了上位,害了夏怡然肚子里的孩子,又怎么不会因为嫉妒舒颜,而伤害舒颜肚子里的孩子呢?”

    “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顾南瑾大力抱起舒颜,转身朝门外走去,他的衣服上,身上全都是舒颜的血,他的心也在滴血,他爱的女人竟然因为嫉妒,就去伤害他想要守护的女人,而他竟然还舍不得让她受伤,这是多可笑的是事情。

    “顾南瑾!”夏子洛猛地高呼一声,一字一句地说道:“顾南瑾,如果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顾南瑾停下脚步,深深地看着夏子洛,她要他怎么相信她呢?依旧是那张脸,却带着截然不同的陌生感觉,他甚至分不清,真正的夏子洛到底是什么样的,率真善良的,仰或是心机深沉的。

    “阿瑾……我好疼啊,我的孩子……孩子……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舒颜窝在顾南瑾的怀里,使劲地揪着他的衣服,嘶声喊道。

    顾南瑾再次朝前走去,没有回答夏子洛的话,可是他冷漠的表情和讥讽的眼神已经将他的态度说的清清楚楚,夏子洛颓然地低下头,随后她用尽全身力气跑到顾南瑾身边,抓着他的袖子。

    她低声道:“顾南瑾,如果我现在跟你说,不管是夏怡然还是舒颜,我都没有推过他们,你愿不愿意信我一次,就这一次,我也只问你这最后一次。”

    “呜呜……我的孩子……阿瑾,我的孩子是不是快没有了,我感觉到了,他一直在挣扎,他在对我说好痛……阿瑾……”舒颜忽然尖叫一声,随后,晕倒在顾南瑾的怀里。

    “舒颜!舒颜!”顾南瑾大吼一声,猛地甩开夏子洛的手冲出小楼里,车子很快就消失在夏子洛的视线里。

    屋子里又恢复的之前的宁静,夏子洛呆呆地望着门口,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像是一尊石化的雕塑一般,许久之后,她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这只手压根就没有碰到舒颜,她比谁都确定。

    “为了陷害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敢拿来做赌注。”夏子洛轻嗤一声,“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夏子洛来到医院的时候,舒颜已经从急救室里送了出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人没事就已经很不错了,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没有保住的,夏子洛听了医生的话,一脸错愕,孩子真的没有保住?

    在走廊上,夏子洛看到了站在那里抽烟的顾南瑾,他周身都汇聚着风暴,一双眸子里透着骇人的冷意,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让夏子洛赶到害怕,她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顾南瑾却已经看到了她,他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每一步,都好像是踏到了她的心头上。

    “夏子洛,你知不知道,舒颜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我的,那是她前夫的,你原本就不需要如此算计的,因为从一开始,那个孩子就不姓顾。”

    原来不是顾南瑾的孩子吗?所以就用来算计她,夏子洛几乎在这一瞬间就捕捉到舒颜这样做的理由,大脑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她自嘲地一笑,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呢,顾南瑾是不会相信她的。

    “是不是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顾南瑾!”心里依旧感到不甘心呢,夏子洛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你要我相信你什么呢?”顾南瑾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夏子洛的脸,她依旧是那样倔强的表情,咬着唇,好像全世界最委屈的人就是她一样,愤怒,在这一刻充斥在脑海里,身体快过大脑的反应,顾南瑾猛地一巴掌挥过去。

    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气里响起,脸颊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夏子洛被打的脑袋一偏,她默默地将脸转回来,抬头凝视着顾南瑾,即使有千言万语,但是这一刻,她却连自己想要说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心里的痛,已经麻木了,就连被顾南瑾打了这么重的一巴掌,她都没有了感觉。

    “顾南瑾,你有没有后悔过娶了我?”夏子洛低声问道。

    后不后悔呢?顾南瑾问自己,可是他却发现,即使是这一刻,他也依旧是爱着夏子洛的,多可悲的事情,他爱上的就是这样一个表里不一心狠手辣的女人,她的委屈她的倔强,全用来掩饰了她的心狠手辣卑鄙无耻。

    “夏子洛,我真的很失望,你失去孩子的时候的难过无助,为什么也要转嫁给别人,那个孩子,它是无辜的,”

    “是啊,孩子是无辜的,我的孩子也是无辜的啊。”我也是无辜的,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

    “所以你失去了孩子,你就要让别人给跟你一样吗?夏子洛,我今天才发现,你是这样的女人。”

    我也是今天才发现,原来我是这样的女人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