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鲜血染红了地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舒颜今天的打扮极美,简简单单的衣服,以为她的搭配。越发承托的她温婉娴静,嘴角带着的浅笑,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明明是一个大肚婆,却美的让夏子洛都自惭形秽。只是随便往那里一站。就像是一道最美丽的风景线。

    夏子洛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地看了舒颜一眼,见钱妈表情僵硬。看看她的脸,又看看舒颜的脸,各种欲言又止。率先开口说道:“钱妈。来者是客,还不去给舒颜小姐倒一杯茶。”

    好一句来者是客,舒颜仰着头。笑眯眯地看看夏子洛。坦白地说。她还挺喜欢夏子洛这种个性的,做为女人。能够做朋友也不错,只可惜。夏子洛是顾南瑾的妻子,他们注定就只能是敌人,她扶着肚子。沿着楼梯一步一步走上去,走了一半,觉得有点费力,就干脆站在那里不走了。

    “夏小姐,好久不见了,没想到还会在这里见到你,看来上次我跟你说的话你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啊。”

    夏子洛当然没有忘记,甚至舒颜说的每一句话,到现在她都记得很清楚,只是,夏子洛想到的却不是这个,顾南瑾让她今天回海湾别墅,到底是有什么事呢?既然明知道她会在他的那些手段下乖乖的回来,为什么又会让舒颜也过来呢?顾南瑾到底想要做什么?

    难道只是想要让她看到他们之间的恩爱和甜蜜吗?夏子洛闭了闭眼,再抬头,已经把所有的情绪都掩饰起来,脸上也带着淡淡的假笑,有时候连夏子洛都觉得奇怪,现在的她甚至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了,学会了掩饰,学会的伪装,学会的跟人争锋相对。

    这样的她是她以前从来都不敢想象的,只是,学会这一切的代价太大了,几乎让她的心支离破碎。

    “舒颜小姐说笑了,做为一个小三,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正宫的面前,直接放狠话,大概不好吧,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的场面不适合让你肚子里的孩子听到。”

    夏子洛看了眼舒颜的肚子,已经怀孕四个域的肚子,微微隆起,她不禁也想要去摸摸自己的小腹,这一刻,跟顾南瑾离婚的决心再次出现,并且越发坚定,或许以前,她会犹豫,会想要妥协,可是今天,看到舒颜的肚子之后,她忽然开始害怕起来。

    顾南瑾爱的是舒颜,那么,对于舒颜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是爱屋及乌,如果他们同时生下了孩子,那她的孩子,还能幸福吗?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吗?童年里那些凄惨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里翻涌着,被夏怡然欺负,被夏雨泽无视,被林苑折磨,那些种种,难道还不能让她吸取教训。

    不管如何,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能够再跟他们纠缠了,也许单亲家庭会让孩子思想敏感,但是起码,他依旧可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夏小姐,我确实该奉劝你一句了,不要随意把小三小三的这句话挂在嘴边上,若不是我当初出国了,这个顾总夫人,说什么都不会轮到你来做。”

    舒颜被夏子洛一口一口小三给激怒了,笑的越发冷厉,“我听说你这个位置还是用计害了夏怡然肚子里的孩子,然后亲手抢来的,啧啧,真是小看了你啊。”

    说着话的时候,舒颜又爬上了楼梯几步,站到了夏子洛的面前,她双手抱在胸前,眼神挑剔地打量着夏子洛,对她那一身打扮直摇头,“私生女就是私生女,就算是穿上了限量版也不会变成凤凰的。”

    夏怡然肚子里的孩子一直都是夏子洛的心病,现在被舒颜说出来,她的脸色越发难看了,陡然冷声道:“舒颜小姐,你一个下堂妻,你确定需要嘲笑我吗?”

    舒颜一时语塞,面色一冷,狠狠地剜了夏子洛一眼,这个夏子洛,真的是跟资料上显示的区别太大了,不要说是性格包子好欺负,压根就是一张毒嘴,跟她仅有的见面两次,舒颜都没有讨到好。

    但舒颜很快又反应了过来,她浅浅一笑,说道:“夏小姐一定不知道,关于我跟杰斯卡利离婚的时候,是阿瑾一手包办的,因为只有我离婚了,他才会有希望。”

    门外忽然传来的熟悉的马达声音,舒颜面上快速的闪过喜色,她再次上前一步,凑到夏子洛面前,笑眯眯地说道:“夏子洛,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赌赌看,在阿瑾的心里,到底我们谁更加重要。”

    夏子洛立刻警惕地盯着舒颜,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这个小贱.人赶紧从阿瑾身边消失,夏子洛,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愿意离开,那么你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舒颜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笑容,衬着那一张跟夏子洛有八分相似的脸,只看得夏子洛毛骨悚然,她才有退后,舒颜忽然伸手朝她的小腹上打过去,夏子洛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行,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舒颜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下意识的,夏子洛轻轻推了舒颜一把,下一秒,她就看到了舒颜那得逞的笑容。

    夏子洛暗叫不好,才要伸手去拉舒颜,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舒颜忽然尖叫一声,倒退两步朝后面的台阶上倒下去,她闭上了眼睛,只觉得小腹的位置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这样的高度,摔下去足以让她摔的流产,不管是角度还是位置都是她提前算好了的。

    刚刚走进屋里的顾南瑾,正好就看到这令人胆寒的一幕,他几乎是用尽的全身力气,一个箭步冲到楼梯旁,想要把舒颜接住,可是到底是距离远了一些,伸出去的手抓了个空,舒颜重重地摔倒在他的脚边上,献血无声无息的在地上蔓延开来。

    “颜颜!”顾南瑾惊呼一声,将舒颜抱入怀里。

    “阿瑾……我好疼……”舒颜虚弱地靠在顾南瑾的怀里。

    顾南瑾陡然抬头看向夏子洛,眸中充斥着冷厉的光,夏子洛的手还保持朝前伸的动作,对上顾南瑾那溢满怒意的双眸,大脑忽然就一片空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