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二章 再次斗法,棋差一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是,我对你更多的却只有感激。”顾南瑾几乎没有犹豫,有些事情总归是要说清楚的。他虽然说的很委婉,但他认为,舒颜这么聪明。一定能够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有感激吗?那爱呢……”有些事情,原本不需要说开的。可是舒颜却依旧在这一刻无法自欺欺人。她甚至希望顾南瑾可以骗骗她,可是顾南瑾却固执地说出了心里的想法,没有直接说。他爱上的夏子洛,已经是对她的照顾。

    “对不起,颜颜。”剩下的话依旧说不出口。顾南瑾淡淡地扫了一眼舒颜。眸中多了几许审视,有些事情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一切他派出去的人已经开始调查了。一旦调查清楚。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舒颜勉强笑了笑。带着苦涩的意味,片刻后。她才开口说道:“阿瑾,我不知道这次回国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我很高兴,在我最难过最悲伤的时候都有你的陪伴,阿瑾。在我所有的未来规划里,都是有你的存在的,所以这一刻,不管你是怎么想的,请你都不要开口。”

    “我害怕听到令我失望的消息,但是我又不想让你为难,所以,至少,在我怀孕这一段期间里,让我先做一段时间的美梦好吗?”

    顾南瑾点点头,眸色幽深,视线在舒颜的脸上扫过,试图在那表情里找到一丝破绽,但很遗憾,那里面什么都没有,缓缓地,他又开口了:“颜颜,SGF公司那边,据说跟你的前夫杰斯卡利有一点合作关系,对于这一点,你知道吗?”

    放在餐桌下的手指剧烈地颤了颤,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舒颜的心陡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不知道顾南瑾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究竟是真的随口问问,还是有心的试探。

    “你说这个啊,我真不太清楚,阿瑾,你知道我的,我对打理公司赚钱什么的,没有一点兴趣的。”舒颜尽量让自己的面色保持平静,淡声说道。

    “想来也是,要不然,你不会不告诉我,那家公司有问题的,你说是不是,颜颜?”顾南瑾盯着舒颜,似笑非笑地说道。

    “当然,阿瑾,要是我早知道跟那家公司合作,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跟他们合作的,公司的事情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愿这次你能化险为夷,等一切都结束了之后,我们再好好谈一谈吧,阿瑾,你说好不好?”舒颜笑问道。

    “当然,我们确实是有好些事情需要好好谈一谈了。”

    白皙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顾南瑾面色平静如水,波澜不惊的眸子里,带着浅淡的笑意,莫名的,却多了几分压抑的感觉,舒颜在那样淡漠的视线注视下,心里越发有些惊慌,她总觉得顾南瑾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但是按理说,顾南瑾不可能察觉到的,她的事情做的那么隐秘。

    “我去下洗手间!”舒颜拿起包包,能够感受到背后那视线,像是具有穿透力一样,直射她的心房,舒颜快步走近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不断的深呼吸,片刻后,才让自己平静下来,若是两个月之前,顾南瑾这么问她的话,她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一点也不会在意。

    可是现在,她却紧张的要命,一旦在乎了,总是会多想的,舒颜看了看镜子里那个满脸是水,狼狈不堪的自己,忽然觉得有一点悲哀,顾南瑾爱她的时候,她以为自己不爱他,当然,有在乎但不及她的野望,等她发现自己已经爱上顾南瑾的时候,顾南瑾心里却多了别人。

    一个原本就是替身的人,既然爱上了,她怎么能允许顾南瑾心里有别人了,黑眸里陡然闪过狠厉的光,手机振动了几下,舒颜接过电话,当听到对方的汇报后,勾起了唇角,好戏就要开场了,夏子洛,接招吧,不管顾南瑾有没有怀疑他,她会让他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些问题的。

    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到海湾别墅,再次走进屋里,夏子洛才发现,她竟然是有些想念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两年了,里面的一切都是她熟悉的。

    钱妈在厨房,听到外面有声音,走出来一看,是夏子洛,面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说道:“少夫人,你可回来了,少爷最近总是叨念着你,知道你回来,他一定很高兴。”

    夏子洛勉强笑了笑,顾南瑾哪里会想她呢?他爱的是舒颜,对于她,大概真的只是替身心情吧,要不然怎么能解释的通,顾南瑾对她时冷时热的态度呢。

    心情似乎回到了刚来海湾别墅的时候那种压抑的感觉,不,或许比那更加难过吧,许多无法言说的绝望和悲伤都在心头环绕着,一开始顾南瑾欺负她,她只是绝对他讨厌,因为她不爱顾南瑾,对于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她又怎么会有多余的情绪。

    来到阳台上,看了眼摆在架子上的两盆四叶草,夏子洛脸色陡然变了变,原本离开的时候,还青翠欲滴的四叶草,此刻竟然萎靡地耷拉在花盆上,像是快要枯萎了一样,夏子洛连忙从架子上把花盆拿下来,又找来东西给花盆浇水,有了水的滋润,四叶草总算又恢复了一点精神来。

    夏子洛松了一口气,将花再次摆在阳台上,“你们呀,真是可怜,我离开后,就没有人理会你们了,放心,晚上要是我离开了,我就把你们带走,以为,你们可是会给我带来好运的四叶草。”

    回到屋里,将身上那廉价的运动装换下来,穿上顾南瑾给她准备的耦合色长裙,又把马尾巴做了一个造型,画了一点淡淡的妆,夏子洛也不清楚自己干嘛这么做,只是,既然要讨好顾南瑾,有求于人就把姿态放低一点吧,今晚,不管顾南瑾说什么,她都会答应他的。

    片刻后,楼下忽然传来钱妈的呼喊声,声音急促迫切,像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一样,夏子洛推开门走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舒颜,夏子洛脸上的笑意僵在唇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