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 我恨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的脚步顿了顿,他回过身去,看了眼将自己缩成一团。朝他嘶吼的夏子洛,心里一软,脚下不受控制的就朝前走了两步。随后立刻又停了下来,目光落到她消瘦的脸上。皱起眉来。“明晚我要在别墅里见到你!”

    “顾南瑾,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夏子洛猛地对着顾南瑾的背影大喝起来。像是疯了一样,声嘶力竭的大喊着,顾南瑾却没有再停留。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一步一步的远去。最终消失在冷寂的夜幕里,夏子洛坐在原地,捂着嘴压抑的哭泣着。

    夏怡然提着时下里最流行的爱马仕包包。跟着几个猪朋狗友刚喝完酒。有些微醉。她一摇三晃地走到车库里,准备去找那辆她心爱的保时捷。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一阵哭声。听着还挺熟悉的。

    夏怡然回头一看,就看到了坐在台阶上哭泣的夏子洛,她打个了酒嗝。嘿嘿一笑,夏子洛不高兴,她是最开心的。

    “哟,这不是我们的顾总夫人,怎么会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里哭,该不会是被抛弃了吧。”

    夏子洛抬头看了眼夏怡然,没有出声,她现在心情很差,真的是没有一点心情去应付夏怡然,何况还是一个醉鬼,她站起来,整理好衣服,转身就要离开,夏怡然却一把拽住了她,喊道:“别走啊,我来了你就走算什么,我可是你姐姐,真没礼貌。”

    “放开!”夏子洛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使劲甩开了夏怡然的手,才走了两步,却听到夏怡然在背后放声大笑的声音,她笑的很疯狂,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可笑的事情一样。

    “夏子洛,你得意了很久是不是?以为顾南瑾开始维护你了,不理会我,你就可以在顾氏总裁夫人的位置上坐稳,真是天真,人家顾总心里可是有人的,怎么样?被当做替身的感觉是不是很好啊?”夏怡然恶意地一笑,满意地看着夏怡然停下的脚步。

    夏子洛豁然转身看向夏怡然,冷冷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夏怡然当然不会告诉夏子洛,她也是才知道没多久,当然,看到夏子洛不开心,她就会很开心,只不过是给夏子洛下了套而已,顾南瑾竟然会为了给夏子洛出气,而折磨她,真是给她灌了一嘴的春、药,扔进了卧室里整整一天一、夜,那时候她几乎都要疯了,甚至以为自己撑不过来。

    从那一刻起,她就下了决心,说什么都要让夏子洛不好过,凭什么她得不到的东西,夏子洛可以得到,一个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她凭什么拥有这些光环呢?

    “当然,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件事情,要不然,我怎么有机会爬上顾南瑾的床,为他生儿育女呢?虽然没有把孩子生下来,但是,阿瑾那个时候对我可是真的很好啊,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对了,阿瑾在床上一直很温柔呢,每一次都让我欲死欲仙,想必妹妹也是这样吧。”

    “爸爸也知道?”夏怡然木然地问道。

    “当然,这些事情,又有那一件不是爸爸参与了的。”

    原来连夏怡然都知道了吗?他们早就知道了,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她呢?看着她被当做替身,陷进去无法自拔是不是他们都很开心呢?夏子洛仰起头,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努力去压抑心里那些几乎又要失去掌控的悲伤,随后,她转身,努力让自己挺直了脊背,慢慢朝前走去。

    夏怡然站在原地,轻嗤一声,打击到夏子洛,她特别开心,哼着小曲坐上车,不知道为什么,却在这一刻想到了高明飞,“明飞,你究竟去了哪里,难道如果你真的在监狱里死去了?”

    夏子洛回到地下室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安然还没有睡,看样子是在等她,见她回来了,就从厨房里端来饭菜,“快吃,我刚热着呢,就等着你回来。”

    夏子洛拿起筷子,勉强吃了两口,又把筷子放下,“我没胃口,就这样吧。”

    “那怎么行?”安然又把筷子塞到夏子洛的手里,“就算没有胃口,你也好歹再吃一点,现在你可不是只有一个人,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呢,你想饿坏我的干儿子啊。”

    夏子洛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伸手在上面摸了摸,心里忽然又充满了力量,安然说的对,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孩子,还有希望,她又怎么能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拿起筷子,夏子洛将那一碗米饭全部吃进肚子里。

    放下筷子,脸上又多了愁容,“安然,我今天见了王涛,他说亦斐的罪很重,若是没有办法找出证据证明他是无辜的,可能要做十几年的牢。”

    安然沉默不语,做为曾经也是富二代的安然,当然知道,盗窃公司机密并且让公司损失几亿是多大的罪名,她想过很多办法,甚至想过要找穆子生帮忙,可是最后,再每一条都被她试过之后,也都是无功而返。

    “几亿的话,判十几年已经是手下留情。”安然叹息一声,“我去找过穆子生了,他不肯帮忙,也不能说不肯,或许是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忙吧,毕竟公司掌握在他妻子手里。”

    “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安然,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救亦斐呢?肖妈妈那里已经快要瞒不住了?”夏子洛捂着脑袋,颓然道。

    “别急,会有办法的,你不要情绪波动过大,这样对胎儿不利。”安然拍了拍夏子洛的肩膀,沉吟片刻后,说道:“要不,我们先给肖亦斐请个律师吧,请律师收集证据为肖亦斐平反。”

    夏子洛眼里闪过一抹惊喜的神色,安然踌躇片刻,却又说:“只是请一个好的律师,需要很多钱,我们手里可能没有那么多钱。”

    “要多少?”夏子洛问。

    “先去一个比较有名的律师事务所,花个十来万,让他们跟进这件事情,起码,亦斐被关在里面也不会受罪,之后,再想别的办法吧,如果能找到更多的钱,请一个常胜将军,说不定亦斐就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