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想离开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不可以多让我依靠一秒,顾南瑾,我很害怕!

    夏子洛在心里呼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她无法承受的地步,以前总以为。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她用自己的努力。去想办法把一切都处理好。最后总是会有办法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可是上天就是看不惯她过的太好,各种各样的麻烦接踵而至。每一次,当她以为自己已经快要获得幸福了,下一秒。那些幸福就会想泡沫一样。悄然碎掉。

    “我只是想要救他,顾南瑾,肖亦斐他还有母亲要照顾。他的母亲年过半百。还在医院里呆着。我只是想要救他,你明白吗?顾南瑾。放过他好不好?”

    夏子洛在眼泪迷蒙中,抬头望着顾南瑾。眼里带着深深的恳求,她希望奇迹可以出现,就好像是刚才一样。在她最绝望的时候,顾南瑾再一次的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样,他答应放过肖亦斐。

    顾南瑾却忽然伸手,大力的推开了夏子洛,他面上露出了骇人的冷意,一瞬不瞬地盯着夏子洛,眸中泛起阵阵令人心悸的光,肖亦斐肖亦斐,她脑海里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可以想了吗?在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她第一个提起的,竟然不是害怕难过,而是要他放过肖亦斐。

    “呵!”顾南瑾勾起唇,露出一个凉薄的笑来,在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眼里看的,嘴里想的,全都是别的男人,当真是一件可悲到极点的事情,以前当他以为自己爱的是舒颜的时候,那时候舒颜不接受他,他觉得失落,但也仅仅就是失落了。

    舒颜结婚的时候,他亲自去送上贺礼,大家都说他真是自己找虐,但是他觉得不一样,心里或许是很遗憾没有跟舒颜在一起,也有颓废过,但在内心最深处,依旧是祝福舒颜的。

    因为他希望舒颜可以幸福,可是面对夏子洛就完全不行了,没有发现爱上她的时候,他对她就充斥着强烈的占有欲。

    只要看到她和别的男人过多的靠近,他内心就会产生极度的愤怒和不安,不管是肖亦斐或者洛城,都像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是现在,他无法容忍在夏子洛的心里,住着别的男人,顾南瑾勾起唇角,笑的讥讽。

    “夏子洛,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你是我法律上的合法妻子,整天为了别的男人奔波,你觉得合适吗?”顾南瑾冷冷地说道。

    胸腔里逐渐由怒意沸腾起来,夏子洛猛地抬头,头一次用漠然的目光冷冷地看着顾南瑾,顾南瑾说这些的时候,不觉得可笑吗?

    他为了他的心上人,为了那个跟她长的一样的叫舒颜的女人,递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将那栋她在心里憧憬了无数次的小楼送给了舒颜,还让舒颜住进了海湾别墅。

    却在这个时候来跟她夏子洛说,你是我的合法妻子,多可笑,他怎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呢?难道他忘记了,是他动的手脚,将肖亦斐关进监狱里,为的就是要逼迫她签离婚协议。

    也许是顾南瑾的眼神太冷漠,也许是因为太疲惫,夏子洛眸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大吼道:“你不是已经给了我离婚协力吗?又何必再说这么可笑的话?”

    顾南瑾听了这话,面色越发冷锐,周身都汇聚着滔天的怒火,犹如席卷而来的风暴一样,顷刻间就要爆发,他凝视着面前这张熟悉的俏脸,忽然伸出手。

    夏子洛以为顾南瑾是想要打她,连忙闭上了眼睛,预料中的疼痛感并没有出现,他伸出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很温柔,像是在抚摸着心爱的人一样,可是夏子洛却再也不会被这样的温度所欺骗。

    她高高扬起头,倔强地看着他,却也想要在他那幽深如夜空的眸子里看出几分别样的情愫来。

    可惜,让她失望的时候,那双眼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无尽的冷漠充斥在里面,汇聚的漩涡,几乎要把她吞噬,夏子洛心里却也泛起了凄凉的神色,原本以为不会痛,可是看到这样冷漠的顾南瑾,依旧会觉得痛彻心扉,难以自持。

    “就这么想要离开我吗?夏子洛!”顾南瑾喃喃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在问夏子洛,还是在自言自语。

    夏子洛听到了顾南瑾的话,有些诧异,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自嘲,她是替身嘛,正主都回来了,她这个替身还留下做什么呢?

    她不是神,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人,无法做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相爱,而自己却在一边看着,尤其是,那个女人她长着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我的去留难道不是由你决定的吗?顾总!”夏子洛故意加重了后面那两个字,顾南瑾也听的很清楚,夏子洛平时总是喊他全名或者是南瑾两个字,只有在很愤怒先要跟他划清界限的时候才会这么喊。

    这个女人心里原本爱的不就是肖亦斐吗?为了肖亦斐连原则都已经可以不要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她当真把他们之间的一切从来都没有放在心里过,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永远都只有肖亦斐一个人,可是他由怎么能够甘心,既然他动心了,由怎么能够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纠结。

    成全夏子洛和别人,这个想法他连想都不会想,夏子洛必须是他的女人,他的妻子。

    “既然你这么清楚自己的定位,那么,很好,乖乖回到海湾别墅,明天晚上我回去要是见不到你,你就别怪我不客气?”顾南瑾双手插在兜里,转身走近夜幕里。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顾南瑾,欺负我你就这么痛快是不是?如果你是为了替当初你那个死去的孩子报仇,看在我也为你流掉一个孩子的份上,是不是已经够了?顾南瑾!”

    夏子洛竭嘶底里的大喊一声,无法抑制的怒火在胸腔里不断的蔓延开来,一年多了,难道还不足以让他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