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三就是小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舒颜小姐何必装蒜,你来找我,难道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夏子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也显得优雅一些。面对舒颜,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输了气势。

    舒颜听了这话,唇角勾起一道恶意的弧度。笑道:“夏小姐,真是很抱歉。阿瑾就是那么个臭脾气。昨晚我已经努力过想要让他帮你了,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对于不在意的人,他向来都是这么冷血呢。”

    这句话成功的让夏子洛面色一白,她使劲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面色入场。随后,冷冷地看了舒颜一眼,说道:“舒颜小姐如果是来炫耀的话。那么很抱歉。我没有空在这里陪你过家家。再见。”

    “面对情敌,就这么落荒而逃。真的好吗?”舒颜走上前,拦住了夏子洛的去路。夏子洛连忙退后一步,舒颜距离她太近了,她的手几乎都已经碰到了舒颜的肚子。

    “情敌?”夏子洛轻蔑地一笑。哪里有情敌这个说法呢,只是看脸,就可以知道,顾南瑾心里到底有多爱舒颜了,“舒颜小姐,那你现在得意够了吗?”

    “忙是想要去调查你前男友进监狱的事情吧。”舒颜眼看夏子洛转身欲走,不咸不淡地说出了这句话,成功地让夏子洛停住了脚步。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夏子洛沉声问道。

    “夏小姐天天往包罗公司跑,想不知道都难啊,你为什么不去找包罗公司的负责人问问了,那些小角色,哪里会知道这些?”舒颜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指,刚刚做好的指甲,在阳光下,闪烁着漂亮的色泽。

    夏子洛当然知道应该去找那个负责人总经理,可是她心里一直很犹豫,以前就已经把那个经理给得罪了,现在再去找人,会有效果吗?

    “我的事情不劳舒颜小姐费心!”谁知道舒颜心里在算计什么,这个女人,即使跟她长着一张相似的脸,但是看到她的时候,夏子洛心里却涌现出了强烈的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这让夏子洛立刻就想要。

    “这到也是,不过,我来这里是有一句忠告想要告诉夏小姐的,还希望夏小姐给我记牢了。”

    明明依旧带着温婉的笑,可是舒颜的话里却溢满的冷锐,带着威胁的意味,要是顾南瑾在这里看到了,定会惊讶万分,原来舒颜也可以有这么冷厉的时候。

    “呵!舒颜小姐有什么忠告,我倒是很想听一听呢?”夏子洛冷冷地问道,输人不输阵,以前那么懦弱的夏子洛,竟然在这个时候,学会的争锋相对,她该夸奖一句,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吗?

    “我和阿瑾十几岁的时候就认识了,虽然家世上不能说是旗鼓相当,但我也是在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继承人,在公司的事情上,绝对可以给阿瑾重大的帮助,而不像你一个私生女,什么都没有,智慧拖后腿不说,还会让阿瑾成为别人的笑柄。”

    “在私事上,阿瑾心悦于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也爱着阿瑾,我们在一起原本就是天作之合,所以,夏小姐。”

    舒颜顿了顿,随后轻蔑地看着夏子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出现在我和阿瑾面前,也不要妄想用你这一张跟我相似的脸,来勾、引阿瑾,你明白吗?”

    愤怒在胸腔里不断汇聚着,一点一点,当舒颜说出这句话之后,夏子洛终于忍不住反驳了,她冷冷一笑,说道:“舒颜小姐既然这么有自信,干嘛还来找我,你直接让顾南瑾把离婚协议给我不就好了,还是说,你怕顾南瑾不跟我离婚,被人冠上了小三之名。”

    舒颜面色变了变,使手段得到的东西,心里终究还是会心虚的,何况这手段还没有完全成功,她眯起眼睛,淡淡地扫了夏子洛一眼,倒是小瞧了这个女人,她竟然一针见血的就将自己的问题指出来。

    “阿瑾这么爱我,又怎么可能不跟你离婚,夏子洛,我一直没有来找你,是希望你识趣的自己离开,既然阿瑾不爱你,你又何必再缠着他,阿瑾向来对跟过他的女人比较心软,不忍做出过分的事情,你难道真要等他把你撵走才死心吗?”

    夏子洛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不欲跟舒颜再纠缠,淡声道:“舒颜小姐,我想你一定是弄错了一件事情,我跟顾南瑾之间的婚姻,主导权从来都不在我,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要小三上位,那么,只要你跟顾南瑾撒个娇,我想他那么爱你,一定会答应你的。”

    见舒颜面色一变,有发怒的迹象,她漫不经心地说道:“先别生气,你要是以为你是真爱不能算小三也是说的过去的,反正顾南瑾是爱你的不是吗?快点跟顾南瑾要离婚协议吧,我谢谢你全家呢。”

    说完这句话,夏子洛高傲地扬扬下巴,双手插在兜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那背影那气势,像极了顾南瑾在生气的时候的模样。

    舒颜面色惨白,原本是她找夏子洛的麻烦,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她被夏子洛说的哑口无言,资料上不是说没脾气的包子女吗?那些手下是干什么吃的。

    舒颜怒火中烧,对着夏子洛的背影大吼一声:“夏子洛,你得意什么?你不过是个替身而已,再不离开顾南瑾,会有比昨晚更惨的下场等着你。”

    夏子洛停下脚步,片刻后又继续朝前走,跟舒颜说那么多做什么了?就算吵架赢了她也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因为,再怎么瞎掰,她才是那个最大的失败者啊,就算没有被痛打,也是落水狗一只,可悲到极点。

    走到站台的时候,夏子洛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肖妈妈的电话,夏子洛踌躇片刻,不知道该不该接,但不接的话,万一肖妈妈自己跑到江城来,会更加麻烦,夏子洛组织了一下语言,确定不会说漏嘴,才接过电话。

    “小洛啊,肖妈妈最近接到一个电话,说是亦斐被人抓到监狱里去了,这事你知道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