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二十章 替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的倔强,夏子洛的利落转身,都让顾南瑾心里恨的牙痒痒。一次又一次,夏子洛护着洛城,护着肖亦斐。让顾南瑾心里对她的不满不断积累到现在,明明在看到夏子洛难过的样子。顾南瑾就想要开口阻止了。

    可是。他偏偏没有开口,夏子洛的倔强和锐气,是他欣赏的。偏偏也是最气愤的,他希望夏子洛可以在这一刻,开口喊他的名字。请求他帮忙。

    夏子洛终于将视线转回去。此刻她早已经泪流满面,只觉得心里的那些难过和发现自己是舒颜替身的难堪,竟然比即将要跪下来甩自己一百耳光还要难受。

    “小洛……快走!”意识稍微回笼的安然。朝夏子洛喊了一句。

    “还不快跪下!”苏维晟厉声呵斥道。两名保镖立刻就朝安然走过去。作势要把她拖过去。

    “不要!”夏子洛尖叫着,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没有人可以形容她这一刻心里的凄凉和难受,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好像被一寸一寸的碾碎,最终在心里消失了。

    舒颜窝在顾南瑾的怀里,眼底闪烁着疯狂的笑意。她就知道,她这一步棋走对了,阿瑾对自己在意的东西,有着超乎想象的占有.欲,偏偏他还没有察觉到,夏子洛对他的重要性。

    “这个姑娘看着和有好像还有点相似呢?”舒颜翘起了唇角,轻轻晃了晃顾南瑾的胳膊,“阿瑾,这个姑娘看着怪可怜的,看在她跟我长的相似的份上,你帮帮她吧,反正阿晟只是喝醉酒了在撒酒疯而已,不会真的在意的。”

    “人在没有实力的时候,就不该有如此的傲骨和倔强。”顾南瑾面不改色地捧着红酒,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里的酒,只是,他的手指在夏子洛跪下的时候,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夏子洛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忽然伸手,使劲地朝自己脸上扇过去,顾南瑾这话是想要告诉她什么呢?她已经无力去思考,心脏的疼痛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麻木起来,看,她早上才扇了顾南瑾一巴掌,晚上就要当着顾南瑾的面扇自己一百个耳光,这可真是报应啊。

    “一下,两下……”她机械地数着数字,每打一下就自己报一下数字,没有一次是假装的,脸上的那些疼痛,又哪里比得上心里的痛苦呢?

    顾南瑾在这一刻忽然捂着脸放肆的大笑起来,那笑容透着癫狂,却渗人的慌,让人心悸,他猛地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上去,使劲地阻止了夏子洛正在挥动的手腕,力气大的,几乎要把那纤细的手腕给捏碎。

    依靠他就那么难吗?

    开口跟他服个软就那么困难吗?

    所以,宁愿跪在地上,甩自己一百个耳光,也要假装不认识他!顾南瑾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给掐死,她到底在坚持些什么?难道他们之间相处的这一年多都是假的,她比他如蛇蝎!

    这个认知让顾南瑾的心里忽然有些抽疼,他没有心思去分辨这些感觉到底是什么,只是转头,对苏维晟说:“算了吧,就像是舒颜说的,看在他们长的很像的份上。”

    “只是相似你就要这么维护!”苏维晟轻哼一声,翻身斜靠在沙发上,不悦地说道:“行了,阿瑾都开口了,我能不放吗?”说罢朝那两个黑衣大汉摆摆手,两人立刻退到包厢的角落里。

    “多谢顾总的大恩大德!”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夏子洛低着头,没有去看顾南瑾一眼,生怕只要再多看一眼,她就会忍不住质问他,是不是真的把她当做替身了,可是,她又凭什么去问呢?

    夏子洛使劲地想要从顾南瑾手里把自己的手腕拽回来,可是顾南瑾抓的很用力,钻心的疼痛感从手腕的位置传来,她低着头,盯着顾南瑾的脚尖,他今天穿的鞋是她给他买的,意大利手工定制的,擦了很亮。

    在这灯红酒绿的包厢里,倒映着她狼狈的脸,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她一脸的泪水,像是街边的小丑一样,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顾总还有什么事吗?”夏子洛一字一句地问道。

    问什么呢?问她是不是就那么讨厌他,所以连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愿意请他帮忙,还是问她到底还记不记得,她是他妻子的这件事情,顾南瑾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松开了夏子洛的手腕。

    “擦擦吧!”舒颜一手撑着腰,挺着肚子走到顾南瑾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随后亲昵的从顾南瑾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方手绢递给夏子洛,温婉地一笑,说道:“擦擦吧!”

    夏子洛抬起头,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快速地看了眼舒颜,尽管怀孕了,她也依旧明艳动人,温婉娴静的气质,宛如古代江南水乡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一般,在这嘈杂的包厢里,犹如一道别样的风景线。

    看,这就是舒颜,顾南瑾最心爱的女人。

    夏子洛没有去接那手绢,只是问道:“我和我的朋友可以走了吗?”

    “当然可以!”舒颜见夏子洛没有接过手绢,也不坚持,眼里带着神采飞扬的笑容,朝夏子洛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夏子洛扶着椅子站起来,大脑却忽然一片空白,眼前一黑,她身子一歪就朝地上倒过去,顾南瑾连忙伸出手,大力将她拽了回来,靠在熟悉的怀抱里,鼻尖嗅着那熟悉的古龙水的味道,却再也没有一点安心可靠的感觉,胸腔里充斥的都只有悲伤和绝望。

    “你没事吧?”

    夏子洛听到顾南瑾那担忧的话语,脸上竟然露出了几许轻蔑的笑容来,这个时候他在担心她吗?可是她被他的朋友欺凌的时候,他在哪里呢?对了,他在一边,搂着他心爱的女人看着呢,所以,这样虚假的关心,是因为她这张脸吗?

    有生以来,头一次夏子洛这么恨这张脸,就因为这张脸跟夏怡然相似,她就要做夏怡然的替身给她替考,将所有的荣誉送给夏怡然。

    就因为她的脸跟舒颜相似,所以她就要给舒颜做替身,成就顾南瑾心中的爱情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