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九章 震惊,原来她是替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包厢里乱七八糟的,啤酒瓶扔了一地,有一个穿着兔女郎衣服的女人正被人按在地上甩耳光。看来是得罪了苏维晟,这种事情顾南瑾也没有在意,他扶着舒颜坐在沙发上。反而是舒颜好奇地问:“怎么了阿晟,干嘛发这么大火啊?”

    “妈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给她五百万买一、夜竟然甩了我两耳光,我苏大少看上的女人。是她的福气,真他妈的拿乔,各个都想做路小佳啊。要不是看在几年的情分。就冲路小佳给我带绿帽子找别人结婚这事,我早就弄死了她。”

    苏维晟半闭着眼,目光不善地看了看舒颜。以前他就看舒颜不顺眼。现在舒颜回来了。把顾南瑾迷了为了他公司都出问题了,苏维晟觉得。这根本就是个祸害,醉眼惺忪间。苏维晟说话一点顾忌都没有。

    舒颜面色变了变,苏维晟一直看她不顺眼,甚至不让路小佳跟她深交。这也是为什么路小佳跟她的关系这么好的原因,因为路小佳是那种你越不让她做什么,她就越想要去做的女人。

    “阿晟,你喝醉了!”顾南瑾皱起眉,苏维晟醉成这样,今晚这正事怕是谈不成了。

    “切,谁说我醉了,快给我倒酒,顺便赏给这个贱.人一瓶!”苏维晟一拍桌子,立刻就有两个漂亮的美女上前,递给他满满一杯红酒,而那两个架着安然的保镖则拿出一瓶酒,不管黯然的挣扎使劲朝她的嘴里灌。

    “放开我……你们唔……咳咳……”

    昏暗的灯光,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顾南瑾却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他正待走过去看看,包厢的门忽然被人大力推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夏子洛。

    夏子洛一走进包厢,就看到正在被人灌酒的安然,她猛地扑过去,大吼道:“住手,你们想要干什么?快放开她。”

    酒瓶落到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夏子洛一把将安然抱在怀里,见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脸上还满是巴掌印,目光一凛,抬头,狠狠地瞪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怒道:“你这个人渣,欺负女人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嗝!”苏维晟又喝了一杯酒,已经醉的有点不省人事了,看面前的人都看不清楚,只觉得这个正在挑衅他的女人长的就好像是舒颜一样,越发让他生气,“啧啧,这是哪里来的小野猫,居然敢对我出言不逊。”

    做为黑道太子,苏维晟身上自有一股寻常人没有的血煞之气,他只是淡淡地扫了夏子洛一眼,却让夏子洛如坠冰窟一样,她瑟缩了下,视线看了眼站在身边的两个黑衣大汉,陡然发现他们腰间鼓囊囊的,分明就是带着枪。

    安然倒是是怎么招惹到这种人的,夏子洛吓的手足无措,她强忍着心里的害怕,哀求道:“这位先生,我不知道安然是怎么得罪你的,我们只是普通的小市民,请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们好不好?”

    “原谅你们,你身边那个女人居然打了我两个巴掌,我这巴掌,是好打的吗?”苏维晟扬了扬下巴,冷冷地盯着夏子洛,顾南瑾结婚的时候他有事没有参加,这之后他也没有见过夏子洛,偏偏今晚不管是蔡旭还是百里丞风都不在,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巧合。

    “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们不对,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夏子洛紧紧地抱着安然,生怕手一松,安然就被这些人抓走了。

    “好,本少爷喜欢讲义气的人,女人也一样,原本本少爷今晚说什么都要睡了她,看在她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的份上,你跪在地上打自己一百耳光我就放过你们,记住了,是一百耳光,少一下的话,这个女人就赏给你面前的两位大哥了。”

    “一百耳光!”夏子洛声音一颤。

    “不打可以,把你身边这个女人留下就好。”苏维晟冷声道。

    夏子洛明白苏维晟说的不是假话,如果她不照做的话安然的命运一定会变成这样,她转头,将安然放在一边的地上,尽管心里害怕的要命,却任然硬着头皮问道:“先生,这样你真的会放我们走对吗?”

    “再叽叽歪歪的,本少爷就把你给睡了!”

    苏维晟将面前的酒杯扔过去,夏子洛不敢躲,怕又让苏维晟生气,只能闭着眼睛承受,高脚杯砸在额头上,疼的她险些尖叫出声,不经意间的侧过头去,当看到和舒颜坐在角落里的顾南瑾的时候,夏子洛忽然就呆住了,面色一分一分的白了下去。

    安然是顾氏的员工,于情于理顾南瑾也不该看着她被人这么欺负的,可是他人明明在,竟然就这样袖手旁观,甚至看到她被人欺负,也无动于衷,心脏再次揪起来,疼痛难忍,她浑身颤抖,使劲的捂着心脏的位置。

    当她以为这已经是很绝望的事情的时候,更加令她绝望的事情也发生了,夏子洛的目光落在小腹隆起的舒颜身上,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舒颜,当看到那跟自己有八分相似的脸时,所有不解的谜题仿佛都被解开了一样。

    浑身的血液在这一刻也像是凝结了,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夏子洛甚至觉得呼吸都是困难的,手指不可自已的颤抖起来,原来她跟舒颜长的这么像,比夏怡然还要像,所以,这才是顾南瑾娶她的最主要原因吗?

    难怪那一年,顾南瑾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表情会那么奇怪。

    原来,她只是一个替身啊,她纠结了那么久,憧憬过绝望过,却依旧在心底深处保留着期待的爱情,竟然不过是一个可悲的笑话。

    因为她只是替身啊,正主现在就坐在顾南瑾的怀里,怀着他们的孩子,脸上带着甜蜜的微笑,淡淡地看着她,没有一丝别样的表,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眼里迅速凝聚起大颗大颗的泪水,没有哪一刻夏子洛是这样的绝望。

    求我啊,只要你开口,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开口,顾南瑾在心里大喊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