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六章 跪在地上求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表哥?”顾南瑾唇角噙着一抹讥讽的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看顾恺之。

    “你大伯父当初是为了救我而死的,向楠是你大伯父的儿子。你就不能看在那救命之恩的份上,不要做了那么绝那?我们顾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人。”

    顾恺之被顾南瑾那眼神看的心头一颤,只觉得自己所有的秘密好像都被顾南瑾看透了一样。恼羞成怒地大吼着。

    “心狠手辣?抱歉啊,这一点我远远比不上你的大侄子。爸爸既然一定要这么做。那就不要怪儿子我手段狠辣了。”顾南瑾不再跟顾恺之废话,长长的走廊上,有从窗外折射而来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顾南瑾的心情却在这一刻沉重到了极点,论心狠手辣他哪里比得上顾向楠。当年他对顾向楠有多信任。现在他对顾向楠就有多怨恨,在他最信任顾向楠的时候,他下套算计他。险些让他受到那样的侮辱。

    差一点他就命丧黄泉的时候。他发誓。绝对不会让顾向楠得逞,顾向楠要公司。他就把公司紧紧抓在手里,顾向楠想要在江城站稳脚。他就把顾向楠在江城的势力全部都毁灭,让顾向楠惧怕着他,甚至不敢回江城。只能背井离乡。

    沿着走廊走到尽头,透过玻璃凝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顾南瑾发觉自己有些想念夏子洛了,自从他一时冲动拿出离婚协议之后,夏子洛就再也没有回过海湾别墅,甚至还带走了几件她长穿的衣服,似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早早的摆脱他。

    顾南瑾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情的女人,相处一年多,连他顾南瑾这样冷漠的人都会为这个女人而牵肠挂肚,她却可以走的这么洒脱。

    回到办公室的门,顾南瑾拿出手机,翻开夏子洛的电话,踌躇片刻,又把手机扔回去,既然那个女人这么绝情,他为什么还要送上门找虐呢?

    随意翻了翻手机,上面全都是舒颜的未接电话和短信,有担忧的,有邀请他出去吃饭的,以前看到这些短信的时候,心里会很开心,可是现在,他心里却毫无波动。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重重地推开,夏子洛站在门口,喘着粗气,顾南瑾眸中快速地划过一抹惊喜之色,但很快就消失在讳莫如深的黑眸里,开口,就刻薄地说道:“怎么会忽然想要来找我?就不怕你的姘头生气。”

    “顾南瑾!”夏子洛大吼一声,猛地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抬起手,狠狠地就甩了顾南瑾一巴掌,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力气大的,打的顾南瑾脑袋一偏。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南瑾,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因为我跟肖亦斐认识,所以,你就要打压他是不是?”

    说着,夏子洛再次抬起了手,朝顾南瑾打过去,这一次,她的手腕被顾南瑾狠狠的攥住,一个危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子洛,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让你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声音让夏子洛浑身一抖,这是顾南瑾非常生气,濒临爆发的声音,若是平时,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夏子洛都不会再跟顾南瑾叫板,可是现在,肖亦斐还在监牢里,她怎么能不管不顾。

    “顾南瑾,你不就是想要逼我主动找你签离婚协议吗?现在我来了,有什么条件你都可以开出来,我签就是了,我签还不行吗?你用得着把使手段把肖亦斐送到监牢里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顾南瑾眸中陡然迸发出狠厉的冷光,她来找他就是为了签订离婚协议的?

    “肖亦斐被关进监牢里了?”顾南瑾轻嗤一声:“刚找到的下家,现在不能用了,你很担心吧。”

    “你不用装蒜,我知道是你。”夏子洛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也许是因为在顾南瑾身上感受到过在最绝望时的曙光,在她的心里,总是以为顾南瑾是不一样的,可是现实真的好残酷,顾南瑾竟然也会用这种手段来逼迫她。

    顾南瑾面色变了变,随即,更多的愤怒涌上心头,夏子洛竟然怀疑肖亦斐被人关进牢里是他做的,理智在这一刻几乎要被燃烧已尽,这个女人第一时间竟然就怀疑到他的头上来,他原本还复杂的情绪在这一刻消失,只剩下冷厉的火光,冷冷地说道:“敢动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这是他自找的。”

    “可是你明明知道,他是无辜的,我们是被人算计,才会出了那种意外的,你明明知道。”夏子洛眼里凝聚起泪水来,一直以来对肖亦斐她都很抱歉,肖亦斐在江城发展的时候,夏雨泽打压他。

    肖亦斐离开了,发展的好好的,事业也有了起色,只是偶遇他而已,就再次遭受了牢狱之灾,她就好像是肖亦斐的灾星一样。

    “顾南瑾,你这么逼迫我,不就是想要拿到离婚协议,好跟舒颜双宿双飞吗?我现在就签,你放了肖亦斐吧,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你何必跟他为难。”夏子洛轻叹一声,哀求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顾南瑾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他勾起了唇角,眸中带着凉薄的笑,说道:“如果我说不呢,现在我又后悔了,不想签离婚协议了,夏子洛,你这辈子就只能做我的女人,至于肖亦斐,让他在牢里好好反应吧。”

    夏子洛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那熟悉的面孔上,露出了残忍笑容,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她认识的顾南瑾,他怎么能这么对她呢?他怎么能这么狠毒呢?眼泪悄息无声的滑落,惨白的小脸上,溢满了悲伤。

    不能哭,夏子洛,你不能这么软弱,你还要救肖亦斐的,夏子洛使劲地擦了擦眼泪,一字一句地问道:“顾南瑾,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肖亦斐?”

    “说不定,你跪下来求我我就可以放过他了。”顾南瑾轻嗤道,下一秒,却因为夏子洛的动作,脸上的表情越发难看。

    夏子洛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顾总,我求求你,放过肖亦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