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总,现在公司已经因为跟美国那边的合作,造成了很大的动荡。现在,我们需要你如实告诉我们,你签订的十亿投资款到底是投资了什么项目?你必须给公司一个交代!”

    因为公司的动荡。董事会的人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三天一次小会。五天一次大会。各种争论不休,就差直接把顾南瑾给撵下台了,若不是顾南瑾在公司一直以来都做的很好。就这一次出现了状况,早就已经被踢下台。

    “十亿,并不是小数目。你若有什么事。那个三两千万去用,做为叔伯,我们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但是这十亿。却牵扯到公司的流动资金的问题上。顾总,你总是推脱不说。是什么意思?”

    “没错,公司可不是你们顾家一个人的。我们这些股东虽然占的股份小,那就不是钱了吗?”

    面对董事会的人各种咄咄逼人喋喋不休,顾南瑾一脸淡然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幽深的眸子里透着冷光,像是在看笑话一样,又不是破产了,一个两个的,就开始着急,平时拿钱的时候,可都是很开心的。

    见顾南瑾不说话,这些董事们不愿意了,大胡子那位推开椅子站起来,喝道:“董事长,你是公司的前执行总裁,难道这次的事情,你就没有一个说法吗?我们必须要一个交代,否则的话,我们就以挪用公司公款的罪名将顾总告上法庭,到时候你们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顾南瑾目光一凛,一双深邃的眸子里爆发出骇人的冷意,薄唇轻启,透着危险的冷意,令人心悸,被他目光扫过的人,不由自主的都移开了视线。

    “张董事,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张董事吞了吞口水,被顾南瑾那冷锐的目光看的心惊胆战,但为了利益,他又强自站稳,冷冷地说道:“顾总说笑了,我可不是在威胁你,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随意挪用公司财产,可是要坐牢的,顾总你当真就不给我们一个交代。”

    “没做,按照法律,我们可以告你,顾南瑾,就算顾氏企业现在姓顾,他也有我们的一份子。”

    “不给个交代,你们就等着法院的传票。”

    因为张董事的带头煽动,所有的股东,除了几个一直支持顾南瑾,是他派系的人尚且还在犹豫之中,其他的人都叫嚣着,一定要顾南瑾今天就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当初顾南瑾拿走那一笔十亿的流动资金的时候。

    确实只是随便弄了一个名头,这也算是一个把柄,原本他做为顾氏的总裁,顾家又是最大的股东,就算挪用了,年底查账的时候补回去就好,谁都不会在意,可是这一次恰好因为这十亿造成了公司重大的危机,被这些人逮住了把柄,自然不肯轻易的放过顾南瑾。

    “顾氏的股东,联名把顾氏的执行总裁告上法庭,这个消息想来一定跟可以上明天的头板头条,着实是有趣得紧啊。”顾南瑾一只手放在椅子扶手上,轻轻的敲击着,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笑的渗人。

    “顾总既然觉得这是一个笑话,就该把事情给我们解释清楚,如今顾氏风雨飘摇,看来顾总这个总裁做的并不称职,我看还是重新选执行总裁的好。”张董事说到。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这才是这场事故的最后目标吧,顾南瑾似笑非笑地侧头,看了顾恺之一眼,笑道:“爸爸的意思呢?你是不是也是这么认为的?”

    “既然是公司各位董事的一并决定,爸爸也应该支持,阿瑾,你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该承担,而不是想要推卸责任。”顾恺之无视顾南瑾眼里的讥讽,儒雅的面上一派严肃,话里带着意味深长。

    “看来爸爸是想要重新掌权了,做为一个孝顺的儿子,我又怎么能够不给爸爸一个机会了,既然这样,我看不如重新来一次顾氏的执行总裁选举吧,让所有的股东都参与,当然,你们有更好的选择也是可以的。”

    顾南瑾站起来,双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次的选举定在一个月之后,到时候,所有的事情我都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至于最后你们能不能把我以挪用公款罪告进监狱里,那就要看各位叔伯的本事了!”

    “既然贤侄都这么肯定了,那我们就多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们不希望看到一个支离破碎的顾氏。”张董事见顾南瑾这么说,回头看了顾恺之一眼,后者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他又接着说下去,“顾总,你还是太年轻气盛了,有时候,莫要太过盛气凌人了。”

    “多谢张伯伯教导,阿瑾受教了。”顾南瑾直直地盯着他,脸上的笑容像是带着冰渣子一样,朝张董事扑过去,看的张董事心惊肉跳,他连忙跟着其他的董事一起走出会议室,待出门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长呼一口气。

    这父子打架,怎么他们外人反而跟着遭殃!

    一阵风回来,将会议室的门带上,屋子里彻底的安静下来,顾南瑾点起一支烟,轻轻吸了一口,有橙红色的烟火就在他的双唇上不断的闪烁着,明明只是在正常不过的动作了,却无端的透着压迫人心的感觉。

    饶是顾恺之也觉得有些压抑,他轻叹一声,说道:“阿瑾,你这次真的做过了,随意从公账中拿出十亿,这样的事情我也保不住你。”

    顾南瑾将刚烟头在烟灰缸里弹了一下,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每一根手指都好像是艺术家精雕细琢的一样,堪比最好的手模,他再次吸了一口烟,袅袅烟雾将他那眼底一闪而逝的悲伤给淹没。

    片刻后,顾南瑾终于开口说话了,“爸爸竟然说动张董事煽动大家一起逼我下台,看来爸爸已经有好的总裁人选了吧,那我就祝愿爸爸心想事成。”

    说吧,顾南瑾将烟头按灭,转身走出办公室,顾恺之却叫住了他,“阿瑾,爸爸只是想要把阿楠该得的那一份还给他而已,那是你表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