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为什么要这么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闭了闭眼,反正顾南瑾只要看到她和男人在一起,就会怀疑他们之间又什么。她又有什么好解释的呢,再次睁开眼睛,她已经恢复了平静。放下手机,她走过去。坐在餐桌前。

    炉子上正煮着火锅。冒着香气,肖亦婓见夏子洛的脸色不太好就问道:“谁打来的电话?”

    夏子洛浅浅一笑,说道:“夏怡然。好了,不要提煞风景的人,今天是圣诞节。我们要好好过一个快乐的节日。”

    肖亦婓也就没有多问。反而是安然,第一时间就猜出来了,电话是顾南瑾打过来的。若是夏怡然的电话。夏子洛又怎么会那么伤心呢。

    肖亦婓的业务做的很好。被总公司那边安排过来做一个项目,时间线拉的长。他并不知道夏子洛和顾南瑾之间的事情,见今天是圣诞节。就特意买了菜要过来庆祝,夏子洛看看肖亦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有点不安来。

    晚上,安然问夏子洛,她跟顾南瑾之间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子洛想了很久,才回答道:“你问我,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了,之前顾南瑾迫切的想要跟我离婚,还说只给我一周的时间,可是等一周的最后一天,那份协议却被他撕成了碎片。”

    “小洛,要不,咱们去美国吧,虽然顾氏现在风雨飘摇,但是OC建筑设计大赛并不是只有顾氏一家赞助,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到时候,不管我们谁是冠军,我们都能拿到一份来自麻省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到时候,我们去国外发展,你说好不好?”

    这是安然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不管是对他们之间的谁都好,去一个新的地方,有一个新的开始。

    “安然小姐,你就这么确定冠军会在我们俩人之间产生?”夏子洛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对我自己是不确定啊,但是我对你有信心,只要想到夏怡然身上的那些光环,我就能感受到你的能力,所以,小洛啊,为了咱们姐妹俩的幸福,你可要努力。”安然郑重地说道。

    “努力个屁啊,设计图都交了,你难道让我今晚去把设计图偷出来,再改一遍,就算真偷出来,我也改不出更好的。”夏子洛难得爆粗口。

    “我的小洛啊,你就不能对自己的设计图有点信心,这么消极是不好的行为。”安然把手放在夏子洛的小腹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我家干儿子还等着我们宣传正能量呢。”

    “好吧,我觉得我的这张设计图不但能获得OC建筑设计大赛的冠军,并且能杀出华国走向世界,而我本人也能当上CEO赢取高富帅,登上人生的巅峰,这么想想,我还有点小激动呢。”

    “……睡觉!”安然翻了个身。

    “睡吧!”

    这是顾南瑾跟夏子洛闹离婚之后的第十五天,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间就过了半个月,有时候夏子洛回想起半个月前,她跟顾南瑾之间的幸福生活,甚至会觉得那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及的美梦。

    夏子洛在街头散步的生活,走着走着忽然就看到了大屏幕上出现了顾南瑾的身影,他看起来有些憔悴,正在召开记者发布会,即使是在这样不利的条件下,他依旧高高在上,与生俱来的高贵和优雅是刻在骨子里的。

    面对记者的各种犀利问话,他用平静而低沉的声音,冷静地说道:“顾氏是不会易主的,而我,将会领导顾氏,走向更加繁华的未来。”

    夏子洛一时间看的竟然移不开眼,这样光芒四射的顾南瑾,又有几个男人不会爱上呢?她笑着摇摇头,心里对顾南瑾担心,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只是在内心深处,依旧无法割舍。

    安然问过她,为什么不去找顾南瑾解除婚姻,既然一段婚姻都已经走到这个份上,小三登堂入室,又何必坚持,她不是因为不舍而不愿意去,只是不想在他风雨飘摇的日子里去打扰他,给他增添烦恼罢了。

    坐在花坛下,夏子洛半闭着眼晒太阳,忽然接到安然的电话,她在那头大喊道:“小洛,肖亦婓被人送到警局里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夏子洛手里的手机滑落在地上。

    要去警局探望肖亦婓并不容易,夏子洛和安然在警局门口找了很多人,想了很多办法,才见到肖亦婓,他被关在临时的禁闭室里,看起来精神头不太好,明显是被人殴打过,夏子洛看到,满脸担忧。

    肖亦婓刚才出院没有多久,现在又被人殴打,人容易造成二次受伤,要是落下什么病根就麻烦了。

    “亦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们,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帮你的?”夏子洛焦急地说道。

    “我不知道,原本这项业务做的很好,上峰也很器重我,可是今天,那项业务忽然被别人抢走了,公司将我以泄露公司机密的罪名送到了警局来。”

    肖亦婓伸手握住了夏子洛的手,迫切地说道:“小洛,你相信我,我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明知道泄露机密是犯法的,又怎么会知法犯法!”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找到证据,把你救出来。”夏子洛回握着肖亦婓的手,没有甩开,她认识肖亦婓这么多年,这个性格温和的大男孩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眼看肖亦婓六神无主一脸焦急的样子,却在她面前强忍着露出笑脸,夏子洛心里实在是不好受,肖亦婓是担心他离开安城那么就,肖妈妈没有人照顾。走出警局,夏子洛立刻沉下脸来,这不是肖亦婓第一次被送进局子里,多熟悉的感觉。

    联想到前两天顾南瑾发过来的那条消息,她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人活生生的挖出来了一样,始终不愿意相信,这竟然是顾南瑾做的,可是夏雨泽现在并不需要威胁她,唯一对肖亦婓有微词,想要教训他的,就只有顾南瑾。

    为什么要这么做!顾南瑾,我以为像你这种人,是不会做用强权压人的事情的,你这样,和夏雨泽那样的人有什么区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