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你会来求我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寂的夜里,狂风呼啸,一场大雨过后。空气越发变的冷厉,当呼啸的寒风吹过的时候,立刻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在这样的夜里,即使是身为不夜城的江城街头。也变的人烟稀少。

    安然从出租车上走下来。在中央广场上疯跑了一阵子,总算在喷泉下找到了安静地坐在台阶上的夏子洛,她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坐在夏子洛的身边,见她穿的单薄,嘴唇都冻的发紫。不禁叹息一声。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说罢。安然把身上的毛呢外套脱下来,给夏子洛披上,然后把人拉起来。说道:“走吧。跟我回家。虽然只是地下室,但是温暖挡风。还有一个树洞供你诉苦,作为一个温暖牌的闺蜜。还能包、养你一辈子。”

    夏子洛木着脸站起来,将大衣拢在怀里,跟着安然朝广场外走去。走了几步,她忽然开口问道:“温暖牌的闺蜜,肩膀能不能先借我用一下呢,一下下就好。”

    安然转身,大力把夏子洛抱进怀里,安抚道:“哭吧,要是哭泣能让你好受,能忘记所有的悲伤,你就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吧,明天之后,我想要看到一个跟以前一样充满了活力的夏子洛。”

    夏子洛听了这话,立刻就嚎啕大哭起来,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安然就一直在原地陪着她,过了许久,夏子洛才平静下来,回到安然的住处,安然给夏子洛煮了一碗面,夏子洛勉强吃了几口,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对安然说道:“小然,我跟顾南瑾之间大概真的完了。”

    “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吗?”安然一脸愤怒,喝道:“妈的,顾南瑾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那晚的事情明明你和肖亦婓都重了药,那么巧合的刚好又被他发现了,明显就是有人在算计你们,他居然就认为你和肖亦婓有什么?他眼瘸了是不是?”

    夏子洛摇摇头,“是什么原因都不重要了,原本我和顾南瑾之间,就不会有未来,他曾经说过,总有一天会跟我离婚的,现在他心爱的人回来了,还怀着他的孩子,跟我离婚是迟早的事情。”

    “妈的,这年头的男人都把结婚当做儿戏呢,一个个的都不知道珍惜。”安然见夏子洛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早知道离开顾南瑾会对夏子洛有这么大的打击,她当初说什么都应该阻止夏子洛爱上顾南瑾。

    “那你准备怎么办?”当下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安然的行事准则。

    “我不知道,原本我想要给彼此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的,可是今晚,顾南瑾带着舒颜住进了海湾别墅。”夏子洛自嘲地一笑,“大概顾南瑾早就厌烦我了吧,离婚的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只是……”

    “怎么了?”见夏子洛欲言又止,面色难看,安然面上表情越发凝重。

    “我怀孕了,就在去医院探望肖亦婓的那天,我检查出来的。”夏子洛抚摸着小腹的位置,淡声说道。

    “这也太……”安然瞪着眼睛,只觉得这事情狗血的像是在看一样,“你想要这个孩子吗?”

    “当然想!”夏子洛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淡的微笑,“这是我的亲人啊,我怎么会不想要了,她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

    “好吧,作为干妈,我会努力挣钱养活你们的,反正我欠你的钱也换不起,从生活费里扣吧。”安然努力营造一点轻松的气氛,希望夏子洛不要太惆怅。

    “你说过的,要是哪天我混不下去了,你要养我一辈子的,安然,你可不能赖账,我会一直缠着你的。”夏子洛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行,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在地下室里住下吧。”

    夜已深,夏子洛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明明很困,她却依旧没有一丝睡意,迷迷糊糊中听到小区外面传来的响动声,夏子洛睁开了眼睛,拿起手机看了眼,早上六点多,一、夜没睡,脑袋里最后定格的画面依旧是顾南瑾和舒颜在床上缠、绵的景象。

    夏子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悄悄爬起来走出地下室,站在小区外的景观树下,她拿出手机,给顾南瑾发了一条消息:带她回去,是为了逼我签下协议吗?其实你不必这样的,顾南瑾,我们在离别之际,就不能留下一点还算美好的记忆,好歹夫妻一场。

    放下手机,她沿着花园里慢慢行走着,怀孕后她的心情一直很差,据说这样对孩子不好,她应该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这样才能好好养孩子。

    舒颜正在浴室里洗澡,忽然听到顾南瑾的电话传来震动声,她快步走过去,抓起手机看了眼,随后眯起了眼睛,面上透着冷厉的光,快速回了一条消息回去,然后把信息痕迹抹去,回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顾南瑾,她又快步走回浴室里。

    看了眼镜子里光滑白皙的肌肤,她垂下眼睑,随后伸手,在身上掐出几个红痕,又一狠心咬了几个牙印来,确定看起来是狂欢过的样子,她满意地回到卧室里,故意穿了一件顾南瑾的白色衬衫,将那些痕迹都露出来,随后才躺在顾南瑾的身边。

    顾南瑾的短信很快会发过来了,夏子洛急切地点开看了眼,脸上那浅淡的微笑也消失了,随后就堆满了自嘲的讥笑。

    短信的内容犀利而冷漠,如同顾南瑾这个人一样,凉薄的可怕:我会让你来求我的,夏子洛,这是你自找的。

    这话没头没脑的,但确实是顾南瑾会说的话,夏子洛盯着手机,沉默了几秒之后,将短信删掉,她再次站起来,使劲地吸气,努力把胸腔里不断汇聚的悲伤和难过都排解出去,只有这样,她才能不伤心。

    海湾别墅里,顾南瑾也终于清醒过来,宿醉的感觉并不好,醒来头晕脑胀,眼前的景象都是扭曲的。

    当看到躺在他身边的舒颜时,顾南瑾眉心一蹙,视线却落在了舒颜脖颈的位置,那些红痕清晰的告诉他,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顾南瑾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