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一章 心之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既然在意就说明你心里有她,这么优柔寡断着实不想你啊,顾南瑾。把你商业上的魄力拿出来,把人搞定不就行了,作为江城四少。你这样简直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啊。”

    蔡旭摇摇头,这一个两天怎么老是在情场上失利。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我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女人,我对她不好吗?她竟然还敢背着我勾三搭四。被我发现了也不承认,这一次,我说什么也要让她跟我服软。我要让她知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无畏的倔强是可笑的。”

    顾南瑾喝的有点多,这些年不怎么喝酒。只是喝了几杯红酒就醉了。倒在沙发上就开始说胡话。把离婚协议给夏子洛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对他顾南瑾来说,重要的东西当然是留在身边才对。所以,他第一时间把协议上的小楼拍卖了出去。

    可是夏子洛竟然从头到尾没有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似乎已经简单的接受了协议上的内容。那个女人,她怎么敢?她居然敢?他绝对不允许这样。

    苏维晟见顾南瑾醉了,决定成人之美一把,给舒颜打了一个电话,舒颜来的很快,扶着顾南瑾离开的时候,苏维晟也不忘叮嘱起来:“舒颜,不要再跟阿瑾玩猜猜猜的游戏了,你再这样闹几回,他估计就被自己折腾死了。”

    舒颜面上有一瞬间闪过奇异的表情,但瞬间就恢复了,“我是不会离开阿瑾的。”

    她扶着顾南瑾离开会所,车子开到一半,舒颜就沉下脸来,最近顾南瑾从来不会主动联系她,就算是她邀请,顾南瑾也是能推脱的就推脱,那天顾南瑾和夏子洛吵架之后,就没有联系过她,她打电话过去,顾南瑾甚至没有接听。

    但是大家既然都误会顾南瑾是因为她而烦恼的,那么,这个美好的误会她就接纳了,杰斯卡拉这步意外走出来的棋还真不错,原本准备带顾南瑾去自己的公寓,顾南瑾却在半路上强势地说道:“我要去海湾别墅,夏子洛,你给我开快点。”

    舒颜的手抖了抖,正主被叫了替身的名字,听着着实不美妙呢,驱车来到海湾别墅,舒颜把顾南瑾带上二楼,给他脱去鞋袜盖上被子,这是她第一次踏足顾南瑾和夏子洛的别墅,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婚纱照,她笑的危险。

    舒颜起身,刚要去拿刚才放在沙发上的包包,顾南瑾忽然就翻身起来,抓起床头柜上的文件撕了个粉碎,舒颜只来得及看到文件上写着的离婚协议几个字,文件已经变成了雪花在空气里飘洒,随后落了一地。

    舒颜站在一地的雪花里,双目里闪烁着怨毒狠厉的光,顾南瑾回头,冷冷地注视着舒颜,忽然伸手大力一推,把舒颜压在床上,随后疯狂的吻着她的唇,醉酒的顾南瑾十分强势,霸道地捧着舒颜的脸,他的吻灼热而迫切,像是在证明什么一样。

    片刻后,直到两人都呼吸不畅通,顾南瑾看看舒颜,忽然说道:“夏子洛,我给了你离婚协议你就真的准备签了,你可真狠心,既然你对我很重要,我又怎么会允许你脱离我的掌控,你休想逃离。”

    说完,他再次低下头,灼热的呼吸彼此交缠着,暧、昧的声音随之响起,衣料摩擦,顾南瑾在舒颜的颊边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低哑的声音带着疯狂的意味。

    “夏子洛,你休想逃离!”

    舒颜的脸色变了变,一会红一会绿,即使是这一刻,她即将成为顾南瑾的女人,可是内心那一股无名之火却一直燃烧着,并且越来越旺。

    顾南瑾,你说过你爱我的,可是这一刻,你竟然抱着我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你怎么能这样?你这是将我的尊严踩入了脚底。

    舒颜大力推开顾南瑾,她怎么可能会成为别人的替身,楼下忽然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喊了顾南瑾名字一声,舒颜眸中翻涌着怒火,这个时候能毫无阻碍的进入这别墅里的人,只有夏子洛。

    她退后一步,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随后任由顾南瑾大力将她拽倒,两人一起摔倒在床上,她搂着顾南瑾的脖子,翻身就把被子盖在身上,随后大力把顾南瑾的衬衣扯下去,连同自己连衣裙的肩带,随后故意发出粗喘和暧、昧的低吟。

    夏子洛把肖亦婓送到医院之后,又陪了他好久,好说歹说才让肖亦婓决定过几天就回安城,她心里难受,原本不想回到这个充满了她和顾南瑾回忆的别墅里,只是终究还是舍不得,哪怕是最后一天,她也想要回到这里,感受一下曾经和顾南瑾一起的快乐。

    别墅里有灯,夏子洛很意外,按理说,顾南瑾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她的,又怎么会专门回来了,她站在门口,忐忑了片刻,还是推开门走进来,如果顾南瑾是来拿离婚协议的话,那就签吧,她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努力保存一点两人曾经的美好。

    客厅里没有顾南瑾的身影,夏子洛四周看了眼,忽然听到楼上有轻微的想动,她喊了几声顾南瑾的名字,却没有人回答,夏子洛放下包包走上楼,还没有走到门口,她就听到了几声撩、人的低吟。

    一瞬间,夏子洛的脸色惨白,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冻结了一般,又好像是被落雷击中,全身上下都疼的发慌,脚下沉重的,连多迈出一步的力气都没有,她使劲地捂着嘴巴,一步一步的挪动到门口,短短的三步距离,她用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

    打开着的门,那张她和顾南瑾有过各种美好难忘回忆的大床上,躺着顾南瑾和另外一个女人,做着她以为只有夫妻才能做的事情,她竭尽所能的让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

    就算不爱,能不能不要这么伤害她?是不是就如同顾南瑾所说的,从一开始娶她就是为了折磨她的,所以,他才会这么狠心,顾南瑾!顾南瑾!你到底有没有哪怕一点对我动心过,难道那些温柔都是假的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