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章 残酷的无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不可置信地倒退几步,那座小楼的主人是舒颜?顾南瑾把小楼给了舒颜?为什么会这样?他曾经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那小楼里,告诉她。要把它送给她,因为她是他的老婆,而她喜欢的东西。他想要送给她。

    “我就知道上天是不会让我美梦成真的!”

    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划过了脸颊,灰蒙蒙的雨雾下。她流着泪跳起了一曲优美的华尔兹。即使是要结束,也想要最后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迈巴赫在广场上经过的时候,顾南瑾几乎是一眼。就看到独自站在雨幕里跳舞的夏子洛,眼睛在这个时候就再也移不开,只觉得这一刻的夏子洛是那么的美。仿佛是将自己所有的美丽都燃烧起来了一样。

    他推开车门走出去。一步一步走进雨幕里,很快就走到了夏子洛的身边,在一个旋身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在空气里接触到一起。

    夏子洛一个愣神。甚至忘记了换脚。一个踉跄就朝后倒过去,顾南瑾立刻上前就把人拽了回来。但下一秒,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手一松,夏子洛狠狠地摔在地上,夏子洛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僵硬地摆在脸上。

    雨水很快就把衣服都打湿了,冰凉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心里,夏子洛狼狈地坐在地上,这一刻,她希望顾南瑾可以伸手扶她起来,可是顾南瑾只是用那双冷锐的双目注视着她。

    夏子洛眼里闪过黯然的神色,却听顾南瑾又冷冷地说道:“夏子洛,你在这里发什么疯?如果你想要吸引我的注意,那么你做到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还准备演一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在你的眼里,我就真的这么不堪吗?”夏子洛木然地抬起头,看着顾南瑾。

    “我已经说过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结局都不会改变,你只有一星期的时间,逾期后果自负。”

    转身的时候,顾南瑾又片刻的心软,可是当看到从对面咖啡屋急匆匆地朝这边走过来的肖亦婓的时候,顾南瑾脸上又露出了讥笑的表情。

    “顾南瑾,你既然娶了小洛,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你到底把婚姻当做什么?”肖亦婓只是勉强能走一段路,上次被顾南瑾打伤的伤还没有好,他强撑着走上前,忽然一拳打过去,将顾南瑾打翻在地上。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欺负自己的女人,你就这么有成就感是不是?”

    顾南瑾的保镖很快就赶过来,将肖亦婓制服,一个保镖见顾南瑾脸上有伤,一脚踹过去,嘴里骂咧咧的骂了几句,肖亦婓脸色一白,立刻软到在地上,眼看这几个保镖还不罢休,夏子洛终于反应过来,扑过去把肖亦婓护在怀里,大吼道:“你们住手,他肋骨断裂伤还没有好,你们还有没有人性。”

    “放开他!”顾南瑾擦掉嘴角的血迹,一步一步走过去,居高临下地望着抱在一起的两人,这是夏子洛第三次当着他的面,不顾一切的护着别的男人,他勾起唇角,笑的凉薄,“真是情深义重,夏子洛,你对你的姘头都这么维护吗?真是令人感动。”

    夏子洛头一次发现,原来她和顾南瑾之间的距离那么远,并且从来都没有拉近过,反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越来越远,就好像此刻一样,他高高在上,是被人簇拥着的天之骄子,而她和肖亦婓只能狼狈地坐在地上,像是两只挣扎的蝼蚁。

    这个男人翻脸无情起来,比她想象中更加残酷。

    心里说不出悲哀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她和那双冷锐的眸子对视,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用一周了,顾南瑾,我们现在就离婚,我什么都不要,我们现在就离!”

    顾南瑾伸出手指,挑起夏子洛的下巴,滚烫的泪水落在他的掌心里,灼伤了他的心,他忽然闪电般地把手缩了回去,只觉得看到这样难过痛哭的夏子洛,非但没有觉得好受一些,反而有无法发泄的苦痛在胸腔里蔓延开来。

    他不顾一切的逃离了广场,他不想这样的,这样的结果不是他的本意。

    顾南瑾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因为胃上不舒服,他很少专门叫兄弟们一起去酒吧喝酒,但是今天,他却破例叫了一堆人来,自己则闷声不响的开始喝酒,百里丞风作为医生,见顾南瑾那不要命的喝发,上前就把酒抢了过去。

    顾南瑾也不生气,闷声找来第二瓶酒朝嘴里灌,百里丞风终于放弃了,“你如果不想活了,我觉得你可以直接喝一点特殊的药物,相信我,我那里有很多可以让人安乐死的东西,免得你等下难受了,我还要麻烦的给你做抢救工作。”

    顾南瑾终于放下了酒瓶,熟练地从兜里那出几颗胃药塞进嘴里,药很苦,他却连水都没有喝,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把药嚼碎,拿着药盒,顾南瑾忽然想起来,这药还是夏子洛准备的,在月中的时候,特意给他放在口袋里的。

    她说,如果有必须要的应酬的话,小小的喝一两杯,然后吃点药预防,免得胃疼难受。

    “阿瑾,你这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你家的船终于翻了?”蔡旭品着红酒,不咸不淡地问道。

    “有可能,他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被人甩了一样。”苏维晟作为失恋人士,立刻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百里丞风轻咳一声,止住了两人的话,作为兄弟当然都没有恶意,只不过顾南瑾这状态过于不对劲,不适合开玩笑。

    顾南瑾喝了杯百里丞风递过来的淡水,片刻后,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很难受,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那是她原本就深爱过的男人,可是当我看到她痛哭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听到的三人眼珠子险些都瞪出来了,一向强势霸道的顾南瑾,竟然也有这么茫然的时候,还是因为感情问题,说起来,这说的应该是舒颜吧,杰斯卡拉这两天来到了江城,据说想要挽回舒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