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八章 离婚协议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远远地,看到那个熟悉的挺拔身影,搂着一个妙曼的倩影逐渐远去的时候。夏子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着顾南瑾的背影大喝道:“顾南瑾,可不可以有一次。在我和舒颜之间,选择为我留下来。哪怕就一次也好。顾南瑾,如果我说,我也怀孕了呢?”

    顾南瑾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站在树下默默哭泣的夏子洛,有一瞬间的心软。

    “阿瑾,我肚子好疼。你带我去看医生好不好?”舒颜捂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脸色惨白。

    “小洛!”肖亦婓推着轮椅上前,走到夏子洛的身边,面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拿出纸巾想要帮她擦一擦脸上的泪水。

    顾南瑾看了肖亦婓一眼。原本的心软又全部消失。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夏子洛,下一次说谎的时候。记得选一个好时机。”

    “你不相信?”夏子洛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顾南瑾,执着地问道。

    “你说的话。我都不会再相信。”顾南瑾漠然转身,没有再停留,很快就消失在夏子洛的视线里。

    心里像是被人狠狠地扎了几刀一样。难受的要死,夏子洛捂着嘴缓缓地蹲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把怀孕的消息告诉顾南瑾的时候,他跟舒颜一起为他们的孩子做孕检,当她终于因为不想让顾南瑾误会告诉他,她怀孕了,所以才会来医院的时候,他甚至不相信。

    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从来都不相信她,可是,既然不相信她,为什么要在她几乎就要死心的时候,再次给她希望,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希望,又怎么会这么难过呢。

    医院里发生的时候在晚上的时候被安然知道了,她心里很不安,早知道她说什么都不会让夏子洛去见肖亦婓的,安然着实没有想到,顾南瑾对夏子洛跟别的男人有牵连,会这么大反应,以至于夏子洛会那么难过。

    “早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去会所的。”安然沉声道。

    “这怎么能怪你了,我跟顾南瑾之间,从来都是这样,不平等的关系,只有我的顺从才能换来他短暂的好脸色而已,你看,他跟舒颜大大方方地到处跑,我只是因为肖亦婓被他打伤了,心里愧疚来看看而已,就被他嫌弃脏,多好笑的事情。”夏子洛自嘲地一笑。

    安然轻叹一声,“以前我就说过了,你要是爱上顾南瑾会很辛苦,这条路太难走了,顾南瑾那样的男人,原本就不会属于哪一个女人。”

    “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总是要对我那么好呢?”夏子洛仰头望着天空里的新月,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情绪里。

    安然又想到昨晚在会所里,顾南瑾对夏子洛的紧张劲儿,她想了想,说道:“小洛,会不会是因为顾南瑾对你太在意,才会这么生气呢?自从去顾氏之后,我也听说了不少顾南瑾的事情,我觉得,她应该是在意你的。”

    “真的吗?”夏子洛猛地抬头,满脸都是期待。

    安然着实不知道自己这样说对不对?只是看到好友悲哀绝望的神色,她还是点点头,有一点幻想也好,既然没有离婚,这样总会比较好过一些。

    “若是不在意,又怎么会因为你见了肖亦婓而生气了。”

    夏子洛因为这句话,心里好受不少,回到海湾别墅,偌大的别墅黑漆漆的,夏子洛以为顾南瑾根本不在家,换了衣服走上楼,照例去看了阳台上的四叶草,两盆四叶草都开的很好,一盆是顾南瑾送给她的。

    另一盆是顾南瑾去安城之后带回来的,来自远方的祝福,因为当时两人的吵架,顾南瑾没有送到她手里,只是随意的放在了阳台上,但夏子洛确实很开心,她看了看四叶草,发出几声叹息。

    回到卧室里,忽然看到顾南瑾竟然坐在沙发上抽烟,夏子洛眼里闪过喜色,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顾南瑾身边,急切地问道:“你回来了?”

    顾南瑾冷冷地扫了夏子洛一眼,将烟头按灭,起身去了浴室,夏子洛低头瞧了那烟头,满满一烟灰缸,显然顾南瑾已经回来很久了,心头一跳,夏子洛忽然就觉得,安然说的话并不是安慰她的,而是顾南瑾心里的真实想法。

    喜悦之情充斥在心里,夏子洛跑下楼,泡了一杯红茶上楼,嘴角带着浅笑,地给从浴室里出来的顾南瑾,“喝茶!”

    顾南瑾没有接那茶,反而把一份文件递过去,说道:“把它签了!”

    “什么?”夏子洛接过文件,当看到上面大大的离婚协议书五个字的时候,手一抖,红茶从指尖滑落,滚烫的水烫伤了手指,她却一点也没有在意,只是呆呆地看着那文件,不可置信地看着顾南瑾。

    “你要跟我离婚?”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要不然,为什么会看到离婚协议书呢?

    “不然呢,我顾南瑾身边,绝对不需要水性杨花的女人。”顾南瑾冷冷地说道。

    夏子洛凄然一笑,水性杨花,不知廉耻,这些是顾南瑾一直以来对她的看法,“跟我离婚?是因为舒颜吗?”

    顾南瑾因为夏子洛提到舒颜,眸色一冷,喝道:“闭嘴,你不配提她的名字。”

    手指上的烫伤火辣辣的,但哪里有心里的疼厉害,这一刻,夏子洛只觉得好像有无数把刀子在她的心头凿一样,难受的要死,几乎就要窒息,总以为她跟顾南瑾还有明天,他也总是告诉她,他们还有明天的。

    可是忽然之间,这份离婚协议就这么突起的出现在眼前,让她措手不及,她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所以,这一个月对我的好,是离别的补偿吗?”夏子洛直直地看着顾南瑾,问道。

    顾南瑾目光一凛,冷锐的视线像是刀锋一样射到夏子洛的身上,夏子洛却没有在意,她像是自虐一般的,将协议上写的东西一条一条的看完,她看的很仔细,没有漏掉其中一条,当看到因为她失去了孩子而多给的五百万补偿的时候,夏子洛笑的讥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