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四章 老公辛苦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夏子洛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浑身酸疼难耐。某个不可言说的位置更是传来火辣辣的感觉,身上也黏糊糊的,难受的要死。她艰难的坐起身来,只觉得头晕目眩。昨晚那些混乱的记忆逐渐浮现在脑海里。

    最后定格的竟然是顾南瑾那冷漠渗人的笑。夏子洛有些慌乱,只记得昨晚顾南瑾全程都很粗暴,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冷漠的顾南瑾来,他很生气。

    夏子洛起床,在别墅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顾南瑾的身影。心里立刻就涌现出失落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的。她总希望能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顾南瑾。可是这样的愿望,也是奢望的。

    打开手机一看。好多都是安然的电话,还有一些她的短信。都是担心夏子洛的留言,夏子洛给安然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很好。安然想了想就对夏子洛说道:“小洛,肖亦婓现在就在医院里,他也很担心你,你要不要来看看他。”

    “他的伤严重吗?”夏子洛迟疑了下,问道。

    “断了两根肋骨,胃出血,需要好好修养。”安然淡声道。

    “什么?”夏子洛惊呼一声,昨晚的记忆里,顾南瑾确实揍了肖亦婓一顿,她以为就一些皮肉伤,没想到竟然那么严重,夏子洛叹息一声,顾南瑾大概是气急了,竟然会自己动手,“我等下就去医院。”

    拿着花洒走到阳台上,给四叶草浇了一点水,夏子洛轻轻碰了一下那翠绿欲滴的叶子,叹息一声,“四叶草,你说,我和顾南瑾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得有这么温馨的时刻,才维持了一个月不到,就又出问题了,总觉得,就好像是上天都容不得我跟他好一样。”

    微风轻轻的吹过,四叶草在阳光下微微摇曳着身姿,像是在给夏子洛鼓励一般,她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笑容来,低声说道:“你也在鼓励我对不对?既然我爱着顾南瑾,而在他的心里,我也是重要的,那我就该坚持,对不对?”

    许久都没有想起过舒颜这个名字,不是忘记了,而是下意识的选择了忽略,在那个餐厅里,被顾南瑾护在怀里的时候,她头一次感受到,顾南瑾对她的在乎,那一刻她就觉得,已经不需要去在意那个名叫舒颜的女人了,因为顾南瑾也是在意她的,不是吗?

    “我应该去给顾南瑾道歉的,顺便让他不要生气了,昨晚,幸亏他及时出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做就做,恢复能力极强的夏子洛立刻就去厨房里,打开冰箱翻找起来,做菜不行,但她做的汤还算拿手,在微波炉里,意外地看到了顾南瑾留给她的燕窝粥,夏子洛捧着粥,忽然就露出了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看,就算顾南瑾生气了,做早餐不是也没有忘记她的这份,他是该生气,遇到那样的事情,哪个男人还能像没事的人一样呢,“居然还藏的这么严实,我要是不去找的话,不就吃不到,幼稚。”

    炖好汤夏子洛准备了两份,提着保温桶打车来到顾氏集团,来过几次之后,她也找到了方法,直接给罗毅打了电话,就被放行了。

    罗毅推开办公室的门,见顾南瑾黑着脸站在落地窗前,明显就是不高兴的表情,淡声道:“顾总,夏小姐来了,正在楼下。”

    “夏子洛?”顾南瑾脸上冷厉的表情缓和下来,但随后又变的更加冷漠,说道:“不见!”

    “可是我已经让夏小姐上来了。”已经先斩后奏的罗毅面无表情地说道。

    顾南瑾转过身来,走到罗毅面前,眯起了眼睛,“罗毅,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看来是觉得最近的工作太轻松了吧!明天你给我滚到非洲去挖矿。”

    “顾总,我觉得你现在这个状态,应该见一见夏小姐泻个火,免得憋坏了,所以我自作主张让人进来了。”罗毅认真地说道:“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所以,你一定不会真的排我去非洲的对不对?”

    顾南瑾劈头将一份文件砸在罗毅的脑袋上,“明天给我滚到泰国去,晚一分钟我就亲自送你去整容医院。”

    罗毅手忙脚乱的捧着文件窜出办公室,长呼了一口气,回头看看办公室,翻了翻白眼,“明明就想要见人家,偏偏还要摆出一副我愿意见她是她的荣幸的表情,这霸道总裁的心里,果然是我等助理不能理解的啊。”

    夏子洛很快就来到十八楼,站在走廊上,她伸长了脖子朝半掩着的门里看了眼,随后又缩了回去,拽着罗毅的手来到墙角,笑眯眯地问罗毅:“顾南瑾现在在做什么?心情怎么样?”

    “听说你来了很高兴,所以,夏小姐加油,总裁就等着你顺毛了。”罗毅把人一推,火速离开了现场,他是不会告诉夏子洛的,刚才那个位置从办公室里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夏子洛推开办公室的门,见顾南瑾坐在办工桌前,冷冷地盯着她,明显是一副不高兴的表情,嘻嘻一笑,凑过去,献媚地把汤放在顾南瑾的手边上,说道:“老公工作辛苦了,我给你做了汤,特意熬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顾南瑾手一顿,因为夏子洛的话心情明显愉悦起来,但面上依旧没有一丝表情,冷冷地扫了夏子洛一眼。

    “顾南瑾,老公!”夏子洛拉着顾南瑾的手撒娇起来,声音里不由自主的带着一点嗲音,“我知道我错了,下次我再也不随便去酒吧,随便喝酒吧里的东西,这样总可以了吧。”

    “只是这样?”顾南瑾终于有了反应。

    “下次有什么聚会我都会提前跟你说,另外,绝对不单独跟别的男人呆在一起,所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夏子洛拼命了想了半晌,又说出了这句话来。

    “你确定?”顾南瑾放下手里的文件,他只是生气,夏子洛那么放心的就跟别的男人一起喝酒的事情,尤其是那个男人是肖亦婓,夏子洛以前深爱的男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