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三章 动我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看到被肖亦婓压在床上的夏子洛时,顾南瑾脑海里那一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裂了,他大步流星地走上去。大力将肖亦婓拽起来,一拳打翻在地上,随后。抬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

    肖亦婓发出一阵阵惨叫声,惊醒了被药物迷失了神志的夏子洛。她艰难的睁开眼睛。见到顾南瑾那熟悉的背影,一直绷紧的神经立刻放松下来,手下意识的就朝顾南瑾伸过去。轻声唤道:“南瑾……南瑾……”

    顾南瑾猛地回头看了夏子洛一眼,那幽深如海的眸子里迸发出令人心悸的寒芒,夏子洛遽然清醒过来了。见肖亦婓被顾南瑾揍的满脸鲜血。惊呼一声就从床上扑过去,拽住他的手腕喊道:“顾南瑾你别打了,他会被你打死的!”

    “敢动我顾南瑾的女人。就得付出代价!”顾南瑾浑身带煞。周身汇聚的风暴。仿佛要把周围的一切都吞噬一样。

    “不要,顾南瑾你不要打了。他不是故意的,不是……”大脑传来阵阵眩晕感。夏子洛使劲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才没有晕过去,她紧紧抓住顾南瑾的手哀求道。

    “不是故意的?”顾南瑾冷冷地盯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肖亦婓。又回头看了眼衣衫不整的夏子洛,面上露出了一抹凉薄的笑,渗人的紧,伸手攥住夏子洛的下巴,嗤笑道:“看来是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不是我,南瑾,你听我说。”察觉到顾南瑾那冰冷的视线,夏子洛心里一慌,她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让顾南瑾一定要误会她和肖亦婓有什么,但是她不想让顾南瑾生气,她不想失去顾南瑾。

    “滚开!”顾南瑾大力甩开夏子洛的手。

    “南瑾……”手里一空,心里也空了一大截,夏子洛悲呼一声,眼前一黑,犹如风中的残蝶一般,直挺挺地朝地上倒过去。

    “夏子洛!”顾南瑾人都已经走到门口,听到声音回头,见到这情景心神一颤,转回去把人抱起来,见夏子洛已经昏迷,面上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抱起她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间。

    “车已经准备好了,顾总!”全程站在门外不好进来的罗毅开口说道:“我已经给百里少爷打了电话,他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去海湾别墅。”

    顾南瑾一言不发,阴沉着脸抱着夏子洛离开了,安然这才走进去,见肖亦婓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连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早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她说什么都不会把夏子洛和肖亦婓单独留在一处。

    夜凉如水,压抑的星光透着需些沉重,就如同顾南瑾的心情一样,百里丞风给夏子洛做了检查之后,顿时有些无语,看顾南瑾那紧张的样子,他还以为夏子洛被下了什么不得了的药,谁知道就是一点劣质的媚.药。

    “怎么样?是有什么不妥吗?”顾南瑾见百里丞风全程眉头紧皱,心一点一点的悬了起来。

    “确实很不妥!”百里丞风将所有的用具都收起来,面色越发严肃。

    “不就是喝了一点下九流的药物,你百里丞风也会觉得不妥,难道是她喝的东西有什么不能触碰的?”顾南瑾看看床上那脸颊绯红睡的人事不知的夏子洛,眉头打成一个结,该死的笨女人,她的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竟然这么简单的就被人欺负了。

    百里丞风没好气地说道:“你既然知道就是一些下九流的东西,还大半夜的把我叫过来,你老婆中药了,你不会牺牲自己给她解毒吗?你知不知道我最近很忙,一个实验成本就价值好几千万,被你中途打断,你知道我要花多少功夫再去把实验重新组织起来,你大爷的,顾南瑾,本少爷跟你友尽了啊,再见。”

    百里丞风从医药箱里翻出一个药瓶大力拍在桌子上,提着医药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只给顾南瑾留下一句话:“最近一个月就算是天塌下来都不要来找我,不然的话,本少爷会让你顾南瑾知道,为什么医生是不能得罪的!”

    所以说,脾气好的人发火起来当真是可怕,就连顾南瑾都被惊讶到了,他顺手拿起桌子上的药瓶看了看,当看到伟哥两个字的时候,险些就要爆粗口,转身把药从窗口扔了出去。

    去浴室里放好水,把夏子洛抱起来放进水里,温热的水包围着身体,夏子洛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睛,迷茫地看着前方,当看到阴沉着脸站在面前的顾南瑾时,朝他伸出手想要站起来,却因为太用力,直接把顾南瑾的皮带扯下来。

    夏子洛扑通一声倒回浴缸里,水花四溅,将她的雪纺连衣裙染成了透明的白色,曲线玲珑的身姿在水里若隐若现,柔软的红唇微嘟,她撅起嘴巴委屈地喊道:“南瑾……我热……”说着又挣扎的朝顾南瑾扑过去。

    顾南瑾面色再次阴沉下来,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个样子有多惑人,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的话,这样妩媚动人的夏子洛,就要被别人触碰,他面色越发阴冷,冷冷地站在原地,任由夏子洛在水里挣扎着,发出难耐的喘、息。

    “南瑾……南瑾……”浑身都好像是要爆炸了一样,被那灼热的火焰折磨的几乎要发疯,夏子洛凭着本能爬出鱼缸,一步一步挪动到顾南瑾面前,扑进了他的怀里,脸颊触碰到那结实的胸膛,她露出了安心的笑容,翘起了唇角。

    浴室里的水喷洒出来,带起一阵阵哗啦哗啦的声音,间或还夹杂着一两身撩、人的低吟……

    “疼!”夏子洛缩着身子,脸上不知道是泪痕还是水痕,温热的水洒在身上,她迷茫的睁大眼睛,明明是看着前方,视线里却没有一丝焦距,只是委屈地嘟着嘴,像是一个撒娇的孩子。

    顾南瑾却并没有便的温柔,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夏子洛甚至也会躺在别人身下,他内心的怒火就压抑不住,他大力攥着夏子洛的下巴,冷声道:“疼就对了,给我记住这些疼。”

    “呜呜……顾南瑾你这个流、氓,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