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二章 不能伤害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耳边的声音依旧温柔,夏子洛却陡然清醒过来,不对。顾南瑾最近对她都很温柔,但是,不管是什么时候的顾南瑾。都不会这么喊她,他最多的时候。都是喊她夏子洛。

    意识在这一刻回归大脑。当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肖亦斐,夏子洛瞳孔猛地一缩,使劲将人推开。

    可是肖亦斐像是中了邪一样。被推开之后却又再次扑过来,夏子洛用力一滚,落在了地毯上。她手脚并用地朝门口爬过去。可是浑身无力,才爬了两步,又被肖亦斐逮住。“小洛。我是爱你的。不要害怕我,不要害怕。我会难过的。”

    夏子洛力气哪里又肖亦斐大,很快就被镇压了。害怕在这一刻袭上心头,她浑身直哆嗦,大声呵斥道:“肖亦斐。你放开我,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快开我!”

    怒吼声让肖亦斐的动作一顿,但也紧紧是短短的一个停顿,随后,他又陷入了混沌中,他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美妙的梦,整个人都是飘忽的状态,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软软的,而夏子洛就在他的梦里,朝他笑的甜蜜。

    “小洛,即使是在梦里,我也愿意守护你一生一世!”他捧着她的脸,虔诚的吻上去,只是嘴唇捧在一起,却高兴的浑身发抖,像是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夏子洛终于发现了肖亦斐的不对劲,他双眼迷离,脸颊泛红,额头上布满汗水,说话的时候声音飘忽,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一样,夏子洛就算再笨也知道她和肖亦斐是找了谁的到了。

    她大力想要挣脱桎梏,却被肖亦斐拽住了头发,疼的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行,不能这样,夏子洛用力朝茶几上伸出手,还差一点点,眼看就要拿到了,肖亦斐忽然咬了一下她的唇,夏子洛手一抖,烟缸被推回去了一点。

    她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用力将肖亦斐推开,随后,抄起烟灰缸砸在了肖亦斐的脑袋上。

    剧烈的疼痛感让肖亦斐的神智回笼,他捂着脑袋发出几声闷哼,迷茫地睁开眼,当看清楚满脸泪痕地坐在地上的夏子洛时,忍不住惊叹一声:“我的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夏子洛趁着这个空档,冲到门口,使劲去拽门,却发现怎么也拽不开,她急切地回头,却发现肖亦斐在短暂的清晰之后,眼神又开始迷茫了,她不知道肖亦斐到底是中了什么药,但显然跟她的似乎不一样。

    她满脸泪水,害怕的缩成一团,竭嘶底里的大吼一声:“肖亦斐,你不要过来,你如果真的过来了,我就活不成了,求求你,清醒一点。”

    “小洛……”肖亦斐被这凄厉的嘶吼声惊醒,他使劲一拍脑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眼前总是出现我跟小洛结婚的场景呢?不对,到底哪里不对……”

    “肖亦斐……肖亦斐……”夏子洛一次又一次的喊着肖亦斐的名字,生怕自己一停下来,肖亦斐就陷入了幻觉中。

    “是致幻的药物!”肖亦斐使劲揪着头发,身体里不断有热流腾升而起,一起朝小腹的位置蔓延着、汇聚着,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眼前的景色咻地变化,不再是这灯光朦胧的会所,而是他为夏子洛准备的婚房。

    “小洛,小洛!”肖亦斐忍不住又朝前走了几步,这样美好的梦境,为什么他还要保持理智了,只是梦而已嘛。

    “肖亦斐!”耳边又人声嘶力竭的呼喊着他的名字,带着哭腔,溢满了悲伤,不应该这样的,他想要让声音的主人开心的。

    蓦地,肖亦斐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把夏子洛抵在墙上,他退后几步,猛地转身跑到卧室的最里面,那是距离夏子洛最远的地方,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保持清醒,可是不行,身体不受控制的想要走过去。

    即使是哭着,害怕地看着他的夏子洛,也是那么的美好,让他想要走过去,肖亦斐忽然转头,狠狠地朝墙上撞过去,剧痛可以使她保持清醒,他一边撞击一边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伤害小洛……不能伤害小洛……哪怕是死……也不能伤害小洛……”

    兰博基尼以200码的速度超速来到会所,顾南瑾阴沉着脸一脚踹开了包厢的门,正在聚会的设计部众人被吓了一跳,准备开骂的男人们见进来的是顾南瑾,顿时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吭声了。

    顾南瑾劲直走到安然面前,冷冷地问道:“夏子洛呢?”

    安然呆了呆,指着门外说道:“她说喝多了,去醒酒!”

    “我问你夏子洛到底去哪里了!”顾南瑾大喝一声。

    安然心头一跳,难道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她推开顾南瑾走出包厢,在大厅里看了一圈,哪里还有夏子洛的身影。

    “怎么会?”安然急的险些都快要哭了,“我刚才明明看到小洛在这边坐着的。”还跟肖亦斐在一起喝酒,可是为什么顾南瑾看起来脸色那么难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罗毅带着一个女人走过来,看起来怯生生的,那是钱妈的大孙女,见过夏子洛几回,她对顾南瑾说道:“少爷,我刚才真的看到了,少夫人被一个男人带走了,就在这边,好多人都看到了。”

    “是个什么样的男人?”顾南瑾厉声道。

    “看起来跟少夫人是认识的,少夫人跟他相谈甚欢,我一开始没有在意,只是后来我看到少夫人好像喝多了,晕晕乎乎的,被那个男人抱走了。”女人小声道。

    安然眼皮一跳,喝醉酒被带走,这里面有太多的信息量,偏偏她知道刚才跟夏子洛喝酒的是肖亦斐,在这种时候,这么巧合,她捏了捏拳头,视线在大厅里扫过,最后落到这个女人身上,眯起眼睛,露出了审视的光。

    “去把会所的老板找来,调监控,立刻!”顾南瑾目光一凛,周身都汇聚的风暴,仿佛下一秒就会掀起滔天巨浪一般。

    片刻后,保镖过来跟顾南瑾耳语了几句,他猛地转身,朝三楼走去,随后来到了一间房门前,发现门被人反锁着,抬脚,一脚就踹开了门,当看到屋里的情景后,他眸中迸发出骇人的冷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