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你本来就是我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瑾,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以前各种拼命的追寻舒颜,现在人家人都回来了。你就把人放在一边各种跟自己老婆秀恩爱,你这样对得起舒颜吗?舒颜为了你都跟她老公离婚了,你好歹有点责任心行不行?”

    做为大家小姐。却选择了嫁给一个从路上拉来的小职员,路小佳自然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知道舒颜现在已经离婚。并且等待着顾南瑾娶她的时候,路小佳自然是希望舒颜可以得到幸福的。

    在圈子里,以前跟舒颜关系最好的就是路小佳。现在路小佳嫁人甩了苏维晟,她觉得这是她做的最英明的一件事情,起码不用在整天迁就苏维晟那个直男癌。但是听说舒颜为了顾南瑾付出那么多。顾南瑾却并没有给予相同的感情,她顿时就为舒颜不值了。

    顾南瑾点起一支烟放在唇边,抽了一口之后。才抬起头。淡淡地扫了路小佳一眼。没有说话,但眸中的轻蔑之意已经流露出来。

    路小佳被这眼神看的臊得慌。虽然她也觉得刚才那句话好像有点不对劲,但是。她没有见过夏子洛,在感情上自然是偏向自己的好朋友的,怒道:“顾南瑾你到是说话啊。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爱舒颜就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把人娶回家,不爱你也就别把人拖着,让她去追求自己该有的幸福,这样算什么,你保养在外面的情、妇?”

    “住口!”顾南瑾听到情、妇两个字,面上闪过冷厉的光。

    “嫌我说的不好听,那你总该有行动啊,顾南瑾,不是我说你,在商业上咱所有人,除了蔡旭没人是你的对手,你厉害,我们都甘拜下风,但是论感情,你连百里都不如,虽然他遇到了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姑娘,但是人家一开始立场坚定,不爱就不爱。”

    路小佳数落起人来,苏维晟也要靠边站,她就差指着顾南瑾的鼻子开骂了:“你看看你自己,说是爱舒颜,人家婚也离了,就等着把名字写上你的户口本了,可是你在做什么?忽然大脑短路一样,开始顾家了,别告诉我你忽然发现你爱的其实是你为了股份娶回来的老婆。”

    “舒颜找过你?”顾南瑾一句话就问道了主题上。

    “得了把你顾南瑾,舒颜什么都没有说,我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出来。”路小佳一甩手,把空杯子扔在桌子上,陆家的大小姐,酒量过人,胆量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跟苏维晟谈恋爱。

    察觉到苏维晟在看着自己,她轻嗤一声,说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一个德行,得不到的时候就各种甜言蜜语一往情深,得到了之后就不再珍惜了。”

    苏维晟一拍桌子站起来,冷冷地盯着路小佳,后者丝毫不在意,高高扬起头跟他对视,苏维晟心中憋着气,口不择言地吼道:“所以像你们女人一样,放着身边一往情深的男人不要去随便找个人结婚,等被人甩了之后又回来吃回头草吗?”

    路小佳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的十分难看,结婚半年,她好不容易能够保持平静的再次面对苏维晟,却因为这短短的一句话就破功了,她轻嗤一声,怒吼道:“总比你们男人吊着女人一边诉说着爱意,一边不愿意结婚的好,人渣!都特么的是人渣!”

    她说完转身推开包厢的门就跑了出去,苏维晟连忙追上去,“小佳,小佳,你等等……”

    最闹腾的两人离开了,包厢里又恢复了安静,蔡玲玲捧着刚做的美甲欣赏着,漫不经心地斜睨了顾南瑾一眼,说道:“顾总,我怎么觉得你的船就要翻了,还是两边都要翻的节奏,所以说,你到底准备怎么办?”

    “关你什么事?做为大龄剩女,你还是考虑考虑你自己吧。”顾南瑾拿起手机,不耐烦地说道。

    蔡玲玲险些没有被这句话气的吐血,咬牙切齿地说道:“就你这样子,注定孤独一声,我祝你早日翻船,跪下给心爱的女人唱征服,哼!”说罢包一拿,踩着高跟鞋也离开了包厢。

    蔡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无奈地说道:“阿瑾,我妹妹这种级别的女人你也敢惹,小心她给你穿小鞋。”

    “所以,你也准备对我的后院指手画脚一番,让我赶紧跟夏子洛离婚娶舒颜是不是?”顾南瑾扬眉,冷冷地说道。

    “我可没有管闲事的爱好,说起来,你跟美国那个什么公司合作,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是不是太巧合了,你刚好缺少资金需要大干一场的时候,那么好的项目就撞到了你的手上。”蔡旭表情变的严肃起来。

    “我调查过,没问题!”手机传来悦耳的铃声,顾南瑾见是罗毅的,以为是公司有什么加急文件需要处理,接过电话,听了罗毅的汇报,眸中在这一瞬间闪过厉色。

    白炽灯散发着橘红色的灯光,笼罩在装饰奢华的卧室里,金红色的床单上,夏子洛浑身无力的躺在上面,大脑一阵阵发晕,她只觉得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她的口鼻都捂住了一样,连呼吸都不畅通。

    浑身不断涌现出阵阵燥热感,有什么在心里不断的发硝燃烧着,让她越发难受,忽然,有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冰凉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朝这泛着凉意的手凑过去,在掌心里摩挲着。

    好难受,谁来帮帮她……

    耳边传来炙热的呼吸,有谁在她耳边呼喊着她的名字,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夏子洛朝热源凑过去……

    “小洛,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温柔的声音喝粗暴的吻交织在一起,是谁呢?顾南瑾吗?这一刻,夏子洛只想要放任自己,在这温柔的怀抱里沉.沦。

    “小洛,你是我的,你本来就是我的,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痛的,因为你痛,我会比你更痛……”

    好温柔的声音,好温暖,是顾南瑾吗?难道她又开始做梦了,只有梦里的顾南瑾才会有这么温柔的声音,夏子洛下意识的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小洛……小洛……”

    不对,夏子洛忽然睁开眼睛,剧烈的挣扎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