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章 阴谋的逼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场大雨过后,温度急剧下降, 不少怕冷的人已经穿上了大衣。夏子洛天生体寒,一点也不能将就,早早的就换上了厚实的衣服。路过银座的时候,她去给顾南瑾定制了两套西装。

    顾南瑾的衣服大多都是从法国定制空运回来的。国内的市场根本就没得卖。夏子洛特意留意过好几家定制西装的店,才选到一个合适的,将那张无限量刷的信用卡收起来。夏子洛笑的很甜蜜。

    这一晚,她陪安然去参加一个同事聚会,据说都是顾氏的内部的员工。去参加一个上峰的生日宴。安然觉得一个人去无聊,就把夏子洛也叫上,反正可以带家属。 她没有男朋友。带个女朋友也不会有人有意见。

    喝了一点酒。夏子洛有点晕,她去走廊透气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穿着一身时下里比较流行的品牌西装,头发梳理的很整齐,俊秀的侧脸上。带着温润和煦的浅笑,一幅精英白领的派头。

    夏子洛有些意外,跟肖亦斐分手一年多,她没有打过电话,也没有去关注过他的消息,但毕竟是曾经带给了她温暖的人,偶尔在不经意间,她也会担心,肖亦斐在外面过的好不好,萧姨的病有没有好转。

    看肖亦斐这样,显然,他过的很好,夏子洛也不禁露出了放心的笑容,肖亦斐打完电话,回头就看到站在他身后,笑容清浅的夏子洛,脸上闪过惊喜的神色,他猛地上前一步,几乎是用跑的跑到夏子洛面前。

    “小洛,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过的还好吗?我很想你。”

    夏子洛点点头,笑道:“我很好,就是有时候会担心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事业有成了?”

    “事业有成算不上,只是工作做的还算顺利,所以上面的人很看重我,这里来江城,是要跟以前的公司谈一个项目。”

    肖亦斐仔细打量着夏子洛,见她神色不错,虽然瘦了一些,但精神头很好,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作伪,心里稍微安心下来,但随后便又有酸涩感涌上心头,他总是以为,只有他才能给夏子洛想要的幸福,但显然,夏子洛的人生里,没有他也一样可以过的很好。

    “小洛,他……对你好吗?”这个问题在内心的极度不甘心里,依旧是问了出来。

    夏子洛笑容一顿,但很快,又露出了浅浅的笑,黑眸直视肖亦斐,郑重地点点头,说道:“好,他对我很好!”

    肖亦斐想要在夏子洛的眼里找到一丝勉强的感觉,但让他失望的是,什么都没有,有嫉妒的情绪在心里蔓延开来,但很快就消失了,如果注定无法跟夏子洛在一起,那么,她能够幸福,他该高兴才对。

    “那就好,小洛,你能幸福,我也是很开心的。”

    “萧姨怎么样了?她的病有好转吗?”夏子洛笑问道。

    “已经得到控制,只要好好调养,在活个几年一点问题都没有。”肖亦斐笑的轻松,放下了某些枷锁和重担,他也活出的不一样的滋味。

    当初让肖亦斐离开,果然是对的,起码他的事业不会以为自己,总是受到牵连,夏子洛从柜台上拿过一杯酒,朝肖亦斐举了举,笑道:“事业有成,那么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缪斯女神!”

    “但愿吧,这被子我已经遇到过最好的,若是上天有灵,但愿他能送给我一份不一样的幸福。”肖亦斐也拿过酒保递过来的酒,朝夏子洛的杯子碰了碰,夏子洛但笑不语,两人都没有提他们曾经的那一段感情。

    一杯酒喝下去,夏子洛忽然觉得有些头晕,大脑也开始不清楚,她有些奇怪,除了这一杯果汁之外,她就喝了几杯红酒,按理说她的酒量没那么差的。

    肖亦斐摇晃着酒杯,浅浅的尝了一些,刚放下酒杯,忽然发现夏子洛的状态不对,就开口问道:“小洛,你怎么了?”

    “亦斐,我头有些晕,可能是喝多了,麻烦你帮我叫一下出租车,我想要回去。”夏子洛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肖亦斐连忙伸手扶着她。

    “你等等,我马上送你回去。”肖亦斐拿起桌子上的包包,扶着夏子洛朝门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夏子洛头一歪,竟然软到在肖亦斐的怀里。

    “怎么醉的这么厉害?”肖亦斐弯腰把夏子洛抱进怀里,才要下楼,却发现自己也有点晕,他皱起眉,做为业务员他今天也喝了很多酒,他站在原地停顿了下,这一停留,发现自己也晕的厉害,干脆叫了侍应生在会所的楼上开了一间房。

    会所的角落处,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正在喝酒,她头上也带着兜帽,只露出了弧度完美的下巴,躲在风镜后面的妩媚的大眼睛,把这一切都看的真切,见肖亦斐和夏子洛被送进指定好的包厢里,眸中露出了一丝恶意的微笑。

    “好好享受吧,原本你们就是一对情侣,我给你们这样一个机会,你们应该感谢我,哎呀呀,我就是好心。”

    给肖亦斐调酒的酒保走过去,朝眼睛的主人伸出了手:“事情已经按照你说的做好了,我的钱呢?”

    “那去慢慢花吧!”白皙柔软的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叠钞票递过去,低声呢喃着:“记住,你今晚没有来上班,要是泄露出去,你可能会死的哦。”

    她的声音跟她的人一样神秘而充满了妩媚惑人的风情,仿佛是从山间而来,吸食人精血的妖精一般,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

    迷迷糊糊的把夏子洛抱进房间里,放在床上,肖亦斐头晕的更加厉害了,他刚伸手去开门,意外地发现,这门从里面竟然打不开,肖亦斐眉头打成一个结,晕晕乎乎地坐在地毯上。

    眼前的一切开始晃动起来,入眼的一切也都是模糊的,唯有躺在床上的人,格外的清晰落入他的眼里,像是在邀请他一般,发出几声呓语,肖亦斐忍不住把手伸过去,落在了夏子洛的衣扣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