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筑起心墙,触不到的恋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南瑾像是不知疲倦一样,要了一次又一次,只把夏子洛折腾的双眼含泪不断求饶。他才放过夏子洛。

    浴室里传来淅沥沥的水声,夏子洛瘫软在床上,心里很疑惑。顾南瑾身边整天女人不断,为什么每次跟她交流的时候都会像三年没吃到肉味一样的感觉?难道做为一个总裁。不但是会赚钱。连那方面也要比别人都厉害。

    她试图爬起来去洗漱一下,黏腻的感觉很难受,可是实在是被折腾的没力气。干脆就瘫软在床上,等待顾南瑾抱她去洗澡,片刻后顾南瑾穿着浴袍走出来。洗过澡之后的他。头发还湿漉漉的,脸上被水汽蒸腾过后,双颊染上了几分红晕。

    这样的顾南瑾。意外的让人感觉柔和。夏子洛笑了笑。刚要开口说话,顾南瑾却没有理会夏子洛。直接离开了卧室,旁边的书房传来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夏子洛维持着想要开口喊顾南瑾的动作,笑容凝固在脸上。

    “为什么我觉得,顾南瑾好像是在跟我冷战一样。就好像是我哪里惹到他了。”夏子洛脸上的表情糟透了,这样喜怒无常的顾南瑾,真是让人心力憔悴。

    “难道是因为公司的事情?今天的报纸上有写顾氏企业因为一个决策错误导致亏损了好几亿。”夏子洛勉强起身,拖着酸软的身体去了浴室,随意冲洗了一下,套上浴袍,套头样式的浴袍,因为左手不能动,穿衣服的时候,夏子洛一头撞到墙上。

    疼的她眼冒星星,夏子洛连忙退后几步,却不料一脚踩滑了,直挺挺地朝后面倒过去,夏子洛吓的闭上了眼睛,后面的钢化玻璃,若是真的摔倒了,绝对会摔的她头破血流。

    一只结实有力的大手及时将夏子洛从地上捞起来,让她避免了被摔的头破血流的命运,靠在那温暖宽大的胸膛上,嗅着属于顾南瑾那特有的沐浴露味道,夏子洛有一瞬间的失神,这样的感觉,意外的让她安心,就好像找到了什么依靠一样。

    “夏子洛,你是白痴吗?在自己家里也能摔成这样。”顾南瑾无法形容,刚才推开浴室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他心里的感受,有一瞬间的失神,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太在意夏子洛的他,身体却快过大脑就把夏子洛接在了怀里。

    “谁让你给我买的浴袍都是套头式的,我穿的时候一点都不顺手。”夏子洛小声嘟囔了一句,扬起手上的那只手,一看,绷带已经被打湿了,她心里一惊,惨叫道:“完了,不能沾水的,明天去换药医生又要骂我了。”

    说完,她光着身子就跑出浴室,去翻找自己的烫伤药,顾南瑾跟着走出去,看到夏子洛身上流着的那些痕迹,眸光闪烁不定,随后眉头打成一个结,夏子洛从包里拿出顾南瑾给她买的那管烫伤药,又把绷带拿出来。

    招呼顾南瑾:“顾南瑾,你快来帮我上药,我不顺手。”

    顾南瑾见夏子洛拿着的那管药是他带回来的那个,伸手接过去,见夏子洛笑盈盈的朝他伸出手,脑海里咻地就浮现出夏子洛和肖亦斐在机场拥抱的画面,表情却忽然一变,随手把烫伤药扔在地上,使劲踩了几脚。

    “我丢掉的东西谁让你捡起来的!”

    他的声音冷厉而渗人,夏子洛被吓的浑身一抖,不理解顾南瑾为什么会忽然就发火了,她眼眶一红,咬着唇,强忍着心里那些难受的情绪,说道:“我只是看东西还没有用完,就拿起来了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你还敢顶嘴!”顾南瑾捏着夏子洛的下巴,冷声道:“我的东西,就算是丢掉了,如果我没让你碰,你也没资格碰,你知道吗?”

    眼泪悄悄的滚落出来,夏子洛盯着顾南瑾,眼里满是茫然和难过,她甚至不知道,顾南瑾为什么要生气,迎上他阴晴不定的眼,她心头一颤,害怕地抖了抖,嗫嚅地说道:“我知道了。”

    “哼!”顾南瑾大力甩开夏子洛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卧室。

    “砰!”门重重地被关上,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拉开,像是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银河一样,夏子洛蹲下、身,将烫伤药捡起来,抱在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顾南瑾,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你。”

    没有人回答,只有幽冷的风从窗外徐徐吹来,夏子洛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任由泪水将自己淹没,她想要告诉自己不要哭,可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

    做设计图需要的不仅仅是努力,还需要极大的天赋,曾经有一个伟人说了这样一句话,天才需要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和百分之一的灵感,但有时候往往,就是那百分之一的灵感决定了一切。

    夏子洛将自己反锁在卧室里,将设计图铺在地上,偌大的白纸上,已经有一小部分地方填上了一些东西,但是还有很多地方始终是空白的,她努力想要将昨天的那些突然出现的灵感找回来,但是脑海里像是进水了一样,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昨天到底是怎么想的?”夏子洛抱着脑袋,恨不得以头抢地,这一次的比稿时间是一个月,之所以会这么长时间,是因为这一次比稿结束后,将会出现前五名,而这五名设计师,将会成为未来江城设计行业的宠儿。

    她需要的不仅仅是将稿子画出来,还要确保这稿子绝对拥有碾压那么多设计师的惊艳,初赛将上千名设计师打散,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一百名,可见这样的比赛有多残酷。

    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是钱妈担忧的声音:“少夫人,你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饭了。”

    “就来!”夏子洛烦躁地把设计图又装起来,勉强画出来的,就不会是好作品,她需要好好去想一想思路。

    钱妈做为一直照顾顾南瑾的保姆,对顾南瑾的心情很能猜出来,早上来做早餐的时候,见他阴沉着脸就知道顾南瑾心情不好,眼看着都十点多了,夏子洛还没有下楼,她猜啊,这八成是两个又吵架了,心里担心,就上楼来唤了夏子洛一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