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五章 忆过往,童年不再回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城?”夏子洛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上菜的人竟然是洛城,她笑了笑。说道:“原来是你啊,真巧,刚好。今天我请客,你不要客气。随便点。”

    “你……”洛城发现他越发看不懂夏子洛了。以前只知道夏子洛出声贫寒,随意才会上一个三流高中,后来上大学。夏子洛却去了江城大学这样的名校,他以为夏子洛跟自己一样,是跟家里闹别扭了。所以才会去一所三流大学。但现在看,似乎又不是这样。

    “小洛,我记得你学的是设计。还学的很好的。”

    夏子洛顿时就明白了洛城的意思。她耸耸肩。笑道:“因为一些原因,其实我没有拿到毕业证。不过我现在过的也很好,你先吃东西。我去忙了。”

    在这里遇到洛城是夏子洛没有想到的,这家茶餐厅地理位置不当道,生意只能算过的去。偏偏她就在这里遇到了顾南瑾,夏子洛心里着实不是滋味,要是有江城大学的毕业证的话,她和安然又怎么会找不到好工作,这年头,一个高中毕业证,连当文员都不够格。

    夏雨泽当初就是因为怕她拿到毕业证摆脱了他们的控制,所以才会让她不准交两幅毕业作品,心里藏的事情太多,夏子洛上菜的时候不小心上错了,已经吃到一半的顾客叽叽歪歪了半晌,非要换回来。

    “喂,你们搞什么,我明明要的是麻辣小龙虾,你居然给我来一份白灼大虾,你叫我怎么吃?”顾客的口水险些都喷到夏子洛的脸上。

    “抱歉,是我的失误,我马上就让厨房再给你做一份。”夏子洛匆匆跑进厨房,背影十分狼狈,洛城见状忍不住皱起眉头,他心中的女孩是那么的优秀,她本该站在严谨的办公室里,准备自己的文件,可是现在,却只能来这里做这些事情吗?

    洛城走过去,将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桌子上,对那个顾客说道:“这是我帮那位小姐给你的补偿,现在就走,它们就是你的了。”

    顾客一看桌子上那好几千元的大钞,当下什么都不说拿着钞票就离开了,夏子洛被领班骂了个狗血喷头,出来之后,正准备跟顾客说不能换菜的事情,见人已经不见了,愣了愣,问坐在旁边的洛城:“他人呢?”

    “那是我朋友,有事先离开了,这是他买的单!”洛城将红票子递过去。

    “哦!”夏子洛傻傻地把钱送到收银台,过了一会儿忽然就反应过来,恐怕这钱是洛城给付的,她将一份点心放在桌子上,对洛城说道:“我请你吃的,快尝尝,这是我刚才自己烤的。”

    “味道不错!”洛城尝了一点之后,觉得有点过甜,目光落到夏子洛带在手上的戒指,忍不住说道:“小洛,其实你没有结婚对不对?要不然为什么我总是只看到你一个人,你为什么要骗我?”

    “不是,我没有骗你,我真的结婚了,只是我丈夫他……他……”

    “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洛城叹息一声,这个丫头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还是说她身上发生过什么,所以她才会连大学都没有上完,若是当年他没有离开的话,会不会一切都不会变的不一样。

    夏子洛眨眨眼,不知道洛城的明白究竟是她想的那样,还是别的,但她确实无法说出顾南瑾就是她丈夫的话来,这话不管说给谁听,他们大概都会觉得,她一定是疯了。

    洛城想,夏子洛一定是受过情伤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抵触谈论爱情这一方面的事情呢,如果可以,他很想照顾夏子洛,对,他还有机会,只要他认真的追求小洛,相信小洛迟早还是会被他打动的。

    送走洛城,夏子洛就看到安然玩喂的笑容,她耸耸肩,“大学时代的洛城,你应该还记得,大一下半学期转学的那个。”

    “就是以前总是会在你放学的路上弹着最爱你的人是我,然后递给你一支玫瑰花的那个?”安然笑眯眯地问。

    “对!你还拿水泼过他!”也许是想到那些年少轻狂时代的美好故事,让夏子洛也找到了一点童趣,她脑海里顿时就浮现了很多灵感来,游乐场的设计,不单单要考虑到设施摆设和安全问题。

    还有一点就是抓住孩童的心,看看他们到底喜欢什么,才能最终把事物平面图画出来,这一点看似简单一句话就能表达出来,但实际上很难,包括厕所设计在哪里最合适,小吃摊位设计什么样最吸引人。

    为了不让自己的灵感被遗忘,夏子洛一下班就火速冲出店里,直接打车回到别墅,她急匆匆的冲进卧室里,弯腰就去翻找自己藏起来的绘图工具,刚把要弯下,忽然被人从背后压在地上,紧接着就有一双修长的大手伸过来,落到她的衣服里。

    夏子洛惊呼一声,使劲地挣扎起来,却被用力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脊背一凉,衣服已经被掀起来了,顾南瑾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我不能碰你?”

    夏子洛听到熟悉的声音,总算放松下来,她侧头看了眼顾南瑾,委屈地说道:“我这不是被吓到了,你忽然冲出来,一句话也不说,是个女人都会害怕的。”

    身子一轻,随后就被重重地扔到床上,顾南瑾的动作大部分时候和都粗狂而狂野,尺寸又大,让她一开始的时候很难适应,她尽量放松身子,让自己感觉不到那么难受。

    “害怕,夏子洛,你是做了亏心事所以害怕见到我吧。”说是不在意,可是大概连顾南瑾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在晚上下班后,明明都已经回到山顶别墅了,却偏偏又回来。

    这话说的真奇怪,夏子洛看看顾南瑾,每次顾南瑾生气的时候,都是这种口气,可是偏偏她压根就不清楚顾南瑾到底再生什么气。

    很快夏子洛就没有心思再去想顾南瑾到底哪里有不开心了,在顾南瑾粗野的动作里,她只觉得自己像是在惊涛骇浪中飘摇的小舟一样,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去思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