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一章 父子相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洛是个好姑娘,不管最终你怎么选择,奶奶都不会干涉。只是现在她还是你的妻子,也不要太过伤了人家的心。”

    “奶奶,我知道你的意思!”顾南瑾淡声道。

    不要伤心吗?难道让他去告诉洛文山。把洛城从美国调回来?顾南瑾皱起眉,心情越发烦躁起来。夏子洛似乎从来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想的最后都是别的男人。

    难得回一趟山顶别墅,自然不会下午一来。晚上就回去,夏子洛呆的不自在,干脆就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自己的电视。至于辛晴跟顾锦溪之间的说话谈心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锦溪拿着那个LV包包。十分开心地对顾南瑾说道:“大哥,你真好,知道我喜欢这种包包。还专门被我买一个限量版的。之前我找过好几家店。都没有买到,大哥我爱你。”

    顾南瑾抬头。看了眼顾锦溪,随后把目光落在尽量缩小自己存在感的夏子洛。说道:“那是你嫂子买的,你要谢就谢她。”

    “哈?大哥你开玩笑的吧?”顾锦溪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她的审美观。竟然跟夏子洛一样,这简直是不能忍受啊。

    “我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笑的。”顾南瑾淡声道。

    顾锦溪再看看那个LV的包包,脸色那个好看啊,简直就好像是hi苹果的时候吃到了一口虫子,偏偏在发现了时候,虫子剩下了一半的感觉,她将包包放在桌子上,撇了撇嘴巴。

    夏子洛摸摸下巴,觉得自己大概是又被人讨厌了,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看顾锦溪,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随后就回到楼上的卧室了。

    “真是没礼貌,大家都还在客厅里了,离开也不知道打个招呼。”辛晴将水果往桌子上一扔,不满地抱怨起来。

    “可不是啊,要是怡然姐姐的话,绝对不会这样,她那么有才华,游乐园的设计图画的那么好,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顾锦溪轻叹一声,扭头看看顾南瑾,说道:“大哥,我真的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平凡的女人做老婆,这真不像是你一惯的风格啊。”

    “唉,你既然喜欢舒颜,哪天叫来一起吃个饭吧,我听说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这是辛晴的声音,夏子洛站在卧室门口,听到他们说的话,勾起唇角,自嘲地一笑,私生女就是这么不受待见,就好像欠了全世界的一样,但是他们又怎么会愿意去做私生女呢。

    夏子洛关上了门,将外面的那些声音都隔绝了,所以,她没有听到顾南瑾说的那些话。

    “舒颜的孩子不是我的,是她前夫的。”顾南瑾出言打断了辛晴的话,拧眉道:“就算你们再不喜欢夏子洛,你起码也该想到一点,上次我被人袭击,是她救了我,为了救我,她甚至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

    “可是你不是已经决定要跟夏子洛离婚了吗?干嘛还这么关心她啊。”顾锦溪嘟起嘴吧,一脸不高兴的表情。

    顾南瑾眸中荡起了阵阵涟漪,难得的竟然觉得顾锦溪那么理所当然的话听着刺耳,随后,他开口说道:“我要不要跟夏子洛离婚,跟你们对她的态度并没有必然的联系,小溪,那是你大嫂,你应该尊重她。”

    “行了行了,你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没事不要让她在我面前晃就是了。”辛晴一向爱子如命,不舍得顾南瑾有半点的为难,摆摆手打断了争执,反正只是小事情,儿子开心就好。

    只有顾锦溪一脸不开心,觉得夏子洛各种讨厌,要不是因为那个笨蛋,她也不会被大哥数落。

    夏子洛无聊地躺在床上玩开心消消乐,玩了很久,也没有等到顾南瑾回房睡觉,她干脆往床上一趟,自己睡过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子洛从睡梦中醒过来,她一看表,也才十一点多,顾南瑾还没有回来。

    晚饭夏子洛只吃了一点,这会儿她又饿了,夏子洛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见客厅里没有人,眼前一亮,偷偷溜进厨房里,在冰箱里找到两盒牛奶,她嘿嘿一笑,将牛奶放进包包里,随后走上楼,路过书房的时候,夏子洛忽然停下了脚步。

    “阿瑾,向楠是你的表哥,顾氏企业原本就是有他一份子的,为什么你一定要赶尽杀绝,把他从总公司里撵走之后,甚至还想要对他在美国的势力下手?”

    书房里,顾恺之在查到最近顾南瑾的动向之后,一脸无疑,质问起来。

    顾南瑾原本是站在书房里的,听了顾恺之的话,他顿时阴沉下脸来,往沙发上一坐,点起一支烟,袅袅烟雾在空气里漂浮起来,挡住了他眸中那一闪而逝的狠厉,他冷冷地说道:“父亲的意思,是要我把顾氏让给顾向楠对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原本公司也有你大伯的一份,你大伯为了救我去死,向楠做为他的儿子,顾氏企业本就有他一份,五年前你为了一己之私将向楠撵出公司,我没有追究是因为你当时太年轻我不在意。”

    顾恺之额头上青筋暴起,说话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显然是被气的不轻,“没想到五年过去了,你不但没有丝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变本加厉,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狠心的儿子,是不是以后为了得到顾氏,你也要把我从顾氏里撵走?”

    这是顾向楠离开华国之后,顾恺之第一次跟顾南瑾直面提起顾向楠,顾南瑾听完顾恺之的话,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笑的讥讽,眸中甚至有轻蔑闪过,五年前,顾向楠要害死他的时候,顾恺之甚至都不知道,却认为他心狠手辣,这就是他的父亲。

    “父亲既然是这么认为的,那也无妨,顾氏只会掌控在我的手里,顾向楠想要,除非是我死。”他漫不经心地坐在沙发上,说出来的话却绝情无比,仿佛眼前,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能打动他的。

    “你这个逆子!”顾恺之猛地抄起桌子上的茶杯,狠狠地砸向顾南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