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 死亡接踵而来(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司机师傅咧嘴道:“辟邪的方法啊,这些可都是老一辈人跟我说的,特别管用。还有晚上睡觉的话。如果没拉住窗帘。半夜醒来,不要往窗户那边看。上-床后,拖鞋要朝外摆。不可以鞋尖朝床放。夜里不要随便掀开窗帘往外看,起码。要先咳嗽一声再掀开。否则,可能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半夜去洗手间。不要看镜子。佩戴桃木饰品,比如桃符,你想想。古代道士驱邪都用桃木剑。所以桃木有辟邪之气,且有正运气。大的桃木剑,小的剑形桃木饰物都具有辟邪之用。女孩子阴气重。如果一个人在房屋里,更要注意。出外旅行。切记中午野外露宿,很容易被鬼附体。城市可能好一点。因为阳气盛,但正午时分最好待在家里或宾馆里。还有。你要记住,鬼最怕的动物就是狗。如果你怕鬼,就养只狗吧。狗儿夜间狂吠,必定看到了人看不见的东西,狗却可以保身而退,关键在于狗牙有慑邪之威气。即使在最阴森恐怖的地方,有只狗在你身边,保你高枕无忧。所以要善待狗。不要杀狗,否则会自折阳寿……”

    我翻着白眼,听他说完了这一切。

    这时候他停车道:“到了,就是这。”

    我嘴上道:“谢谢师傅了。”接着从口袋拿出钱包,递给他钱。

    男主的钱包里面还是有不少钱的,虽然都是港币。

    ……

    来到宋娜住的地方,我敲了敲门。

    死寂。

    没有人回到我。

    伸手一推,门开了。

    宋娜的住处很黑,此时已经快晚上了,她也不点个灯。

    我小声喊道:“宋娜?在不在?”

    没有人回答我。

    越是没声音,我越慌。

    干咳一声,我打开了客厅的灯。

    客厅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咦?门开着,人却不在家里,这就有点奇怪了。

    突然,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是?

    想到这,我快步朝卧室方向跑去。

    刚到卧室门口,一阵阴测测的声音回荡在我耳畔。

    是歌声!

    而且是女鬼楚人美的歌声!

    一时间,我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郎在欢心处,妾在肠断时,

    委屈心情有月知,

    相逢不易分离易,

    弃妇如今悔恨迟,

    君忆否当日凤凰欣比趣,

    又记否续负恩情过别枝,

    又情否旧爱已无身宿处,

    又念否有娘无父一孤儿,

    猜君呀,

    你又可知否我久病成痨疾,

    不久会为你伤心死!”

    不好,之前听到这歌声之后,王强就死了,这次该不会真到宋娜了吧?

    拿出死神之刃,我四下看了看。

    我是有阴阳眼的,如果楚人美来了,我肯定能发现。

    将心一横,我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卧室里黑漆漆的,我连忙打开灯,灯光很暗,卧室里只有一张白色小床,床边有一床头柜,柜子上放着一个花瓶,插着很多菊花.

    我有些无语,暗道床边放菊花是几个意思?

    突兀的,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很轻,我赶紧攥着死神之刃,看向了门口。

    在客厅灯光的照耀下,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了房间的墙壁上,那是一个披散长发的女人影子,双手自然下垂,好不渗人。

    冷汗顺着我的额头流了下来,我正准备说话,宋娜从外面走了进来,接着一把扑到了我的怀中。

    我瞬间反应过来,鬼是没有影子的,刚刚的是宋娜的影子,还真是虚惊一场。

    她哭道:“小乌,我好怕,我做了很多噩梦。”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以示安慰:“不用怕,我在这呢,你不用怕,你刚刚去哪了?”

    她哭道:“我梦到厕所有鬼,而后我起来就去厕所看了一下,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

    妈的,还真是不作不会死啊。

    等她躺到床上,我给她盖好被子,轻声道:“不用怕,只是做噩梦了而已,你看我现在就在你身旁,真的没事。”

    话音刚落,我的余光瞥到卧室的门边出现了一双惨白渗人的手,手上有长长的黑色指甲,很是渗人。

    我吓得一颤,本来就是蹲在床边的,这下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是等我抬起头,那双手已经消失不见了。

    宋娜面露疑惑:“你没事吧?”

    我摆了摆手:“没事。”

    系统提示声再次响起:“请前往姐夫童浩那里,他会提供你很多有利信息,地中:北华路东林大街201号。”

    我连忙道:“小娜,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宋娜嗯了一声:“谢谢你,小乌,再见。”

    ……

    离开宋娜家,我直奔童浩所在地方。

    童浩在剧中和我姐是情侣关系,死胖子在电影里面终于实现了在现实中没有实现的梦想。

    正准备打车,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还是那种老式手机。(电影背景年代在1999到2000。)

    黑白屏幕上显示是秋婉音打来的,我连忙接通。

    “小乌,王强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死于急性心肌梗塞。”

    我:“……”

    “小乌,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该不会不相信吧?姐可没骗你,为了帮你要这个,可是跟几个男警察约了饭。”

    我只好道:“那谢谢姐姐了。”

    “你小子现在给我安分守己,不要到处乱跑,不要跟那群狐朋狗友再玩什么通灵游戏,就这样。”说完,直接给挂了。

    唉,还真是个霸气的老姐。

    ……

    打车来到童浩这,天又亮了,系统提示已经是次日上午。

    我有些无语,在电影《笔仙》里面,我每次都是从夜晚等到白天,从白天等到夜晚,而到了这部电影世界里,时间快了很多,一些在任务系统看起来没有意义的时间全部加速带过。

    来到童浩的公司,我见到了。

    他带我来到三楼,站在落地窗前,他双手插在口袋,静静的看着外面。

    电影里的童浩和现实中的童浩虽然张向阳一样,但明显要瘦很多,而且个子也高了。

    我盯着他道:“叫我过来干嘛?”

    我可不愿意叫他姐夫,在我看来真是太尴尬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