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八章 秋志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拿两把武士刀的短发女子?

    我先是一怔,接着反应了过来。

    除了她,还能有谁呢?

    山柰子!

    张文东身边最厉害的保镖。

    高尚一直想要杀的人。

    第一次见到白长天。我就知道老爷子是个高手。可这种高手。却被山柰子一刀劈掉了脑袋,山柰子的实力是有多么恐怖?

    秋若冰继续哭道:“我师父的脑袋还被她夺去了,我也被打晕。我想不通,为什么不杀我。却杀我的妹妹。”说完。泪水如断线珍珠般流了下来。

    我低声道:“若冰姐,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

    她娇躯一颤,看样子要给我跪下。嘴上道:“小乌。谢谢你,我现在谁也求助不了,能让我相信的只有你。”

    我连忙扶住她:“若冰姐。你别这样。”

    其实在我看来,山柰子再怎么牛哔终究只是个凡人。到时候我直接来个转换术,将这岛国小贱人和张文东身体互换一下。然后再慢慢折磨他们。

    想到这,我握紧了拳头。

    婉音的仇。我必报。

    ……

    陪秋若冰来到楼下大厅。

    来吊唁的人很多,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

    便在这时,一个胖子牵着一个美少妇走进了大厅。身后跟着七八个保镖,保镖手里拿着花圈。

    胖子穿着一身红色西服,脚上的皮鞋也是红色,美少妇则一袭红色长裙,最气人的是,他们俩身后的保镖穿的衣服也是红色的。

    秋若冰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指着胖子道:“赵老四,这里不欢迎你!”

    赵老四扫了秋若冰一眼,嗤笑道:“呦,秋大小姐脾气挺大的嘛,今天你们家还真是热闹啊。”

    正趴在秋婉音棺材旁痛哭的童浩猛的转过身,抬头怒视赵老四。

    我连忙走到他身旁,低声道:“我来处理,你带小娴先走。”

    安小娴就在童浩身旁,小妮子面露惊恐道:“那你怎么办?”

    我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听我的,和童浩先走。”

    小妮子点了点头,童浩站起身,拉着安小娴朝别墅外走去。

    大厅里还站着不少人,其中没有人敢站出来指责赵老四。

    秋婉音家的老管家道:“赵先生,我们家老爷去世,你穿红色衣服来吊唁,你什么意思?”

    秋若冰双眼里充满了杀机,盯着赵老四道:“你到底滚不滚?”

    赵老四抖了抖衣服,面露戏谑道:“来的时候忘了换衣服。”说着,打了个响指。

    几个保镖将花圈抬了上来。

    花圈上的挽联如下:秋主下地狱,商界尽开颜。

    秋主指的就是秋志鹏。

    秋若冰再也忍不住,伸手朝赵老四的脖颈掐去。

    秋若冰练过武,而且武功不弱。

    眼看她的手就要掐住赵老四的脖子,这时候,赵老四身后的保镖动了,动作快若闪电,一把抓住了秋若冰的手腕,接着将秋若冰整个人摔了出去。

    “嘭!”的一声闷响,秋若冰狠狠的撞在了秋志鹏的水晶棺上。

    水晶棺盖出现道道裂纹,秋若冰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赵老四冷笑道:“小丫头片子,老子还真的给你脸是了吧?”

    老管家冲到秋若冰身旁,扶着她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眯着眼,走到赵老四身前,淡淡道:“死胖子,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你吵到了小音休息。”

    赵老四张嘴骂道:“艹你妈的,你是哪根葱?”

    我微微抬手。

    “啪!”的一声。

    赵老四整个人飞出大厅,落在了别墅外。

    美少妇金叫一声,转身便要逃窜:“四爷,你没事吧?”

    我飞起就是一脚,踢在了她的背上。

    同样,美少妇也飞出了大厅,落在了别墅外。

    几个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充满了谨慎。

    我抬手指向了刚刚将秋若冰打伤的保镖。

    “嗖!”

    剑指飙射而出。

    普通人是看不到那道白色光芒的,光芒直接贯穿了他的裆部。

    下一秒,他捂着裆部满脸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我一个闪身,飞起便踹了几脚。

    顿时,几个保镖好似皮球般被我踹出了别墅。

    缩地成尺!

    我闪身到了别墅门口,盯着在地上哼哼的赵老四还有他的几个保镖,冷漠道:“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就是你们的死期,到时候我也会给你送花圈的。”

    赵老四嘴巴肿的老高,嘴角全是血迹。起身抱头狂窜。

    这不,赵老四刚走,一辆黑色商务车开了过来。

    车门打开,先是下来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黑衣男子静静的候在车门旁,接着下来了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子,随即又下来了几个穿黑衣服的保镖。

    中年男子胸前带着一朵小白花,静静的走向了别墅。

    走进别墅,他直接对着棺材跪了下来,磕完三个响头,他站起身看向了秋若冰。

    秋若冰刚刚受的伤很重,她捂着胸口,面色苍白,颤声道:“二叔,你,你不是?”

    中年男子已经摘下了墨镜,满脸泪水道:“若冰,你长大了。”又看向老管家:“张叔,十年没见了。”

    老管家也愣住了:“老,老二?你当年不是死了嘛?”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当年犯了事,我逃出了江东,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打拼,今日在新闻上看到了大哥的死讯,我就赶了回来。”说完,满脸泪水的盯着棺材道:“大哥,不管是谁害得您,我秋志云都要把他揪出来!杀他们为您报仇。”

    这时候,他伸手揉了揉眼睛,指着棺材旁的花圈道:“这花圈,谁送的?”

    他指的那个花圈正是赵老四刚刚送来的。

    老管家道:“老二,是城北赵老四送来的,刚刚他的人还打伤了大小姐,赵老四和他的婆娘穿着一身红衣来吊唁,还送这种花圈,摆明了就是来闹-事的。”说着,伸手指向了我:“还好这位小兄弟出手相助,将赵老四和他手下的狗腿子全部打跑了。”

    秋志云看了我一眼,对我点了点头,接着站起身拎起那个花圈,满脸杀机道:“豹子,把兄弟们叫齐,我们去给姓赵的送花圈,顺便给他加块墓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