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五十七章 吊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离开人工湖,我开始在学校里面寻找张文东。

    正准备去训练场看看,就被两个家伙拦住了去路。

    拦住我的竟然是张文东的两个狗腿子。也就是刘浩和张涛。

    方才高尚给我看的照片里面。有一张秋婉音在酒店电梯里的照片。这两个家伙也出现在了照片里,他们俩一人一边抓着秋婉音的胳膊……

    杀机从我眼中闪过。

    由于学校的林荫道上有不少学生,我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冷冷的盯着他们俩。

    他们俩很畏惧我。

    刘浩讪笑道:“我,我们俩来给少爷传个话。”

    张涛道:“没错。两兵交战。不斩来使。”

    刘浩又道:“少爷说了,秋氏集团已经破产。秋婉音也死了,他跟你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我怒极反笑道:“姓张的上次就说了和我的恩怨一笔勾销。”

    张涛讪笑道:“少爷说了,上次说的不算。这次算数。”

    我厉声道:“他人呢?”

    两个家伙见我声音变了。吓得连退数步。

    刘浩打着哆嗦道:“少爷他回家了,一时半会不会回学校,他说了。让你不要找去找他麻烦,不然保证你没好日子过。而且以后你家人……”说到这,他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张涛道:“少爷还说了。你有点本事,但你斗不过他的。他杀秋婉音跟你没关系,就是单纯的跟秋氏集团有恩怨。秋志鹏那老东西以前得罪过少爷的父亲。”

    我没有说话,其实我知道。秋志鹏能在商界混这么久,多多少少会得罪人。

    刘浩咧嘴道:“少爷让我们俩带的话说完了,乌哥,我们俩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低声道:“滚。”

    两个家伙如遇大赦,转身撒腿开溜。

    ……

    站在训练场门口,我静静的等待着军训结束。

    一直到十一点半,上午的军训终于结束了。

    安小娴和几个室友从训练场走了出来,还有童浩几人。

    童浩大老远的就看到了我,激动的喊道:“污妖王,昨晚一夜未归,去哪潇洒了?”

    刘天一个劲的对他使眼色,那意思就是安小娴在边上,让他不要瞎说话。

    安小娴走到我面前,挽着我的胳膊道:“你,你怎么了?”说着,抬手擦了擦我眼角:“有泪痕,你哭了?”

    童浩围上来道:“污妖王,你面无表情,双眼无神,这不像你啊。”

    军训是不可以带手机的,所以秋婉音死亡的消息他们还不知道。

    我知道说出来他们肯定接受不了,但他们终究还是会知道。

    咬了咬牙,我带着哭音道:“婉音她,走了。”

    童浩肥嘟嘟的身体颤了一下,接着咧嘴笑了笑,又一脸惊愕道:“污妖王,你骗我的对不对?肯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安小娴和几个室友顿时就哭了,女孩子最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安小娴颤声道:“不可能,她早上还叫我起床的,她早上还把那封信给我,让我交给你。”说着,掩面痛哭。

    童浩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甄乌,你告诉老子,你是不是骗老子的?甄乌,你给老子说话啊!”

    童浩一般喜欢叫我污妖王,如果叫我甄乌的话,就代表他生气了,或者有时候跟我闹的不愉快,道歉的时候也会叫我甄乌。

    我喃喃道:“对不起,兄弟,对不起,我没有骗你。”说着,我蹲在地上也哭了起来,自从知道秋婉音死了,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强忍着让自己不要哭……

    ……

    下午两点,我开车带着安小娴还有童浩朝江北市赶去。

    来江东大学报道的时候是四个人,如今却少了一个。

    车厢里很安静,安小娴静静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

    童浩则抱着手机,应该还在看秋婉音的照片,从中午回寝室,他拿着手机就一直在看自己和秋婉音的合影。

    胖子是个对感情很专一的人,喜欢谁,就会认定谁。

    车开的很快,三点四十左右,我们抵达了江北市别墅区。

    别墅区今天大门敞开,门口停满了豪车。

    我将车停好,带着安小娴和童浩朝秋婉音家别墅走去。

    大老远的,我就看到别墅门口挂满了白绫,还堆放很多花圈。

    走进别墅,原本的客厅改成了灵堂,四口水晶棺静静的摆放在那里,秋若冰披麻戴孝,跪在地上烧着纸钱,四周还有不少人,看样子都是来吊唁的。

    童浩扑到棺材前,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

    一时间,不少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来之前我和安小娴也准备好了花圈,围着棺材走了一道,我跪在了地上,这是我们江北的风俗习惯。

    棺材里面躺着四个人,第一个便是秋婉音,旁边的是八姨太,也就是秋志鹏现在的妻子,最大的水晶棺里躺着的便是秋志鹏,已摔的脑袋变形,只不过还是可以认出来的。最边上的人竟然没有脑袋,脑袋是一个假头颅代替的,是谁我也看不清楚。

    秋若冰站起身走到我身边,低声道:“甄乌,你随我来。”

    我点了点头,跟在她身后。

    她带着我直接走到别墅楼上,曾经娇艳如花的大小姐一瞬间仿佛老了好几岁,眼角竟然多出了鱼尾纹,也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化妆的原因,还有她双眼已经哭的红肿,最重要的是,她原本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多出了些许白丝,惹人怜惜。

    她看着我我哽咽道:“小乌,我一家都是遭人陷害的,父亲和八姨被逼跳楼,婉音她被害死,还有我的师父,直接被割掉了脑袋,警察来看了个现场就回去了,连法医都没有来,以前的秋家已经不复存在,刚刚你没之前,还有不少仇人上门,他们看似吊唁,其实是来嘲笑的,送的花圈上写的文字竟然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到这,她掩面痛哭。

    我现在算是明白那个没头的尸体是谁了,原来是秋婉音的师父白长天,也就是那个很厉害的老头子。

    我轻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杀害婉音的是谁?你告诉我。”

    她满脸泪水:“是一个拿两把武士刀的短发女子,她将婉音敲晕,我师父来救,她一刀便将我师父的脑袋砍了下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