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一十五章 破镜重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声音冰冷道:“别说这些废话,你叫什么?”

    她答道:“我叫孟月。”

    孟月?

    我不由想起了上次在闹鬼女寝外听到两个女鬼吵架,其中一个就是叫孟月。另外一个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叫小茹。

    谢含清若是没有骗我的话。那么孟月和小茹都是被谢含清口中那个渣男当做祭品,然后害死了谢含清的姐姐谢筱嫣。

    渣男到底是谁呢?是之前女鬼口中的俊峰?亦或是我在梦中听到的名字:陶俊然?

    我继续问道:“你是怎么死的?”

    我刚问完,孟月放声痛哭起来:“我。我是被,是被……”说到这。她的整张脸从惨白变成了暗灰色。紧接着,一根根暗红色的血管浮现在她脸上。很是骇人,下一秒,她的魂魄化作一个个白色光点。逸散不见。

    这……

    我满脸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嘴上喃喃道:“魂飞魄散了嘛?”

    话音刚落,一道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她没有魂飞魄散,只是施术者不想利用她了而已。她只是一个傀儡。”

    声音有些熟悉,我连忙转过身。来者让我微微一愣,竟然是JN省异闻事件调查局的总队长。也就是那个鲍队长。

    他还是和一年前一样,身着一件大红色长袍。脸上戴着银色面具,长发飘飘。双手背在身后,给我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见我盯着他。他淡声道:“想不起我是谁了嘛?”

    我连忙道:“没有没有,总队长,好久不见。”

    他点了点头:“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我。”

    我疑惑道:“总队长,你说刚刚那个女鬼只是个傀儡,此话怎讲?”

    总队长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死后魂魄归一,进入轮回,若变成怨魂,魂留二,魄留三,剩余一魂四魄皆化为怨念,附于死者生前长留之地,孟月只有一魂一魄,她生前被巫师害死,死后被巫师控制,剩余二魂六魄依旧在巫师那里,只要还有魂,巫师还可以继续控制她,她只是巫师的傀儡,巫师就是施术者,刚刚你问孟月是怎么死的,施术者害怕自己会暴露,就将孟月的一魂一魄直接扼杀。”

    我眯着眼道:“这么说来,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个施术者一人所为?”

    总队长点头道:“没错,而且那个家伙就藏在江东大学。”

    便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

    总队长淡淡道:“杨鑫他们来了。”说着,朝手术室走廊走去,我紧随其后,低着头,心里寻思着该怎么跟老杨解释。

    来到走廊,只见杨鑫满头大汗,凌如意站在他身旁,红着眼眶看着手术室,刚子则和黄子欣默默站在两人身后,不敢吱声。

    见我和总队长来了,杨鑫愣道:“总队长?你怎么在这?”

    凌如意厉声道:“甄乌!子寒要是有什么事,我就要了你的命!”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总队长笑道:“如意,这事也不怪甄乌,你放心,医院要是救不了,我能救。”

    此时走廊还有几个小护士,一个个对总队长指指点点,我还听到一个小护士说:“穿成这样,男不男女不女的,还口出狂言,是神经病吧。”

    凌如意哭道:“总队,谢谢你。”

    杨鑫拿出纸巾:“如意,你别哭了,子寒她肯定不会有事的。”

    凌如意直接扑到他怀里痛哭起来:“我辛辛苦苦的将子寒拉扯大,这些年受尽了常人没有的痛苦,如果她有什么事,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我会自杀下去陪她的。”

    杨鑫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如意,你别说这种话,子寒她不会有事的,相信我,对不起,这些年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子寒。”

    这时候刚子道:“你们快看,绿灯亮了,手术结束了。”

    果然,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变成了绿灯。

    下一秒,手术室的门开了,几个医生和护士推着凌子寒走了出来。

    杨鑫冲上去道:“医生,我女儿没有事吧?”

    那个之前骂我闯手术室的老医生道:“没事,就一处刀伤,失血过多而已,没有伤及内脏和要害。”说着,又看向我:“小伙子,下次别脾气那么急,要相信我们医生知道不?”

    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嘴上道:“是,是,刚刚对不起,谢谢您,谢谢各位医生和白衣天使。”

    意外的是,凌子寒虽然打了麻醉,但意识还是清醒的,我估计她打的是局部麻醉。

    凌如意哭道:“小寒,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凌子寒发出很虚弱的声音:“妈,你别哭,你答应过我,我不允许你哭。”

    凌如意擦了擦眼泪:“好,妈不哭,妈不哭。”

    凌子寒又道:“你们不要怪小乌,这件事不怪他,是他抱着我冲到医院来的,他跑的好快,当时我感觉四周的场景都是模糊的,只有风声和他的哭声……”说完,对我笑了笑,以示感谢。

    ……

    五分钟后,我们来到了楼下的病房。

    凌子寒躺在病床上,看着杨鑫道:“爸,你把手给我。”

    杨鑫伸出手:“怎么了?”

    凌子寒又对凌如意道:“妈,你也把手给我。”

    接着,三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凌子寒这时候哭了起来:“爸,答应我,这次不要再离开我和妈妈了,你们俩就不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嘛?”

    杨鑫怔了怔,没有说话。

    凌如意也低着头,估计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队长道:“看到没,女儿都比你们俩懂事,女儿发话了,还不听?”说着,走到杨鑫身后拍了拍杨鑫的肩膀:“阿鑫,你和如意的事我一直都知道,就下个月吧,我帮你们俩把婚礼给操办了。”

    刚子这厮开始鼓掌:“好,好!”

    黄子欣也道:“杨队,我可一直等着喝你喜酒呢。”

    凌如意俏脸上升起一丝红晕,显得有些羞涩。

    凌子寒道:“爸,你快表个态啊。”

    唉,这老杨,怎么就这么墨迹呢。

    我正准备说两句,杨鑫道:“好,等子寒伤好了,我们俩就结婚,如意,你说好不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