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危机四伏(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说完,我顺着石阶往下狂奔。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到了石阶的尽头。

    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虽然到了石阶尽头。但我却头疼了起来。因为眼前有三个通道,我也不知道该走哪一个。

    就地坐下,我打开包。拿出矿泉水喝了一口。

    寻思了一会,我将包里的强光手电打开。准备仔细观察一下四周的石壁上会不会有什么提示。

    千眼可以夜视。但终究没有灯光看着舒服。

    还别说,我在石壁上倒是没发现什么。但我看到三个通道的出口上方都有一个字,第一个通道上方的字是通,第二个通道上方的字是地。第三个通道上方的字是沟。

    连起来就是通地沟。

    通地沟?咋不通下水道呢。

    寻思了一会。我心道也许不是这么读的,古人喜欢从后往前念,没准是沟地通。

    我也懒得管三个字的意思。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

    我嘴上喃喃道:“反面走通字道,正面走沟字道。竖立就走地字道。”说完,我将硬币抛出。

    硬币化作一道小小的弧线落地。在地上转了许多圈后竟然站立住了。

    我瞪大眼睛,心想看来老天爷是想让我走地字道啊。

    背起背包。我将硬币捡了起来,接着朝地字道里面走去。

    眼前的通道和最开始走的墓道差不多。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我打着强光手电。不断的观察着四周,小心翼翼走好每一步。

    这时候,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像是花香,又像是香水的味道。

    我皱了皱眉,心里的警惕空前高涨。

    味道此时越来越重,这香味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嗅觉器官,让我感觉有些醉。

    我下意识的捂住鼻子,加快步伐准备走出去,因为这条通道不长,我能看到前面的有一道石门。

    走着走着,我感觉双脚使不了劲,好似灌了铅一般沉重。

    下一秒,我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

    睁开眼,是熟悉的天花板。

    站起身看了看四周,我不由愣住了,我竟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墙壁上贴着迈克尔杰克逊的海报,电脑桌上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

    我揉了揉眼睛,走近看了看,电脑桌旁摆着很多书,书的名字还跟以前一样,没有发生变化,《唐诗三百首》、《盗墓笔记》、《斗罗大陆》、《名侦探柯南》、《七龙珠》、《乌龙院》。

    这……

    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很是疑惑。

    突兀的,闹钟响了起来。

    闹钟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看向闹钟,已经五点四十了。

    紧接着,敲门声响起,我妈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小乌,赶紧起床,别又迟到了。”

    我打开门,一脸懵逼的看向了客厅。

    客厅的全家福上只有我父母和我,甄萌已经不见了,我的父母正坐在茶几旁吃着早饭。

    我爸道:“傻愣着干嘛呢,快去洗漱。”

    我小声道:“爸,妈,小萌呢?”

    我妈疑惑道:“小萌是谁?”

    我连忙道:“我妹啊。”

    我爸翻了个白眼:“你睡糊涂了吧你,你哪有妹。”

    我妈尴尬道:“国家开放二胎政策,你是想我跟你爸再生一个?”

    我没说话,快步冲到了甄萌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变成了当初客房模样。

    我又冲到了卫生间。

    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我脑袋上的称号系统已经消失不见了。

    习惯性的摸了摸脑袋上方,那道数据屏幕没有像以往一样浮现在我眼前。

    我嘴上呐呐道:“难不成一切都是一场梦?”

    我又喊道:“小二,艾琳娜姐姐,你们人呢?”

    我爸的声音从客厅传来:“你小子一个人在卫生间嘀咕什么呢?一大早就失魂落魄的,去学校能好好学习嘛,就你那成绩,我看在七中是不行了,我跟你妈商量了一下,下学期准备把你调到市一中。”

    瞬间,我瞪大了眼睛。

    什么!?

    下学期把我调到市一中?

    这么说,连我在市一中上学也是梦?

    安小娴、王强、宋娜、龚淑月等等班里的同学都是假的?赵靓和孔凡虎这些老师也是假的?秋婉音还有秋若冰也是假的?这一切都只存在我的梦里?

    梦只做到了盗墓就结束了嘛?可梦里的一切也太逼真了吧。

    揉了揉脑袋,我还是不敢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伸手捏了捏大腿,疼痛感告诉我现在才是真的。

    可我明明记得,我在“梦里”捏自己也有疼痛感啊。

    这时候,我爸走了进来,他瞪我道:“你小子站在镜子前干嘛?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帅啊?你老子我才是最帅的,不然我也不叫甄帅了,你给我赶紧洗洗,一会我开车顺便送你去学校。”

    我只好开始洗漱,选择接受现实。

    洗漱完,我也没心情吃早饭,喝了碗豆浆道:“爸,走吧。”

    我妈道:“今天星期一,把校服穿着,不然你班主任又要打电话给我。”

    我爸呵呵道:“破学校教不好学生,规矩倒是挺多。”

    穿上校服,我一声不吭的背着书包和我爸下楼。

    大院里,孙大爷正和几个老头吹着牛哔:“想当年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一个人拿着刺刀冲进了鬼子堆,对着那群鬼子就是一顿捅啊,那群鬼子被我捅的跟孙子一样,一个个跪地求饶。”其他几个老头听了一个劲的拍巴掌,还有竖大拇指的。

    我爸叹气道:“唉,这孙老头,就知道扯犊子。”说完,缩了缩身子:“今天有点冷啊。”

    我看了看四周,行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树木才开出新芽,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正是草长莺飞三月天。

    梦里的我明明活在九十月,现在醒来却又在三月份,梦里的一切都那么美好,可是说没就没了。

    我爸打开车门:“赶紧上车。”

    等我上了车,我爸发动了车子,又打开音乐。

    放的是费玉清的《一剪梅》。

    我不自觉的跟着哼了起来,哼着哼着,我突然发现一个不对劲的地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