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孙老头的异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差点没哭出来,心想大爷,这不是姑娘啊。这他娘的是鬼啊。

    想到这。我转身便要逃。

    上午悍马车里的一幕还不时的浮现在我眼前。特别是几个印度阿三的死,太渗人了,还有那个叫渡野的小鬼子。身子直接被这女鬼给扭成了麻花状。

    谁料到我刚走出传达室,衣服就被拽住了。

    转头一看。正是古装女鬼。

    她一双美眸幽幽的叮嘱我。阴测测道:“恩人,跑什么?”

    恩人?

    我微微一愣。装傻道:“你,你说什么?我不认识你啊。”

    她面露笑容道:“是你打破了陶罐,把我放了出来。大恩不言谢。深恩几于仇,他日我定会报答你的。”

    我下意识道:“你不是要杀我?你不是隐藏任务?”

    她疑惑道:“隐藏任务?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你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皱了皱眉。这么说的话,她不是恶灵?

    如果她不是恶灵。那谁是恶灵呢?

    她又笑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你,就这样。我先告辞了。”

    我眯着眼道:“等下!如果你不是隐藏任务,那你怎么知道我叫甄乌?而且你怎么知道我在一中呢?一。你根本就不认识我。二,你一个死了这么多年的人。刚到现代社会就能轻轻松松找到我,还真是厉害呢。”

    她面露黯然道:“我是通过这个找到你的。”说着。朝我伸出手,只见她的掌心紧紧的躺着一张小纸条。

    我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忍不住想骂人。

    纸条上的字是用毛笔写的,只有寥寥几字:是我让她来找你的,小二。

    我收起纸条,淡淡道:“好吧,我把你放出来其实也是无意之举,你先走吧,不用报答我,真的。”

    她没有说话,转身直接朝校园外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又拿出纸条仔细看了看,心想小二和艾琳娜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现在最让我想不通的就是,所谓的恶灵到底在哪,或者说古装女鬼就是恶灵,但跟隐藏任务不是一码事,在我看来目前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叹了口气,我嘴上呐呐道:“隐藏任务到底是什么呢?”

    ……

    次日,我一觉睡到了七点半,由于今天学校举办才华大比拼比赛,所以早读课不用上,昨晚和刚子还有黄子欣在烧烤摊喝了不少酒,到现在脑袋还有点疼。

    喝酒的时候黄子欣问我白天从小王村回家有没有在乡镇路上看到一辆悍马车,我说没有,然后她就没问了,当然,我也没问。

    我心里明白,悍马车里的尸体肯定已经被警方发现了,这件事在我看来警察也查不出什么,反正车里的五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鸟,死就死了。

    伸了个懒腰,我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完来到客厅,父母已经去上班了,甄萌也去上学了,家里就我和大黄。

    大黄趴在沙发上打着盹,见我来了,半眯着眼摇了摇尾巴。

    我伸手轻抚狗头,嘴上骂道:“妈的,这铃铛又是孙老头那老狗日的给你戴的吧,我都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给狗戴铃铛,老东西怎么就是不听呢。”

    将大黄脖子上的铃铛取了下来,我转身朝楼下走去。

    到了大院里,孙老头正和几个老太太吹着牛哔。

    我将铃铛扔到他面前,没好气道:“孙老头,你要是再给大黄带铃铛,我就把铃铛挂你脖上,你信不信?”

    他捡起铃铛贱笑一声:“挂铃铛多可爱啊,叮叮当当的,老响了。”

    我无语道:“这东西会影响狗的听力,你懂不?”

    他嘴上道:“我不懂,我就觉得叮叮当当的好听。”

    我微微一愣,心道这老东西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啊,该不会是在几个老太太面前想表现自己吧?不然怎么会这么兴奋呢?还有他的眼神,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敢保证,他以前没有过这种眼神。”

    懒得跟他bb,我快步走出了院门。

    他又在后面喊道:“小子,你书包都不带上什么学啊?”

    老子今天不上课,带书包干嘛。

    扫了一辆小黄车,我朝学校骑去。

    ……

    等我到了班级,班级里的同学已经来齐了,孔凡虎正在说这今天要比赛的项目和内容。

    我喊道:“报道。”

    他瞪了我一眼:“你小子怎么每次都这么迟?”

    我嘿嘿笑道:“睡过了。”

    “进来。”

    回到座位上坐下,安小娴托着腮道:“早上打你电话你就说起来了,怎么还迟到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哎呀,眯着眼又睡着了。”

    她嘟嘴道:“真是猪。”

    我贱兮兮的在她腿上摸了一把:“今天怎么没穿校服啊?”

    她瞪我道:“又没说今天要穿校服,你看全班就你一个穿了校服。”

    我连忙四下看了看,心想还真的是。

    孔凡虎拿出一张表格念道:“今天上午是文学诗词比赛,下午是成语比赛,我们班文学诗词比赛参赛的同学有闻亮、宋娜、李芳芳、甄……什么?甄乌?你不是参加体育比赛吗?想不开了吗,参加文学诗词比赛干嘛?”

    顿时,班里的同学都笑了起来。

    我尴尬道:“老班,我既然敢参加,那就证明我有实力啊。”

    他苦着脸道:“行了吧你,你小子在七中的成绩我们学校档案库是有的,我也看了,语文都考不及格,你还参加文学诗词比赛?”

    我老脸一红:“那是我懒得写,不是考不及格。”

    他点头道:“行了行了,你不要说了,就让你参加,到时候你要是给我们班级拖后腿的话,篮球赛就必须给我拿第一。”

    我:“……”

    这厮算盘打的还真是可以,在他看来我肯定是不行的,但我今天就非要让他刮目相看。

    他又说道:“一会铃声响起,都给我有秩序的下楼,不许溜了出去玩,全部在学校的大礼堂结合,然后安安静静的看比赛,该鼓掌的时候给我死命的鼓掌,该呐喊的时候给我拼了命的呐喊,我们八班的口号只有四个字:金枪不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