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封印的恶灵(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前经常被兄弟熊抱,很少被妹子熊抱,现在突然被一个大美女熊抱。这感觉还真有点不一样。

    我嗅了嗅鼻子。淡淡的体香夹杂着发香让我一阵陶醉。

    我本来脸皮就厚。现在美女主动投怀送抱,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不占点便宜真的亏大了。

    我伸手也抱住了她。带着哭腔道:“姐姐,刚刚可把我吓惨了。”

    她拍了拍我的后背:“没事了没事了。你刚刚躲过子弹的那一霎。真的太帅了。”

    看来这个小妮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这时候。她松开手,红着眼道:“你还想抱到什么时候?还有,你别装了行不行。真正吓到的是我。”

    我老脸一红。松开手干咳两声:“就这样吧,我还得赶回学校。”

    一个警察道:“不行,你得回警局配合我们调查。”

    杨鑫这时候淡淡道:“他是我们的人。让他走吧。”

    那警察微微一怔,随即讪笑道:“明白。明白。”

    刚子收起手枪,走到尸体旁踹了两脚:“狗日的一言不合就开枪。还好我掏枪快。”

    我面露感激道:“刚哥,刚刚谢谢你了哈。”

    他嘚瑟道:“等回市里。应该是你请我吃好吃的吧?”

    我一口答应:“行,就今天晚上。我学校门口的烧烤摊,到时候咱们不见不散。对了,杨哥,还有美女姐姐,你们也一起来吧。”

    黄子欣道:“好啊好啊,天天加班,我都好长时间没吃过烧烤了,好想吃腰子啊。”

    我:“……”

    此时那些警察也一个个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她连忙道:“看什么看啊你们,就只许你们男的吃腰子,女孩就不能吃了嘛?”

    我尴尬道:“能能能,能吃。”

    杨鑫淡淡道:“你们俩去吧,我晚上就不去了,你们年轻人吃饭,我不喜欢参加。”

    黄子欣顿时更加兴奋了:“杨队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去。”

    我笑道:“再见,我先走了。”

    ……

    顺着乡镇公路,我找到了那片树林,接着把书包拿了出来。

    背着书包,我慢悠悠的朝前面的路口走去,心想运气好也许能碰到出租车。

    并在这时,一辆悍马车从我身边疾驰而过。

    车子开的特别快,是从旁边的大邱山山路上下来的,公路上灰特别多,瞬间扬我一脸。

    我嘴上骂道:“妈的,开这么快,赶着投胎啊。”

    这时候,悍马车在前面停了下来,接着开始倒车。

    我疑惑道:“难不成听到我骂他了?”

    车子一直倒到我身旁停下,车窗缓缓下落,一个染着白毛男伸出头道:“喂,朋友,你家是住在这一带的嘛?”

    我透过车窗看向车子里,车里还坐着四个人,驾驶座上是一个老外,后面还坐着两个老外和一个黄皮肤男子。

    我心里寻思道:这不是在大邱山山顶的几个家伙嘛?

    这时候我捕捉到,后面的车坐下放着几个箱子。

    刚看向那个箱子,我发现我的眼睛竟然能透进去,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沾满泥土的瓶子和罐子。

    我心道难不成这几个家伙都是盗墓贼?同时,我有些激动,那就是我发现了千眼的另一个功能:透视!

    白毛笑道:“朋友,怎么不说话?”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家就住在旁边的山村里。”

    他又道:“你是要去江北市嘛?我们捎你一程。”

    我装着很高兴的样子:“那就谢谢你了。”

    上了车,几个老外都跟我打招呼,其中两个会说中国话,开车的那个不会。

    白毛给我介绍道:“这三位都是印度来的专家学者,我们公司在大邱山一带弄石头勘测呢。”

    印度人?

    印度阿三?

    我努了努嘴,对于印度人我可没什么好感,在我看来,棒子岛国印度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要脸国家之一。

    另外一个黄种人用蹩脚的中文问我道:“你对大邱山熟悉吗?”

    我笑道:“土生土长的,熟悉。”

    他连忙看向白毛:“他说什么?”

    白毛道:“他说他很熟悉,渡野先生,还是我来问吧。”

    我扫了渡野一眼,心想原来是个小鬼子。

    白毛看向我笑道:“朋友,我们公司就是勘测石头的,但对各个地方的文化都很感兴趣,不知道你们大邱山有没有什么传说啊故事之类的。”

    我面带微笑,心想你丫继续编,盗墓的就是盗墓的,还跟我在这装什么狗屁专家。

    因为就在方才,我发现车的后备箱里装的都是一些仪器和挖掘用的工具,什么铲子、铁锹、还有照明设备,甚至还有几把长枪,看样子像是改装过的ak。

    同时我也在想,没准这就是隐藏任务,毕竟我现在神经有点大条,只要一些不寻常的事在我看来都像是任务。

    我嘴上忽悠他道:“故事,那当然有啊。”

    他拿出烟递给我:“赶紧说说。”

    我摆了摆手:“我学校,不抽烟。”随即我嘴上扯道:“据说在唐代的时候的,也就是安史之乱的时候,这里打过仗,后来有个唐朝军官死了,就葬在了这里,那个军官的名字我忘记了。”

    他一脸笑容:“真的假的?我之前去附近的村子里问过,并没有人跟我说起这个故事。”

    我微微一愣,笑道:“我爷爷和我说的,我也不知道真假,也许知道的人并不多,再说了,我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他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贼兮兮的看着窗外,嘴上喃喃道:“看来山下是真的有……”说到这,他连忙止住,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改口道:“这个故事真的不错。”

    我装傻道:“这车坐着真舒服,从来没看过这种车。”

    他得意道:“这叫悍马,越野车中的翘楚。”

    我半张着嘴巴:“哇,原来这就是悍马啊。”说着,我故意动了动身子,一脚踢翻了车座下的箱子。

    渡野吼道:“八嘎!”随即伸手将箱子扶好。

    坐在他旁边的印度人则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刀,冲我道:“找死?”

    白毛也面露紧张:“谁让你踢箱子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