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八章 冰冰又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咧嘴笑道:“去我家要做什么准备,又不是跟我去民政局领证。”

    她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低头道:“你爸妈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我心道就我妈那种看脸的人。不喜欢你才怪。

    我轻抚她的秀发。凑到她耳边道:“你放心。只要我喜欢,我爸妈肯定喜欢。”

    她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把南湖游了一圈后。我和安小娴上了岸。

    接着,我们俩在公园里又缠绵一会。随即我牵着她的手朝我家方向走去。

    刚进大院。就看到孙大爷这老东西靠在躺椅上看报。

    见我进来了,贱笑一声:“哎呦。这不是上次那姑娘嘛,小乌,你怎么把人家姑娘领回来了?”

    我没好气道:“闭嘴。看你的报纸。跟你有啥关系。”

    他也不恼,继续笑道:“人小脾气大,要学会尊老爱幼啊。”

    我呵呵一声:“吾尊老不尊无德之老。”

    他顿时急了。站起身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一套的?”

    我指着他道:“再bb就别看我家报纸,我爸妈还没看呢。”

    他讪笑道:“哎呀。反正也是放在报箱里的,我也就看一眼啦。”

    这老东西。又不订报纸,每次都偷我家的报纸。好在我一家人都习惯了,要不是看在是邻里邻居的份上。早就买把锁把报箱锁上了。

    ……

    带着安小娴上楼,安小娴小声道:“你对刚刚那位老人家态度很不友好啊。”

    我解释道:“他就一老流氓。你不知道他干的那些缺德事。”

    正说着呢,一道身影朝这边奔了过来,原来是大黄。

    大黄这狗不认生人,冲着安小娴吠了两声。

    安小娴怕狗,吓得缩在我身后道:“这狗会不会咬人啊?”

    我摸了摸大黄的狗头:“别狗仗人势了,赶紧哪凉快哪呆着去。”

    大黄使劲的摇着尾巴,伸着长舌头在我腿上一顿猛舔,热情的有点过分。

    等走到我家门口,安小娴又小声道:“我真的没做好准备,要不下次……”

    我直接按了按门铃,嘴上装着没听见:“今天出门急,忘了带钥匙。”

    “吱呀”一声,门开了。

    开门的是甄萌,她看了我一眼,又看向站在我身旁的安小娴,接着把目光移向我们俩的手上,此时我们俩还牵着手呢。

    小妮子顿时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似得,转身喊道:“爸,妈,不得了啊,我哥带女朋友回来啦。”

    安小娴的手明显颤了一下,我连忙看向她,她脸色绯红,娇羞道:“你妹妹啊?”

    我一边点头一边拉着她走进家里坐下,随即给她倒了一杯茶。

    我妈这时候从房间走了出来,看到安小娴的那一霎,脸上瞬间充满了不敢置信。

    安小娴起身道:“阿姨好。”

    我妈一脸笑容:“你好你好,快坐。”说着,走到我身前压低声音道:“儿子,你现在可以啊,带回来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什么时候学会脚踏两条船了?”

    我:“……”

    她又对安小娴道:“阿姨去给你们拿些点心。”话音刚落,我爸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嘴上道:“冰冰又来啦,我去买菜。”

    卧槽,这下完了!

    我妈瞪他道:“什么冰冰啊,还不知道人家姑娘名字呢,你别瞎叫。”

    我爸此时也看到了安小娴,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喊,喊错了。”

    安小娴站起身道:“叔叔好。”

    我爸嘴咧的跟朵花似得:“你好你好。”

    我妈端着点心走了过来,对安小熙道:“瓜子和开心果,拿着吃。”

    安小娴有些拘谨,嗯了一声并没有动。

    我妈又开始进入八卦模式了:“姑娘,你跟我家小乌是同学啊?你家是哪里的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安小娴点了点头:“我也是江北市人,住在海如区,我叫安小娴。”

    甄萌插嘴道:“姐姐,你怎么看上我哥的啊?就我哥这……”

    我妈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大义灭亲道:“赶紧去写作业,快去,吃饭的时候叫你。”

    甄萌嘟嚷道:“我就随口一问啊,我不问行了吧,我看电视,作业都写完了。”

    我心想这小东西就知道坑我损我,还真不愧是我妹,我这亲哥在她面前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安小娴脸更红了,低着头,双手搓着衣角,就连脖颈都沾染了几分红晕。

    便在这时,门铃声响起。

    我起身道:“你们坐着,我去开门。”

    将门打开一看,站在门外的人吓了我一跳,竟然是杨鑫,也就是那个什么华夏灵异啥机构的。

    我的脸抽搐了一下,警惕道:“你来做什么?”

    他面无表情,淡淡道:“找你有事。”

    我妈这时候问了:“小乌,谁啊?”

    我连忙道:“我朋友,我跟他出去商量点事,一会就回来。”

    我爸道:“既然是朋友,就让他来家里坐坐啊?该不会又是女的吧?”

    我险些晕倒,哭笑不得道:“男的,大男的。”说着,一把关上门。

    杨鑫依旧一身中山装,只不过今天手里拎了一个黑色包包,他盯着我道:“去哪说?”

    我指了指楼梯:“去楼顶!”

    他微微点头,走在我前面。

    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他来找我又是什么事,难不成查到了什么线索,因为我记得昨晚他说了会证明我见到了鬼。

    ……

    来到楼顶,他拿出一包烟,是那种紫南京,会自己点了一支,有递给我一支。

    我摆手道:“我还是学生,不抽。”

    他吐了个烟圈,看着远处道:“张晨怎么死的你心里最清楚。”

    瞬间,我心里一颤。

    讲真,我最怕这种一针见血的话语,带着无形的杀伤力,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慌。

    他转身看向我:“怎么?还不承认?”

    我不敢跟他对视,在他面前,我有一种什么都-没穿的感觉,被看的光光的。

    我强作镇定道:“杨哥,张晨怎么死的我当然最清楚了,我当时就站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我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钢筋从他的脑袋贯穿而出,可把我吓……”

    话还没说完,他一个箭步到了我面前,伸出右手食指指指向了我的眉心位置:“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要听实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