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三章 杨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擦,怎么变成我杀的了?

    大驴脸颤声附和道:“没错,就是他。是他害死了晨哥。不。害死了张晨。”

    黄毛抬起头,脸抽搐道:“他不但害死了张晨,还把我重伤。”说着。弓着身对那个中年警察道:“张叔叔,我已经指证完了。我可以去医院了吧。”

    中年警察阴沉着脸。微微点头。

    黄毛连忙道:“谢谢,谢谢。”说着。站起身一瘸一拐的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还转身指我道:“你完了。”那表情,那动作。特别像小太监。

    我完了?

    此时我是百口难辩。我根本没想到这几个家伙这么阴险,竟然说张晨是我杀的,真是扭曲事实到了极点。

    咦?不对啊。刚刚黄毛叫眼前这个中年警察张叔叔,莫非这个张叔叔就是张晨的那位在市局上班的叔叔?

    想到这。我心里不由暗骂自己真蠢,我现在就在市局啊。眼前这个中年警察肯定就是张晨的叔叔张志才。

    中年警察盯着我厉声道:“人是你杀的嘛?”

    我摇了摇头:“不是。”

    他伸手使劲拍了拍桌子:“还狡辩?真当公安局是你家啊?现在已经有三个人指证说是你杀的了。”

    我冷笑道:“张晨死于意外,跟我有个毛线关系?”

    他直接走到我身前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你说什么?你怎么跟老子说话的?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梁宽道:“老张。你别激动啊,法医都说了死于意外。你把锅给这孩子背干嘛?”

    女警察小雨在一旁努了努嘴,没有说话。

    我笑道:“感情弄了半天是要我背锅啊?”

    张志才恶狠狠的盯着梁宽道:“上午交给你的案子办完了吗?赶紧去。”

    话音刚落。门开了,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我说张志才,你还真把公安局当成你自己家了?”

    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中山装,面白无须,双手背在身后,给我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瞬间,张志才的脸抽搐了一下:“您,您怎么来了?”

    中年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证件:“这孩子我带走了,我们部门要调查这件案子。”

    张志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好,好。”

    中年男子走到我身前:“跟我走吧。”

    他站在我面前,给我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我想说话,但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对了,张志才,你那侄子就是死于意外。”

    张志才急道:“可是有人作证啊。”说着,看向了胖子和大驴脸。

    中年男子也看向两人,眯着眼道:“你们俩敢当着我的面撒谎?”

    胖子和大驴脸也不知道怎么了,吓得连头都不敢抬,一声不吭。

    中年男子又对张志才道:“收起你的那些小把戏,你是人民的公仆,别侮辱了你穿的那套衣裳。”

    张志才此时也低下了头,不敢吱声。

    我擦,这穿中山装的到底是什么人?

    ……

    出了审讯室,刚到走廊。

    中年男子对我道:“我姓杨,叫我杨鑫就行了。”

    我讪笑一声:“我还是叫你杨哥比较好。”

    他不苟言笑,冷漠着脸道:“也行,你告诉我,你这两天是不是接触过鬼?”

    他这么一说,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随即使劲摇头:“没有啊。”说着,我笑嘻嘻道:“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

    嘴上虽然这么说,我心里则很是震惊,他怎么知道我接触了鬼?

    他声音冰冷道:“你最好别跟我撒谎,你应该知道死者张晨是被鬼杀死的。”

    我装傻道:“杨哥,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张晨就是死于意外,废弃工地上方掉落下来了一根钢筋,正好把他砸死了。”

    他声音愈发的冷:“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得罪了死者,死者叫两个朋友把你绑到了郊区的废弃工地,然后准备群殴你,结果你跑了,再后来他们又找到了你,可张晨想不到,工地里有鬼。”

    我咧嘴道:“杨哥,你写小说的啊?”

    我刚说完,他掏出之前的那张证件,展开道:“自己看。”

    我看了一眼,微微一愣。

    证件上的内容如下:

    华夏异闻事件调查局。

    后面则是他的资料和照片。

    异闻事件调查局?这是什么机构?我怎么没有听过?

    我正疑惑呢,他收起证件道:“说吧,你是不是接触鬼了?”

    我使劲摇头:“杨哥,你别吓我,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我又怎么可能会接触呢。”

    他摆了摆手:“行,你先回去吧,我还会找你的。”

    我咧嘴道:“杨哥,还是不了吧,我就是一个学生,我一没杀人,二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我是无神论者。”

    他哦了一声:“随便你怎么说,你要是敢不配合我调查,我就把你交到张志才手里,到时候他随便给你弄个莫须有的罪名,你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擦,竟然威胁我,我可不是被威胁大的,心里虽然这么想,我嘴上道:“杨哥,行,我配合,那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

    他嗯了一声:“回去吧。”

    我转身走了没几步,他又在后面喊道:“站住!”

    我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他掏出手机:“留个联系方式,不出意外的话,下个礼拜就会找你。”

    我只好留下了联系信息,等他低头备注的时候,快步朝大厅跑去。

    到了大厅,我爸正一脸焦急的在等我。

    见我出来了,连忙问道:“没事了?”

    我摊手道:“我能有什么事,就是记个笔录而已。”

    他这才拍了拍胸口:“哎呀,吓死我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跟你妈那可就……”

    我心里很感动,口上打断他:“你别说这些让我听着头疼的话,赶紧走吧,其实我就是个目击证人,他们弄错了。”

    和我爸刚出公安局,一道声音响起:“污妖王,你没事吧?”

    声音很熟悉,回头一看,来者是葛涛。

    我疑惑道:“你怎么来了?”

    他低声道:“张晨死的事闹的大家都知道了,我是在年级群里面看到的,然后张晨的一个小弟和我的兄弟认识,说是你害死了张晨,这不,我又打听了一番,就赶过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