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一章 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瞬间,其他人被我吓住了。

    张晨道:“手铐呢?不是铐着手铐的嘛?”

    胖子吓得往后面退了两步:“不,不知道啊。”

    这些家伙之前被我揍过。心里面已经有了阴影。现在见我摆脱了手铐的束缚。没一个人敢上来了。

    张晨低声道:“甄乌,你确定一个打我们一群?”说完估计觉得自己问的问题有点弱智,又改口道:“你确定要一直跟我过不去?”

    我呵呵笑道:“跟你过不去?你算什么东西?你配让我跟你过不去?”

    他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要不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以后我们俩都互不干涉,你觉得怎么样?”

    我哈哈大笑:“你是在跟我说笑话嘛?之前谁说掘地三尺也要把我挖出来?你不是要把我的牙全部拔掉嘛?你来啊。”

    他咽了咽口水:“我跟你开玩笑。你别当真啊。”

    我哦了一声:“不来是吧。那我就过来把你的牙全部拔掉?”

    他吓得连忙缩到了胖子身后,也是豁出去了:“兄弟们。咱们这么多人,今天就弄死这逼!”

    话音刚落,他的脑袋上方落下了一根钢筋。

    我捕捉到。钢筋正是那个女鬼丢下来的。

    大驴脸喊道:“晨哥危险!”

    胖子这厮见钢筋砸下来了。吓得连忙躲闪。

    张晨也反应了过来,往后面退了好几步。

    可就在下一秒,他的脑袋还是被钢筋贯穿了。钢筋的另一端从他的下巴戳了出来,鲜血四溅。他整个人直直的站着,并没有倒下。

    “噗嗤!”

    前面的那一根钢筋这时也落在了地上。

    其实女鬼掷了两根钢筋。张晨如果往左右两边躲的话,就能逃过一劫。

    我装着满脸惊恐道:“卧槽。报应不爽啊?”

    其他人一个个四散而逃。

    我追上胖子,喊道:“你丫给老子站住。手机还给我。”

    他本来就吓得够呛,被我这么一喝。竟然摔了个狗吃屎。

    我拦在他身前道:“手机,钱包都给我。”

    他打着哆嗦道:“我,我给你,你别杀我。”

    我皱了皱眉:“怎么?听你这意思张晨是我杀的啊?”

    他连忙摆手:“没有没有。”

    我骂道:“妈的,没有你bb什么?还不赶紧报警?这是意外你知道嘛?赶紧报警,顺便把张晨让你们绑架我的事也告诉警察,你要是敢在警察面前撒谎陷害我,我就弄死你。”

    他吓得脸都白了:“我报,我这就报。”

    他刚拿出手机,整个人就不动弹了,四周静得没一丝声音。

    卧槽,时间又静止了?

    我四下看了看,嘴上道:“神?你来了?”

    艾琳娜的声音响起:“是我。”

    我连忙道:“主神?你怎么来了?”

    她淡笑道:“因为你已经完成了隐藏任务。”

    我有些懵:“这就完成了?我还没除掉女鬼呢。”

    她翻了个白眼:“具体的等会让那个女鬼和你解释,我也只能说你小子运气好。”

    我有些听不懂:“为什么说我运气好?”

    她伸手一挥,一个屏幕出现在我面前,屏幕上有六个红色格子,每个格子下面都有按钮,按钮上标注了‘开启’两个字。

    她微微笑道:“这是隐藏任务的奖励,你自己选一个吧,这六个奖励中,最好的是金色奖励,最差的是无色奖励。”

    我去,这不跟抽奖差不多的嘛,再说这个还不如抽奖公平公正,毕竟这个暗箱操作更加简单。

    我和上次一样,双手合十,闭上眼开始祈求各方神仙保佑。

    念完专用台词,我点了一下最中间的格子。

    “滋啦”一声,格子开启,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本书。

    我一看吓了一跳,书名为《二十四般变化之术》,还是个蓝色装备。

    我勒个擦擦擦,这下赚大发了。

    但我嘴上还是装着很嫌弃:“我说主神,人家都是七十二般变化和三十六般变化,这个怎么是二十四般变化呢?”

    她嘟着小嘴,用嫌弃的眼光看着我:“爱要就要,不要我可就没收了。”

    我连忙讪笑道:“要要要,切克闹。”

    我刚说完,一本书掉落在了我的脚边。

    我好奇道:“主神,这个东西怎么练啊?”

    她淡淡道:“你自己回去研究,那个谁,你可以出来了。”接着又对我道:“时间还有五分钟会恢复正常,再见。”

    主神刚走,那个女鬼又出现了。

    我双手拿书,小心翼翼的盯着她。

    此时我发现,之前她身体周围有一层淡淡的戾气,现在没有了。

    我嘴上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亦或是要解答我心中的疑问?”

    她冲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当然,笑的很难看。

    她说道:“我叫赵晓燕,三年前是城西郊区造纸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我有个儿子叫李治皓,那时候他才六岁。我们一家三口平时就住在造纸厂提供的工人宿舍里,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们一家三口都在午睡,突然就发生了火灾,我们一家三口没有逃掉,都被烧死了,我死不瞑目,后来我查清了真相,原来是房地产老板张志东看上了我们造纸厂的那块地,和我们造纸厂老板谈了好久想收购,可惜给的钱太少,我们老板不同意,张志东就想出了纵火这个恶毒的办法,这件事知道真相的人没有几个,火灾之后,我们造纸厂老板被逮捕,造纸厂也倒闭,被烧死的员工就有好几十个,还包括很多员工家属,这不,又过了三年,张志东终于把那块地给弄到手了,正准备下个月拆迁。”说到这,两行血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她喃喃道:“我那可怜的孩子,我的小皓皓,他才六岁啊,就被烧死了……”

    我喃喃道:“你说的张志东就是张晨的父亲?”

    她微微点头:“没有错,现在杀了他的儿子,我的怨念也消散了,我也是时候去投胎了。”

    我叹了口气,心道有句话说的果然没错,鬼并不可怕,最可怕的还是人。

    我嘴上问道:“那今天白天去造纸厂的五个年轻人,他们是不是也被你杀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