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受惊马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所有人听到这一声响箭之后,纷纷打马而去。

    楼之薇也调转了马头,兴冲冲的就要跟着一头扎进林里。封玉却急声叫道:“等等!”

    她转头,就看见个白影直愣愣的飞了过来。

    楼之薇以为是什么暗器,低咒一声挡下。入手后却发现是一种温润细腻的触感。

    打开手掌一看,原来是个小白玉瓷瓶。软木塞下似乎还传来阵阵香味。

    “什么东西这么香?”

    被问到的那人骄傲的抬起头道:“这是鬼谷历代相传的外伤良药‘生肌断续膏’。今天本神医心情好赏你一点,还不快快感激涕零的拜谢!”

    生肌断续膏?

    楼之薇听了点点头,道:“这倒是个好东西。”

    说完就打马走了。留给众人一个无比潇洒的背影。

    就在封玉刚要气得跳脚的时候,那个火红身影消失的方向传来一声:“谢谢了!”

    听到这三个字,某人脸上的郁结总算是好了一些。

    “哼。算你识相。”

    他哼哼唧唧的钻回马车。片刻后里面传出一阵惊呼。

    “哎呀,王爷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被问到的那个人咳嗽了两声,才道:“可能是这猎场周围的野花太香。有些不适应吧。”

    那声音极淡。淡得让人听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楼之薇跟着人群一路奔进山林里。

    这人欢马叫的壮观场面。让她不由得想到了上辈子跟队友一起往山林里放生鸟类时的场景。

    这时正好有一个人打马过来,木着脸跟她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来人正是左誉。

    这位左刺史家的二公子在被她坑过几次之后居然莫名的对她产生了一点点友好,人与人之间的友情真是奇妙。

    楼之薇浅浅一笑。回道:“原来是左公子,好久不见。”

    左誉眼尖的看到了她腰间的短刀,下意识的按住了自己手上的剑。沉默片刻之后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侯府的武师呢?”

    “本来是派了些护卫,不过我那娇滴滴的妹妹看起来更需要保护,我就让他们都去守着她了。”楼之薇无所谓的耸耸肩。

    柳氏派了十几个武师随从,不过那都是派去给楼若兰的,进了山林全都跟着楼若兰跑了,楼之薇自己倒乐得轻松。

    为了增加遇到金毛紫玉貂的几率,她特意跟白虹分开行动,没想到落到别人眼中,就成了孤苦伶仃,孤立无援。

    “这打猎不比其他,山林里多毒蛇猛兽,你一个女孩子太危险了,不如跟我们一起吧。”

    说完还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群体。

    为首那人一身紫色劲装,器宇轩昂,华贵非常,正是太子卓锦书。

    云璃也小心翼翼的打马走了过来,柔声道:“之薇妹妹就跟我们一起吧,人多也好照映。”

    说完就要伸手去拉她的缰绳。

    楼之薇呵呵一笑,心道我要是能被你照映那才是见了鬼了。

    “公主瓷娃娃一样的人自然应该被护在手心里,可我是个粗人,还是一个人无拘无束的适合些。”

    她将手中缰绳狠狠一收,避开了云璃的手。

    红鬃烈马嘶鸣着扬起了前蹄,红衣巾帼,分毫不让须眉。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只是还没来得及拍手叫好,就见云璃座下的小马驹发狂似的跳动起来,好像受了莫大的惊吓。

    不等及他们反应,小马驹就狠狠把背上的云璃抛下了马背,前蹄高高扬起,下一秒就要踏在她身上。

    卓锦书惊呼一声,直接从马背上飞身而起,一只手打在马驹肚子上,另一只手迅速捞起云璃,转瞬间坐回马背。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瞬间完成,动作之快叫人看得眼花。

    小马驹被打倒之后本来是要撞到楼之薇,可她正好驱马离去,刚刚避开这一击。

    坐稳之后,卓锦书立马看向怀里的人,柔声问道:“伤到了没有?”

    云璃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只顾着摇头掉眼泪,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楼之薇见状,打趣道:“殿下真是太不小心了,公主这样的娇花应该在温室里护着,你怎么能带她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呢,难道当真是片刻也舍不得分开么?只不过在这深山老林里花前月下,确实别有一番滋味。”

    这话说出来,配上她身上特有的流氓气质,竟有一种分分钟让人想到一些奇怪的画面。

    所有的人都听懂了,可是除了她楼之薇,又有几个敢这么大张旗鼓的打趣卓锦书。

    是以只能佯装严肃的憋着。

    卓锦书怒道:“你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是是是,我胡说,我信口开河行了吧。那你们慢慢忙,我要干正事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打马走了。

    卓锦书被她这种态度气得不轻,正要发作,就被云璃拉住了手。

    “书哥哥别气了,之薇妹妹从来都是如此,是璃儿自己没用,驾驭不了坐骑,才被她的宝马给惊着了。”

    她这么一说,卓锦书心里更怒,皱眉道:“刚刚是她故意惊到了你的马?你怎么不早说,若是如此,怎么能就这么让她走了!”

    云璃只是忍气吞声般的摇摇头,道:“之薇妹妹肆意惯了,璃儿……璃儿没事的,而且我也没有受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你……哎,你怎么总是这么善良。”卓锦书无奈的捧住她的脸,怜爱的擦干净了她脸上的泪痕。

    其他人面面相觑,因为没有看清楚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好多说。

    只有左誉皱了皱眉,只是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他转头看向刚刚那个红衣骏马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楼之薇才懒得看小白花和渣男演琼瑶剧,转身就奔向了广阔的大自然。

    听说那金毛紫玉貂整个山头仅有一只,稀缺得紧,要是动作不快一点,很有可能被别人抢得先机。

    她一路深入,只求早点找到目标猎物。

    但事实往往事与愿违,这路上别说是什么金毛紫玉貂,连根貂毛都没看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